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那一排梧桐树

第08章

那一排梧桐树 彭绍真 3028 2017-05-03 19:04:18

  第08章

萱萱在心里嘀咕着,人数到底是多少呢?如果还有别的女生呢?自己还要不要去呢?但是,又不忍扫了路遥的兴,她为这事可是没有少操心。最后,又重新写道。

“那你再跟他说下嘛,我也不知道,不过最好不要在学校里啦。恩,最好问清楚是哪些人嘛,如果有人陪你的话,那我就不去了哦。恩,可以的吧?你不会生气的吧?”

萱萱抬头看了看历史老师,瞅个空子,把本子递了出去。打开自己的笔记本,刚刚记了几行,那本子已经又回到了自己的桌子上。翻开来,后面写了很多,可是又被划掉了,而且,还被涂上了改正液,模模糊糊根本看不清写了些什么。便又翻到了下一页,这里又新添了几行,语气很是坚决。

“不行,你一定要去,你不去,我也不去了。下课我再跟他说去。”

到底还是没能避免,看来路遥还是有点生气了。世间的事,真的很难两全啊。萱萱皱了皱眉写道。

“那好吧,我就舍命陪你走一趟就是了。”

可是,万一要是说不成呢?非要在学校里请呢。而且只是生硬的递了张饭卡过来,那也太没有意义了吧。更何况,对于飞蛾来说,那可不是灯火啊,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引力了。而且,更重要的是,整个事情的性质也就跟着完全不一样了呀。于是,刚刚加上去的一行,只好再次划掉了。去还是不去呢?这可是一个大问题。萱萱还没有想清楚,下课的铃声却已经响了起来。于是,一堂课的时间就这样打发了。萱萱突然觉得,这一节课,好像比以往的任何一节课都过去的更快。

这样想着,就往后挪了下身子,合上了课本。正要回过头去看路遥,后背却突然被人拍了一下。忙回了头,正是路遥。

“把我本子收好,就放你那里吧。我等下放学就去跟他说。你必须要去哦,要不然,我就不认识你了。”

语气里好像并没有生气的意思。不过,说着话,人已经到了教室门口,萱萱放心了,忙又问道。

“啊,不会吧,那你现在干嘛去啊?”

路遥略停了下说道。

“洗手间,你要不要去?”

萱萱忙把笔记本往抽屉里一塞,也不理会旁边同学诧异的目光,就飞快的跟了上去。

太阳从西边落下去,然后再从东边又升起来。新的一天就又开始了。于是,消停了一晚上,昨天开车的,今天继续开车,昨天上班的,今天继续上班,昨天教书的,今天又接着教书。当然了,昨天上学的,今天也还是要继续上学的。原来,新的一天也不过就是,把昨天的事情再重复一遍罢了。

不同的是,天气是越来越冷了,而且不是一般的冷,或纯粹的冷,而是干冷。没有雨,没有雪,只有风,只有漫天的沙尘,还有那个斜斜的照着大地的太阳,现在的太阳就像一个圆形的日光灯一样挂在天上,仿佛和大地间隔了一层薄薄的冰,只是本分的散发着淡淡的金属色的光,却没有一分一毫的热。

看来寒流是真的要来了啊,冬天的氛围也是越来越浓了,这次应该是真正的冬天了。不光只来了它的名分,附带着还有属于它的,那来自遥远的北方的寒冷。所幸的是,今天终于星期四了,又一个星期过了一半了,再有两天就可以休息一下啦。恩,还有就是,再过多少个星期会放寒假呢?萱萱就是带着这样的想法,开始了她今天的课业。

上午自然还是四节课,下午也依然是两节课。还有就是,第二节后的课间,照样是有太阳可以晒的,只不过是,要隔着一层薄薄的冰罢了。正像萱萱所想的一样,今天,不过是昨天的重复。但是,萱萱所没有想到的是,今天不光是昨天的重复,还是昨天的继续。那操场上的荒草就在这样述说着,经过了一夜,它们更加枯黄了,只要一点点的火星,它们就会为明年的新芽贡献出自己的一切。可是,在学校的操场上,它们是等不来那火星的。有谁会给它们呢?那就是他们的宿命。还有,就是那高大的梧桐,再一次的晨霜摧残之后,又少了很多叶子,剩下的已经是寥寥无几了,不过,那余下的却更加红艳了。仍然坚持在瑟瑟的寒风里,唱着悲壮的岁月轮回的歌。

下午放学的时候,萱萱还在想着她的那些奇怪的念头,人都走光了,她才有了一点要停下来的意思。默默的收拾着课桌。一边又开始在想其他的事情了,今天下午还回不回去呢?说真的她不想回家,而且还越来越不想回家了。至于,什么原因,则连她自己都搞不清楚,难道是讨厌那个家吗?还是讨厌那个家里的人呢?想了很久,她终于做出了决定,还是不回去了。反正,一会还要上晚自习,又何必再往家里跑一趟呢。想到这里,她干脆又坐了下来,刚刚收拾好的书本,也拿了出来,摊开放在了课桌上。想去拿笔做习题,可是,心里紧接着又是一阵乱烦,莫名的烦。于是,只好作罢,便把笔和习题都放到了一边,只拿了本课本在手里,翻来翻去,也不知道都看出了些什么心得。突然,课本也往课桌上一扔,她看不下去了。为什么今天的心情突然会是这样的糟糕呢?

萱萱斜靠着座位,看着前面的黑板,那上面还残留着最后一节课的板书没有擦去。她想上去把她擦干净,却又不想动。突然,又想到,好像自己还没有吃饭,是不是应该先出去吃点东西呢?是去学校饭堂里吃呢?还是去学校外面的小吃摊上随便买点东东凑合一下呢?这时间,饭堂里的饭肯定也冷的差不多了吧,还是去学校外面买点东西吃好了。这样想着,她就回头扫视了一下教室,她想找个伴一起出去。结果自然是落了空,教室里已经空了。只有,教室最后面的黑板那里还有一个男生在加班,他是政治课代表,在出黑板报。路遥也早就走了,只有书包还留在教室里,连抽屉都没有关严实,应该是回家吃饭去了吧。

萱萱很失望,慢慢的转回了头,眼睛的余光里,是政治课代表期待的脸,和鼻梁上高高架起的眼镜。萱萱心里被吓的不轻,哈……,这家伙,居然长了后眼的啊。其实,那不是后眼,只是第六感罢了。据说,女生的第六感是很灵验的,不过政治课代表可是男生啊,也许他是个例外吧。

萱萱飞快的把书和笔记本,扔进了抽屉,关都没关就往教室外面冲去,她想躲开那架大的出奇的眼镜,和眼镜后面那张期待的脸。只是,这是第多少次了呢?那双眼睛和那张脸又是在期待着什么呢?萱萱一直读不明白。他就像是一本年代久远的书,发黄的书页,还有印在上面的大而古板的楷体字。字迹清晰,排版严谨,而其中的含义却又是那样的深奥难懂。

其实,萱萱和政治课代表的关系,一直也只能算作是不远不近吧。见了面,问个好,打个招呼,那是必不可少的,但是,要说很密切,也确实是找不到根据的。明确的说,应该算是那种相敬如宾的疏远。这也算是萱萱一贯的生活作风吧,对每一个人,每一位同学,都是礼貌而又周到,一直礼貌到带出了那么一点淡淡的疏远。萱萱一直对自己的这种生活态度,感到很适应。适应到她自己都不知道,是她自己选择了这种生活的方式和态度,还是这种生活的方式和态度本身就是为她准备的。甚至根本就是这样的生活方式和态度,一直在悄悄的左右着她,左右着她做每一件事,左右着她说每一句话。可是,这样不会很累吗?说真的,萱萱倒从来没有觉察到过,相反的,她一直认为,正是因为有这样的生活方式和态度的左右,她才获得了更多的自由,她才能够自由的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

不过,自由是有了,喜欢做的事情也做了。可是,有时候,心里又会生出那么点孤寂和落寞的感觉,她便会去想,如果能找个人聊聊天,那样会不会更好呢?渐渐的,去想就变成了渴望。于是,在她的生活里,就有了几个特别的例外。而路遥,就是这数量很少的几个例外之一。至于,政治课代表,按照萱萱的生活逻辑,那是绝对没有可能的。现在没有,将来,将来……应该也是不会的吧。因为,路遥已经是一个例外了,难道,真的也把他算成是一个例外吗?但是,不管他是不是例外,今天对他的这种态度,会不会是太过激了呢?是不是,今天又是因为自己太过敏感了呢?萱萱没有去细想这些,她只是想得到更多的自由,得到更多属于自己的孤寂的自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