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那一排梧桐树

第07章

那一排梧桐树 彭绍真 3000 2017-05-03 19:03:49

  第07章

字条上,那接下来几个龙飞凤舞的大字是。

“大姐啊,麻烦不要回头好不,只伸个手,我递给你就是,不然,历史老头肯定又说我影响你学习了,坐在尖子生的旁边真是遭罪啊,呜,阿弥陀佛。”

萱萱看完那字条,几乎失笑出声,这男生真的还挺幽默,也为自己刚才那多余的想法羞赧不已,暗恋这个字眼,好像和自己这个素面朝天的小家碧玉,还离得很远啊。幸好,没有人,能够侵入到别人的脑袋里,去偷窥别人的隐私,要不然,就这样的想法,公之于天下的话,自己怕是再也不好意思在教室里继续呆下去了吧。还好,大家都提倡保护个人的隐私。要不真的会每天都生活在尴尬中呢。然而,不明白的却是,为什么那些真正的公众人物,那些影星歌星们,却总是喜欢有意无意的传出自己的隐私呢?甚至,有时候,没有人愿意传的时候,自己还故意的制造点,花钱让别人去传呢。

仿佛想的太远了点,萱萱又看了一遍路遥写的那几行字。心里又生出了些忏悔,倒不是因为请吃饭。而是因为自己刚刚对路遥的态度。别人真心的把自己当作朋友,自己却总是有那么点小心事,不愿说出来,也可能,是已经习惯了一种生活的风格。于是,经常不说某些事情,到了最后,想说却已经说不出来了吧。也许以后,真的要对路遥更加坦诚些才对,虽然两家的门第相差的是那么的遥远。可是再说回来,毕竟自己在这所学校里也并没有几个能说的上太多话的朋友。尤其是像路遥这样,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心里没有一点多余空间的天真女孩,又能有几个呢。

然而,话是这样说,可是已经那么久的时间养成的生存风格,真的是很容易就改的了吗?再说,路遥就真的那么的天真无邪吗?

“啊,这个,这……个……,也是重点啊,根据往年的试卷,那是考过了一次又一次的啊,是出卷老师百出不厌的重点。”

历史老师终于又把萱萱拉回了现实,特别是那加重语气的“这个”两字,几乎把萱萱吓了一跳。萱萱忙哈了口气,暖着双手,随后就拿起了笔,把那重点记了下来。然后又偷眼瞄了下那张字条,想了想,在那两行后面接着写道。

“真的啊,什么时候的事?你真是太神了。你们两个吧,我去了会不会碍眼啊,嘿嘿。”

写完了折好,趁历史老师不注意,勾了手把字条放到了身后的课桌上。然后就听到后面有人轻轻的叹息了一声。看来,这免费的递送也不是那么好使的啊,不光会惹得人家心情不好,还没法要个回执,更不要说寄送的效率了。于是,就只能干等着,就连回过头去监督一下寄送的过程都是那么的奢侈。因为,历史老头总不可能一直不停的写一节课的板书吧。呜……,也不知道寄到目的地了没有。

一边惦记着字条,一边听着历史课。其实说真的,萱萱一直觉得历史是最好学的,书中都是现成的答案。剩下的不就是背了吗?又不需要动脑子。所以,就算她不怎么听课,也从来没有担心过历史会过不了关。唯一需要注意的,也就是记记重点了吧。因为,她也不想背那么多的冤枉书在脑子里,更何况还要给英语留下更多的时间呢。就在历史老师再一次转过身去写板书的时候,身后又传来了动静,很轻的碰了碰。萱萱背过手去,这一次却不是字条,而是一个学校老师做备忘录用的迷你型笔记本,上面还印着禾源一中的大门照片,和学校的校训于标志。萱萱悄悄的接了过来。原来,路遥也是很有心思的啊,现在换了笔记本,字也能写的更多点了,就算是被老师看到了,却也不能说什么的,难道连笔记本都不可以借用一下了吗?萱萱把笔记本放在课桌上摊好,翻了开来。扉页上写着:

“路遥,三年一班,偷窥别人的日记是不道德的,请您高抬贵手把它合上放好吧。”

原来,是准备要作为日记本用的,现在却被牺牲掉来做信使了。萱萱又翻开了第二页,这里才是正文。这一次写了好几行。都是清秀的女生字体,并不够有劲道,却写的很清晰工整也很好看。

“萱萱,你这家伙,又敢胡扯了,是不是啊?这一次就不和你计较了,下次再敢这样,小心我就不客气了啊。一定把你打的满地找牙 _ 。今天上午,第二节课下课的时候,我去大门外买东西吃,刚好碰到了二班的西城,他才刚来学校,见到我就说了,要请我们吃饭。反正就是关于上次的事情,算是向我们道歉吧。你一定要去的啊,要是就只有我自己的话,怎么好意思去嘛,说不定还会被别人说闲话。你一定不要做那种不够意思的事情哦。”

萱萱耐着性子看完,才发现简直通篇都是废话,说了半天,一点重点都没有,真是浪费纸张啊。虽然你那笔记本是学校免费发的,可是也不能这样用啊。再说了,我也没有说真的不去啊,只是开个玩笑而已的呀。

其实萱萱心里也是想去的。当然啦,并不是那餐饭有多么重要或者多么好吃,而真正有意义的是,那餐饭可是男生请的啊,且不去说那男生是什么样的身份,什么样的长相。但在那样的年龄,那样的地方,有男生请吃饭,这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难道不是一件很值得炫耀的事情吗?萱萱也和她同龄的女孩子一样,对这些也充满了渴望,充满了好奇。他和那些同龄的女孩子唯一不同的,也许就是,她的成绩更好一点,她的家境稍微特别那么一点。然后呢,就是从老师那里得到的关注更多一点吧。

如果,把现在的萱萱比作是那飞蛾的话,那这餐饭就算做是那诱人的灯火吧。现在的萱萱就像那要去扑火的飞蛾那样,虽然早已经猜到最后的结局,不过是受伤是痛苦。但还是毫无畏惧的勇往直前。因为,那灯火似的诱惑对于此刻的她来说,引力太大了。其实,这些也只是人们所想象的吧。因为,那飞蛾自己是不知道扑上那灯火之后,等待着自己的结局是什么的。萱萱就像那陷入迷局的飞蛾一样,只知道开头,却不知道最后的结尾。

萱萱看了看历史老师,他正指点着黑板说的带劲。于是飞快的拿了笔,在后面接着写道。

“那好吧,我就陪你走一趟好了,这一次我真的牺牲太大了,日后,一定要记得咱姐妹的好啊,恩,首先,代表全国人民小小的感谢我一下下。”

萱萱写完了,就把本子给合上了,准备往后面递过去。突然,又想起来,好像还有事情没有说清楚,于是又把本子给打开,放在了面前。她不知道的是,这一切,坐在后面的路遥都早已看在眼里,本以为就要拿过来了,却又折返了回去,自然是等的更加心焦了。可萱萱呢,自然是看不到后面的状况的了。于是,她慢悠悠的听着课,好像还想了一下,才抽了空,漫不经心的又加了几行道。

“时间?地点?人物?”

然后又在人物的后面加了个括号,里面注明道。

“女生只有我们两个吗?男生有几个?”

顿了下,又加了两个字“嘻嘻”还不忘在嘻嘻的后面点了七个点,应该算作是省略号了吧,可能是表示她笑的很开心,而且笑的时间还很长。然后,就背了手,把笔记本放在了身后的课桌上。路遥却比萱萱干净利落的多了,只几分钟之后,那本子便又回到了萱萱的手里,上面还多了个字条,用很大的字写着。

“谢谢各位邮递员哥哥姐姐帮忙传递啊。”

萱萱看了,微微的笑了一下。然后就打开了本子。里面的内容,却和刚才一样,废话连篇。其实,又有什么样的话才能不算是废话呢。

“时间已经定了,就在今天的啦,他说要中午请,还说就在饭堂里,用他的卡,随便打什么。可是我不想去那里,太没意思啦,你知道的。又怕被其他认识的同学撞见,会有很多闲话的。而且,如果那样的话,感觉跟没请也没什么两样了。所以,地点就是还没有确定的啦,等着你拿主意。恩,第三点是,他可能还要带一个人吧,应该就是那天和他一起的那个男生,也是二班的,那是他的好朋友,名字记的不清楚,好像叫李书。别的还有没有什么人,我也不是太清楚。”

萱萱打开来看了下,事情好像还很复杂的样子。想了想写道。

“是啊,在学校里肯定不行的。我们下课去跟他再说一下好了。”

写完,看了看,又划掉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