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那一排梧桐树

第09章

那一排梧桐树 彭绍真 3170 2017-05-03 19:04:46

  第09章

萱萱穿过了课桌间那狭窄的走道,就到了教室的最前方,转个头,往左手边走两三步,就是教室的那扇门。出门的一瞬间,眼睛的余光里,是政治课代表失落和不安的眼神。他把粉笔放到了一边,只静静的站在那里,眼镜却在看着教室的前方。萱萱的心中,突然空出了一大片白,也没再说什么,径直的就走出了教室。

可是很快,她又退了回来,却没有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只在第一排随便找了个凳子,坐了下来。原来,就在她刚刚走出教室的时候,她看到了路遥,看到路遥并不奇怪,她本来还想找路遥一起出去吃东西的。真正让她退回来的是路遥身边还跟了一个男生,就是二班的那个西城。坐到座位上之后,萱萱才稍微安静了一下。其实,路遥和西城在一起不是很正常吗?也许他们只是为了请吃饭的事情,还在继续交涉罢了?可是,这已经是第多少次交涉了呢?而且用得着这么频繁的交涉吗?有时候,萱萱也会对自己的这种处事方式感到很无语,比如,路遥和西城,还比如,政治课代表,是自己太敏感呢,还是别人早已经过了敏感的时期,开始对某些事情迟钝或者是免疫了呢?

萱萱坐了一会儿之后,才觉得这样好像更加的不自在了。因为,她老是觉得自己的后背和前胸好像处在了两个完全不同的季节当中,前面是寒冷的冬季,而背后则是火辣辣的盛夏。仿佛,今天那薄冰后面的太阳,把它的光和热全部都积蓄了,借着政治课代表那双大的出奇的眼镜,一股脑的都射向了自己。不过,还好的是,这种不自在很快就结束了。因为政治课代表,已经扔掉了粉笔。随即,后面就传来了悉悉索索的收拾东西的声音,然后,政治课代表就快步的从自己的面前走了出去。萱萱没有看清楚他的表情,因为,他自始自终都侧着脸,仿佛是一边走路,还一遍欣赏着前面的黑板,也可能是厌倦了自己出的那些毫无意义的黑板报,想刻意的避开它,不想去看那上面的每一个字吧。然而,最终,他还是留下了一点点痕迹。那就是,他好像比萱萱更加的不自在,他的脸上透出了潮红。至少在他留下的那副残缺的像里,耳朵确实带了不正常的色彩。很快,萱萱又自嘲的笑了,自己的想象力已经越来越进步了,进步到自己都无法控制的程度,因为,她已经能把完全没有联系的两件事,放在一起去想了。比如,她根本就没有看到政治课代表的脸,可是,却看到了,他脸上的潮红。仅仅是想象吗?还是渴望看到那种色彩呢?因为自己而升起的色彩。

萱萱平静了一下思绪,渐渐的安静了下来。她回过头去,看着后面那块黑板上刚出的报,彩色的粉笔,刚劲有力的字体,时而工整,时而飘逸。有数学习题,有英语,还有简单的文学小品文,五花八门,包罗万象。作者不同,摘录的地方也不同,可笔迹却是同一个人的。虽然,换了很多种风格,用了很多种字体,可改变不了的,是那同一个人的气息。板报并没有出完,在右上角那里,还留了小小的一片空白。应该是一副画,也可能是一首诗,却又被轻轻的擦了去,只留下淡淡的痕迹,仿佛云彩一般的背景上,模糊的可以看出几行字来。

“如果,有一棵萱草……”

而后面的那几行,则完全没入了那作为背景的云彩里,无法分辨了。好像是一首诗吧,也许只是歌词,反正不会是自己的名字,虽然字确实是一样的。这样想着,萱萱就不再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了。然后,她扭过了头,目光穿过了教室的门,看向学校最宽敞的那条大道。路遥和西城已经走过了一半,正往学校大门的方向走去。高大的梧桐树,树上挂着稀疏的红叶,不时的,还飘下那么几片,盘旋着飞舞着,掠过路遥和西城的肩头,然后无声的躺在路边的枯草丛里,沿着它们先辈的足迹,把相同的一面,对准了天空,到第二天的早晨,那叶子上就会覆满了霜,然后在太阳的歌声里化作岁月的泪。看着这样的景象,萱萱不觉心中一阵伤感,不过,这种伤感只是她自己的,而且,也不会延续太长的时间,很快就会像那红叶上的霜一样,在第二天的朝阳升起之前,化作一阵雾霭,飞向温暖的太阳。

路遥和西城边走边说笑着,在衬上那高大的梧桐,和时而飘落的红叶,古老的石板路,那是多么温馨安谧的场景。其实,这只是萱萱一厢情愿的联想罢了,她只看到了,如画的风景,和美丽年青而又朝气蓬勃的人,却没法进入到画里,去体会画中人的无奈和辛酸,甚至还有悲欢离合。就像,坐轿的永远不知道,抬轿的有多累,抬轿的永远不知道,坐轿的赶路有多急一样。

其实,路遥和西城也并不是真的在说笑,明确的讲,应该是,路遥一个人一直在说在笑,而西城只是很安分的做了一个忠实而且合格的听众外加观众罢了。他所做的,也不过就是,不时的点点头,表示他听到了。或者就是,再去看看路遥的阳光的脸,一边去体会那种他没法理解的温暖,一边在默默的表示,你说的那些,我还不是很讨厌。除了这些,就是几句短的不能再短的话,比如:“你好”,“哦”,“是这样啊”,“好的啊”,“可以的”,“你太多想了”。也就仅此而已了吧。

萱萱静静的坐在教室里,看着西城和路遥慢慢的走远,慢慢的被那些高大的梧桐树遮住。为什么自己看到他们在一起,会是这样的反应呢?是过激是敏感还是其他的原因呢?其实,自己根本就不用这样的,他们走在一起那是他们的事情,自己根本就用不到躲避的,甚至,还可以走上前去,打个招呼或者调侃几句不也是很正常的吗?可是,自己却还是被自己那固有的莫名的方式左右了。

萱萱最终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虽然下午四点十分下课,晚自习六点才会开始,时间有将近两个小时,她还是想早点吃了晚饭,也好腾出更多的时间来,去把下午刚上的课,再复习一遍。然后,还有那么多习题在等着她。现在的教室里,除了自己,就只剩下沉默的桌子和凳子了。萱萱走出教室,随手关上了门。然后,沿着门前那排梧桐和小池塘之间的那条青砖小路,一路向西,向大道那边走去。刚到转角那里,脚还没有踏上石板路,就听到后面“吱呀”一声。教室的门又开了,回过头,原来是政治课代表。他应该是从三教东面过来的吧,因为,教室门前的那条青砖小路,一直铺到了三教的最东面,在那里向后面转个弯,就能到三教后面的饭堂了。

萱萱也没再想什么,只是默默的,走上了通往学校大门的那条石板路。看着前面那个巨大的黑色的十字架,越来越清晰,越来越高大。偶尔有几片深红色的梧桐叶落下来,掉落在脚下的石板上,或掉落在路旁的石椅上。最后一丝阳光也消失在了遥远的天际,只留下了漫天的红霞,和微微的风。枯黄的草在那风里,频频的点头起舞。萱萱拉上了帽子,双手插进兜里,裹紧了羽绒服,向那个十字架的外面走去。

萱萱所不知道的是,她的身后正有一道目光,穿过教室,越过小池塘和那排高大的梧桐树,正跟着她的步伐向前游去。

漫天的红霞,高大的梧桐树,枯黄的小草,青灰色的石板路,还有盘旋的红叶和红叶中漫步的少女。在政治课代表田里的眼中,这些,应该也是一副美丽的画吧。而且是那么的美丽,那么的青春,就像萱萱刚刚看到的那副一样。

萱萱出了学校的大门,就往马路对面走去。转过了几个小摊之后,她停了下来,买了一个煎饼夹了点辣酱和生菜,又要了一袋豆浆,边走边吃。

却没有回学校,而是一路朝西走去。因为,前面没有多远,那里有一家小小的书店。萱萱想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好看的书。刚好走到书店门前,煎饼也吃完了。萱萱把包煎饼的纸袋扔进了书店门前的垃圾桶里。掏出纸巾擦了下手,就走进了书店。一只手拿着还有点烫的豆浆袋,一只手已经开始在那一层层的书架之间游移。

书店里,人很多,都在找着自己想要的宝贝。萱萱徜徉在其中,感受着书的气息。然而,萱萱很快就厌倦了,而且,还带上了那么点压抑。她想要找到一片桃源,一片离开教室更远的桃源。可是,这里好像没有她想要的气氛。因为,所到之处,随便翻开一本书,那名字要么是什么什么题,要么就是什么什么卷。萱萱把手里一本翻了几页的试题集放回了书架,挤过人群走出了书店,回过头一看,原来,那书店的名字就叫做考试书店。这个名字真的是贴切呢,那里面的东东,除了门口架子上,几十本出租的武侠小说外,应该多多少少都是和考试有那么点关系的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