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那一排梧桐树

第16章

那一排梧桐树 彭绍真 3012 2017-05-04 19:01:29

  第16章

萱萱知道,自己可是学校重点关注的对象,如果路遥不老老实实呆学校,跑出去疯玩的事叫那副校长知道了,那自己也肯定逃不了的。很快她就会给自己爸妈打电话,叫他们好好的招呼自己。哎,谁让自己是她提高重点高中升学率的,为数不多的几个筹码之一呢。萱萱一边叹息着自己的命苦,一边庆幸这事总算是过去了。然后,又同情起路遥来,便宽慰道。

“嘿嘿,我也说呢,没那么倒霉的。周六的晚自习课本来就没有老师值班的,就算她挨个给那些老师打电话,也找不到对证的,呵呵。”

说完,看着路遥。路遥却根本就没有理会她。只顾着自己自怜起来。

“哎,萱萱啊,我的命真苦啊。我老妈心情好的时候,我的日子还好一点,要是她哪天心情不好的话,我的日子马上就回到了水深火热的解放前哦,呜呜……”

路遥很有同感的说道。

“哎,是啊,我和你一样是可怜人啊。我……”

突然,萱萱打住了,她本想说,她的爸爸和路遥的妈妈简直就是同一个版本的人。不过,她马上就想到,“爸爸”这两个字眼,在路遥的面前可是敏感的词汇。于是,她赶忙改了口。

“我也生活在巨大的阴影之下啊。”

路遥看看萱萱,这点小小的动作,她也不是没有发觉。却没有深究,只淡淡的说道。

“瞎说,你那么优秀,你爸爸妈妈应该会宠着你才对的吧?连我妈妈都经常提到你呢。嘿嘿……,他们在办公室开会的时候,经常会把那一二十个人拿出来讨论,其中就有你。恩,还有西城。”

萱萱睁圆了眼睛,不相信的看着路遥。

“不会吧,你简直是天方夜谭。”

其实,萱萱本来是想说,自己不就一普通的初中学生吗?有什么好讨论的呢?可是,路遥却理解到了另外的一个方向上。她目光空洞的看着远方,平淡的说道。

“是有时候也讨论西城的,只是把他和你们放在相反的方面而已。”

萱萱看了看路遥,知道她想到了哪里。于是,慌忙为自己辩解,也为西城辩解了一番,并对学校的那个什么委员会又大肆批判了一回,两个人的心情才总算都好了一些。

说着话,两个人已经到了教室门口,回头一看,才突然发现朝阳下的小池塘,格外的美。而梧桐树上,那阳光下的霜叶,也反着晶莹的光,闪着剔透的芒。宛若童话城堡里,天使走过的林**,只是,那叶子却少了很多,而且还会越来越少。

到中午放学的时候,萱萱还浑浑噩噩的,一上午的课,就这样过去了。萱萱想了又想,却怎么也回忆不起,这四节课究竟上了些什么内容。中午的时候,萱萱没有回家,路遥也没有回家。两个人便一起去学校的饭堂吃饭,今天去的倒还早,很快吃完了午餐。路遥想出去玩,萱萱却坚持不同意,说是想要复习一下上午的课,怕落下太多。路遥一个人泱泱的也只好不去了。于是,两个人就向教室走去,路上,萱萱小声的嘀咕道。

“奇怪,今天怎么没有看到西城和李书他们来吃饭。”

路遥突然心情大好,好奇的看着萱萱,坏坏的笑着。

“哈哈哈……干嘛,你想他们了?”

萱萱红了脸,微微一笑道。

“去你的,嘴里没有一句好话,人家只是随便说一下而已嘛,能不能不要往歪处想。”

路遥这才释然了,正色回道。

“谁知道呢,可能是他们早就已经吃过饭了吧,我们去的时候已经走过了,所以就没有碰上了。”

萱萱看了看路遥说道。

“他们老师今天最后一节课拖堂了好不好啊?刚才经过他们教室门前的时候,你没看到吗?呜……”

路遥有点惊讶了,不过,很快又恢复了正常。淡淡的说道。

“那就是有事请假了呗,放心吧,最多下午就会看见他们的。”

萱萱便不再说什么,只默默的走着路。路遥也安静了很多。可是两个人却不知道,她们今天下午也不会看到西城的。到了小池塘边,两个人便折过身向西拐了个弯,沿着三教门前的走廊继续向前走去。原来,这三教一共只有一排老式的砖瓦房,而且只有一层,一共是四间房,从西到东依次是三年一班二班三班和三年级老师的办公室。而学校中央大道的西面,和三教对应的就是二教了,一样的建筑,一样的布局。只是刚好反了过来,把老师的办公室放到了最西面罢了。那里的三间教室,就是三年级四班五班和六班了。至于,一教也就是刚修建的主教学楼了,因为是四层楼,教室自然就多了很多,所以一年级二年级就全部都安排在了那里。

到了教室门口,萱萱看了看门前那个小池塘,却又不想进教室了。路遥本来就想去街上玩的,自然是更加不愿意走进教室。于是,两个人就在门前站了好一会儿,看着池塘,再看看天空,天阴沉沉的,刮着凛冽的风。终于,还是禁不起那冷,就都走进了教室,拿出课本来,懒洋洋的翻着。这一翻就翻到了下午上课。上完下午的课,萱萱一个人去学校的饭堂里吃了饭,回来的时候,却没有看到路遥。便一个人又接着做自己的事,一直到上晚自习的时候。才看到路遥回来了。她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着课本。萱萱也没有去问她,只安静的做着自己的模拟试卷。突然,背后有人碰了碰自己,萱萱条件反射般,就伸出了手。一个笔记本便放了上去。萱萱拿过来翻开,后面写着好几句话。

“萱萱,我临桌今天没来,你来我这里坐吧,正好有几个问题不怎么明白,要问你一下,好不?放心吧,今天是政治老师值班,他不会管这样小事的。”

萱萱抬头看了下讲台,政治老师正安静的批改着作业。他是今年刚毕业的师范生,经常提倡不要把学生管的太死,因为他认为学生也有自己的思想,能够自己管理好自己的时间。所以他的课就相对要轻松很多,而他值班的晚自习就更加自由了。调换下位置,不过是小事一桩罢了,更何况,搭配的好的话,还有可能会促进学习呢。所以,只要不做的太出格,以至于影响了别人,坏了班容班风。他自然也是不会去干涉的。于是,萱萱就拿了书包,轻轻的走到了路遥的旁边坐了下来

刚要把书包放下,路遥轻轻的做了个阻止的手势。并递过了一片纸巾。萱萱这才注意到,原来那桌子上积了很厚的一层灰,看来是今天下午打扫时候落下的了。因为它的主人没来,自然也就没有人去擦了。萱萱抹完了桌子,又站起来把凳子也抹了一遍,才又重新坐了回去。两个人都开始安静的翻着书,不大一会儿,安静就被打破了。萱萱拿出了刚刚收到的笔记本,把它还给路遥,路遥却没有放进抽屉里,而是拿出了笔写道。

“我刚去证实了一下,西城确实出了问题。”

萱萱也没去拿本子,直接拿了笔,凑上去写道。

“真的吗?怎么了啊?出了什么事?”

路遥把本子稍微斜了个方向,在后面又接着写道。

“目前还不清楚,我刚刚才听李书说的,他只说他没有来上课,好像是他家里出了什么事情。别的就不知道了。”

萱萱看着路遥写完,略愣了一下神。把本子另翻了一页,写道。

“哦,我知道了,下课再说吧。”

然后两个人就开始朝书山上艰难爬去,可是,人确实在向那里爬了。而思想呢,早就迷失在了书山旁边的云海里。

一直到了星期四,西城也没有再出现,李书倒是见到过好几次,经常是路遥拦下了他,打听着什么。所以,萱萱就经常见到他站在一班的门口或窗边和路遥在交流着什么。然后,再踏着上课的铃声回到二班的教室。而萱萱呢,经过了四天之后,对西城的消息已经不再特别的关注。只是偶尔从路遥那里听来只言片语罢了。综合起来,应该就是西城的奶奶病的很重,他非常伤心,而且又要在家里陪护着她。所以,应该要缺很长时间的课。可是,这些只是小池塘那波光粼粼的水面,而那水下到底发生了些什么,又有谁知道呢?

周四上午,听路遥讲完了她刚收到的最新消息之后,萱萱也没有说什么,就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然后,上课的铃声就响起来了。萱萱平静了四天的心绪又开始起了微微的波澜。课堂上她完全不知道老师都说了些什么,一直到下课的时候,才恍恍惚惚的想起来,刚上的课应该是政治。下课之后,萱萱没有马上收拾书本。她知道,现在的自己,摆在眼前的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