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岁月掩于齿寒

岁月掩于齿寒

圆圆圆圈

  • 浪漫青春

    类型
  • 2017-04-21上架
  • 557186

    已完结(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1. 每一座矮矮的坟墓,都有个有趣的灵魂

岁月掩于齿寒 圆圆圆圈 1172 2017-04-21 12:59:13

  从机场直接坐车赶回家,外婆已经在门口张望了许久,终于在看到王木犀之后,露出了第一个笑脸。

放下行李,外婆虽心疼她舟车劳顿,但她们仍然是马不停蹄的又坐上了车。

这一次,她们的目的地是鹿原山,距离上一次又是一年了。

一路上两个人都很少话,外婆是因为外公吧。而王木犀,也许是因为畏惧,抵触死亡。

今天天气说不上好,刚下飞机王木犀特意看了眼天空,还好,至少在这样一个特定的,不够愉快的日子里没有阴沉的可怕。

看了眼川流不止的人群车辆,外婆和她都显得低沉,就连记忆中应该会比较活络的的司机也少语许多。

王木犀在心底叹了口气,大概面对死亡,她们笨拙,说不了安慰的话。

外婆怀里抱着一束白色的菊花,被花店的人刻意装饰,包装好。还有零零碎碎的纸钱,外公生前爱的小玩意儿。

王木犀试着帮外婆分担,她摆了摆手,示意她不用。

她懂,那一刻她终于懂她,这是她有生之年唯一能为他做的事,怎么能假手于人。

下了车,王木犀小心搀扶着外婆往山上走。昨天的联城应该是下了场雨,花坛里的泥土还透着雨水,倒是两旁的树显得更加脆绿一些,惹人不快的应该是偶尔开出的花被雨水打得歪在了一边。

外婆走得慢,而王木犀的心思却被眼前掠过的半人高的墓碑吸引目光。

赵朴忱之墓,生于1966年卒于1996年。

张良之墓,生于1978年卒于2015年。

……

她看着一张张陌生的脸,细细读过他们的名字,生死年月,脑海里一闪而过一些看不清的人脸,看不清人事的画面,那大概是属于他们的故事吧。

微风凉凉,可是她却觉得冷,有些墓前明显是被打扫过,摆上鲜花,瓜果,而有些墓碑前实在惨淡,萧条,秋天的枯枝残叶吹在碑旁,低矮的墓上杂草丛生。

四月的天气来得太快,明明刚刚还依稀能见太阳,一会儿的功夫已经阴阴沉沉。

终于走到外公墓前,王木犀下意识的把目光看向外婆。她今天的第二个笑脸,比见到木犀时更明媚几分,那是对爱人的,她再清楚不过。

“望之,我来看你了。”外婆笑眯眯的看着墓碑上那张同她一样被时光隽刻满痕迹的脸。

我站在外婆身后,鞠了鞠,“外公,囡囡来看您。”

外婆吃力的弯下腰,细致的把杂草,枯叶拾去。

王木犀没有帮忙,因为她知道,这是外婆乐意为外公做的事。

她仔仔细细的看了看外公的照片,黑白底的照片,外公笑得温和。

她记得那天,外公去世前一周,那时他被病痛折磨,脸色惨淡的可怕,整个人都是灰暗的。

要怎么说呢,大概就是人快死的样子吧。

可是这张照片上的他,努力打起精神,艰难的安慰外婆,拍下的照片。

她外公在当地是个小有名气的书法家,写得一手好书法。所有她从小还不到书桌高,就拿着和胳膊差不多长的毛笔颤颤巍巍伏在书桌前写毛笔字。

说起来也惭愧,也算是打小受艺术熏陶,怎么招也算是书香门第,耐何小时候性子野,静不下来,很多东西都不了了知了。唯独一手毛笔字能拿得出手,不说多好,至少有笔有画。

可是尽管如此,外公仍然偏爱我多一些。所有即使远在外地工作,每年祭日总是她和外婆会单独来看一次外公。

圆圆圆圈

哈喽,又见面了,请多多支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