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岁月掩于齿寒

8.她的画

岁月掩于齿寒 圆圆圆圈 1052 2017-04-21 12:59:28

  王木犀第二次见到顾泽漆,竟然很快快。

她没主动提起第一次见他的事,大概他早已经忘记了吧。

这是她真正意义上第一次和他面对面,不似那天墓园里的黑衣男人。

会笑,只是笑意不达眼底。

看到他,王木犀总是忍不住想起藜芦来。

顾泽漆话不多,与其说不多,应该说不愿意说吧。

作为知道他们两个人事情的当时人,她不能也做不到用太尖锐的话语来达到采访的目的。

第一次见面没有什么实质的进展,时间只能再找他的助理沟通。

既然是重头戏,部门的意思是做精,做好,时间上还算充裕,放在六月份发刊。

部门插画师最近忙得焦头烂额,人手上调不开,她开始担忧这个问题。

实在没有合适的人选,她想到了藜芦。

是的,她存了私心。

虽然那些分开的原因她多多少少能猜出一些,并且无疑那是对身边人最好的选择,但那不是他们的。

死亡,离开,永远这些字眼太严重,比起这样的方式应该会有更好的方法。

回了家,藜芦正巧在,她在画画。

整个房间都是画笔摩擦在纸上的声音,她盘着双腿跪坐在垫子上,下巴搁在纸上来回画。

王木犀坐在她旁边,静静等她画完。

大概半个小时,藜芦满意的隔下笔,活动活动手指。

她画的是几枝玫瑰,她真的爱极了玫瑰。不止一次见她画玫瑰,每次的枝叶,花朵都有不同。

王木犀看得出,她惊人的喜欢红色玫瑰,极少画别的颜色。

“商量个事呗,帮我个忙。”王木犀若有若无的开口。

“什么。”她反问。

“需要一个插画师,能不能帮个忙。”她淡淡的说,一点都没有求人的自觉。

“我不做办公室,你是知道的。”藜芦看了她一眼。

“这个没问题,在家做好给我就可以。”王木犀松了口气,就怕她不答应,看来也不是没有可能。

藜芦动了动自己坐麻了的腿,撑着桌子站起来,“我考虑考虑。”说着往厨房里走。

王木犀约到时间和顾泽漆做专访,在下周一。

在这个周五的早上,临出门,藜芦告诉她,她接受她的提议。

一切看起来都很顺利。

周一,她直接去了约好的地方,暮云路的暮云苑。

这一带的别墅一度炒得很热,真正的富人区。

开门的是一个四五十岁年纪的阿姨,应该是早有交代,问了她的来意就把她带进别墅。

穿个花园能听到一阵音乐声,她不懂音乐也能感受到这首曲子带着某种悲伤的情绪,可能这首曲子背后还有一个感同身受的爱情故事吧。

阿姨让她在客厅坐一会,给她倒了杯水就钻进别的房间。

一首曲子接着一首曲子,曲风却没什么大的变化。低沉,嘶哑,渐慢渐快。弹的人撕心裂肺,听的人也是这种感觉。

大概两到三首曲子的时间,琴声没再想起。

王木犀耐心的等着他。

十多分钟的时间,顾泽漆从楼上下来。

今天的他看起来更加无公害一些,像个邻家的大哥哥一样,如果能再笑一笑,那就会更迷人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