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岁月掩于齿寒

21.还是有纵容的

岁月掩于齿寒 圆圆圆圈 1078 2017-05-03 01:05:19

  顾泽漆抱着她回了自己的别墅,直接抱进他的房间。

被放在床上的藜芦朝着被子的方向拱了拱。

顾泽漆打电话叫家庭医生过来,医生给她打了点滴。

他提她捏了捏被角,轻轻关上门。

“怎么回事?”她蹙眉问。

家庭医生摇摇头,“看不出什么大毛病。”

顾泽漆眉头皱得更紧,她看起来不想没事。

藜芦这一觉睡得有些久,她梦见了一些很久远的事,第一次到顾家,她像个外来客被带进家,梦到在非洲遇到的苏嘉榆。

顾泽漆坐在床边看着她一直结在一起的眉毛从来没松开。

她左手打着点滴,无法动弹。右手不规矩的伸出来,顾泽漆拉开被子的一角拉着她的手想帮她放进去。

她右手无名指上有戒指,不同是这不是实实在在的戒指是纹上去的。

很简单的形状,中间印出来一个英文单词“May。”五月,五月是她的生日。玫瑰的花期是在春秋季,刚好和她的生日吻合。

顾泽漆贪婪的看着她的脸,伸手想落在她脸上的手始终只能在空气中滑过。

藜芦醒过来顾泽漆没有在,房间太陌生,以至于她根本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伸上拔了手上的点滴,血珠一下鼓了起来,她用力用手按了按。

拉开被子下床,走出房间才看出来这是顾泽漆的家。

她没有刻意在意是不是有人,下楼拉开门走了。

回了家把自己锁在屋里,坐在床边画画。

王木犀回到家看到的就是客厅两杯冷却的水,第一反应是有客人。

看了看紧闭的房门,她心里了然,收拾了桌子。

所有相遇重逢看似没有关连,其实是命运抵死挣扎才换回一次幸运。

她不知道该怎么定义不幸和幸运,其实它不存在特定的,正确的答案。

就如同她遇到藜芦,遇到岑芰珩。不知道有多少女孩在学生时代向往一个军人男友或者一个科学家男友。

她没有过,对待感情,学习她反倒是学了外公的好脾气和修养,什么事都相信水到渠成。

工作实在是太繁琐,今天接到外婆的电话,让她有时间回去看她。

她没有承诺什么时间回去,越发长大,越来越不喜欢承诺,承诺会当真,失望会扩大。

顾泽漆的助理王歌有给她打过电话,主动约她再做一次采访。顾泽漆要回联城一段时间,在杂志发行前应该不会回来。

她关了电话带了笔记本去了约定的餐厅,只有顾泽漆一个人,他的助理没在。

没有多余的寒暄,两个人只奔主题。学琴的经历,导师的指导,还有家庭层面的问题。

“看过您的采访,说起你妹妹,能不能说说她。”王木犀问。

顾泽漆瞟了她一眼,沉吟了片刻,似乎回忆起了往事,“她啊,特别不识好歹的人。”

王木犀点点头,她听出了一些不寻常的味道。他表面上是在损她,其实也是有纵然的吧。

这两个人太相似,藜芦,泽漆,从药材特性来看属于同一科。从两个个体的人来看,藜芦高傲,冷淡,泽漆桀骜,自我。

说白了他们也属于一种,自以为是,谁也不甘示弱,他们把感情也当作了开始的斗争游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