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岁月掩于齿寒

20.陌生

岁月掩于齿寒 圆圆圆圈 1012 2017-05-03 00:59:59

  “芦芦,你吓死妈妈了。”一个打扮精致,穿着精致的妇人在她还没看清就扑上来抱住她。

藜芦看不到她,可是可以看到她身边的那个人,是顾乔,顾泽漆的父亲。

任由她的妈妈抱着她哭,她没怎么动,也没有伸手回抱她。

“别哭了,进去说。”顾乔拍了拍哭得伤心欲绝的人。

藜芦的妈妈藜歆放开她,拉着她往里面走。

三个人坐在客厅,藜歆和藜芦并排坐在一起。

不用猜也知道是因为那晚的一通电话他们才找到这里来的。

“芦芦,你就这么怨我吗?”藜歆拉着她的手放在自己腿上,酸楚的说。

藜芦没说话,盯着两个人交握在一起的手。

藜歆以为她不说话是默认了,狠狠的叹了口气。

那天藜歆说了很多,她几乎没说过几句话。这个人是她妈妈,却陌生得可怕。

藜芦坚持不回联城,妥协的还是他们。

临走时顾乔转过头看了她一眼,“芦芦,对不起。”

藜芦一楞,抬头看了他一眼,眼眶忍不住一红,最后只是摇了摇头。

一道门把他们隔在门内门外,藜芦大口大口的喘息,身体跟着痛了起来。

保持对着门的方向站了很久,她慢慢转身回了房间,抱着速写本画了起来。

她看过自闭症孩子的画,多是灰色,暗色的一片,她们会突出一部分,受伤的地方。

她此时的胡乱涂鸦想一个患者,线条很乱,很多地方被刻意加重。

丢下笔匆匆跑出去,她直接打车过去。

开门的还是那个阿姨,她应该是记得她,直接让出一条路让她进去。

他在练大提琴。

藜芦耳朵听从大脑,顺着声音找到半开着的房间。

他在里面,背对着门的方向。音符在空气里跳动,打在她的耳膜上。

“顾泽漆,你有意思吗?”藜芦冷笑着向他宣战。

一个音从一个音上滑过,“刷”一声,不懂乐曲的人也知道是他拉错了,太突兀,一点都不搭配整个音乐。

他没有停,整个曲子开始柔和起来。

一曲完毕,藜芦已经渐渐平静下来。

她慢慢走下了楼,走出了他的别墅。

还好还好,路上没有多少人,她可以肆无忌惮的把所有疲惫表露在脸上。

顾泽漆弹完一曲她已经不在了,追了下来一步步跟在她后面。

藜芦走了一会,身体又开始不舒服。

她在心里骂自己没用,可是没用的身体越来越痛。

顾泽漆很快发现她的不对劲,跑了几步追上来。

“你怎么了。”他拉着她的手臂问她。

藜芦用了力把他的手甩开,自顾自往前走。

顾泽漆看着她这个样子火很大,一把把她扯回来。没控制好力道,藜芦往前栽了一下,还好顾泽漆眼明手快,拦腰抱住她。

意识已经有些模糊的藜芦感觉到放在自己腰间的手,躲了一会躲不掉,干脆伸手去掰他的手。

“别乱动。”顾泽漆被她闹得不耐烦低声哄她。

怀里的人感受到了他的脾气,撇撇嘴,嘴角向下弯了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