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岁月掩于齿寒

22.没什么是不能丢掉,割舍的

岁月掩于齿寒 圆圆圆圈 1017 2017-05-03 01:09:40

  顾泽漆应该是知道她和藜芦关系还可以,在她面前也不避讳谈起她。

怎么说呢,他看起来冷淡,但从王木犀那感觉到的却不是那回事。

说起藜芦他有无奈,咬牙切齿,带着一丝淡淡的恨意,还有一些不让人察觉的小细节。

你会站在什么样的立场关注一个人?过份关注一个人会出现什么样的效应?

那天她从顾泽漆那里听到一个故事,关于他们两个人的。

从餐厅出来,天气突然变得阴沉沉。时间不早了,不用再回公司。

她一个人沿着路边走,回忆起顾泽漆和她说的,他和藜芦相杀的青春岁月。

王木犀觉得自己就像置身在梦中一般。

采访已经结束,她和顾泽漆也不会有机会再见了吧。

她是这本主打青春类杂志的主编,平时每个月都有些专栏和短篇故事。

等她把这期的专栏写好,活动了下酸麻的脖颈,拿了水杯出去倒水。

厨房的灯从门缝里露出一角,从这一角王木犀只能看到白色的裙摆。

她推开门,藜芦正靠在冰箱旁的墙边抬头专心致志的看着头顶的灯。

“嗨,不刺眼吗?”王木犀抬头看了一会,激得她眼睛酸涩。

藜芦没看她还是保持那个着看灯的样子,“晃得我眼睛都快流出来。”说完,有泪从她眼睛一下滚到脸颊。

王木犀吓了一跳,“你。”

“我没事。”藜芦若无其事的看着她,泪已经流过下巴打在不知道的地方,她的眼神冷冷淡淡的,看起来是没事。除去她刚刚突然落下的泪,她真的真的和往常一样。

王木犀点点头,绕过她接了杯温水。

她没有拿了杯子就走而是站在她的对面,靠着墙小口小口喝完杯子里的水。

最后是藜芦先走的,她说了句“晚安”直接走回了自己的卧室。

王木犀站了一会,抬头看着她刚刚看得灯,眼睛刺得发疼,有什么东西已经在眼眶中汇集。

她慌忙躲开光源,关了灯走回自己的房间。

第二天一早给自己做早餐,突然想起昨晚的事。

她实在不敢把自己昨晚看到事和她联系在一起,神经质的以为自己是做梦。

这是王木犀第一次看到藜芦“哭”,也是后来一直很久最后一次的眼泪。

她宁愿相信那是因为灯光太刺眼,所以才会有泪,那不是感情范畴的事,是自然规律的问题。

今天下午藜芦在家接到一个电话,是藜歆。

她的语气很不好,说是生病想见她,让她回联城。

她不想回去,她们母女二十几年已经寡淡到这样的地步。

她说她很不好,想见见她。

最后她还是心软,答应回联城。

晚上和王木犀说了她要回去两天,王木犀欲言又止,她无心其它,没有多问。

第二天收拾了一下就出门,她没带什么东西。向来是这样,身外之物太多,没什么是不能丢掉,割舍的。更何况她不会久留在联城,只是依言去看看。

三个多小时的车程,越来越靠近她生活了十几年的城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