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岁月掩于齿寒

24.不好的记忆

岁月掩于齿寒 圆圆圆圈 1014 2017-05-04 00:49:04

  她呢?

藜芦,应该不会有这么好的意境吧。

那满棚的玉兰花枝和一片的泽漆草长得茂盛,旁边的玫瑰花开得也正好。在一片白色玫瑰中不起眼的角落长了一枝红玫瑰。

是她当时来顾家时自己种的,其它花自然有园丁来照看,唯独那枝红色的玫瑰被她当作宝贝。

在窗口看了一会,她默默退回房间。

顾泽漆吃过饭,一个人跑到花房去。

一直在顾家照看这一大片花的钟叔看到他,主动让了出来,让他一个人在里面呆着。

顾泽漆看了看那大片的玉兰,它的花期还没结束,开得正好,粉淡的花朵如同记忆中妈妈一样。

他慢慢蹲下把周围长出的几根野菜连根拔起,一下一下松土。

坐在花架下休息,玻璃花房外星斗物移,房门只有门口处的小灯亮着,玉兰花在灯火下发出暗暗的光。

手指轻轻摸着泽漆草的叶片,厚厚一片的泽漆草中间竟然多出一颗别的什么草。

是藜芦,又长又大的叶片,在一片低矮的泽漆当中它突兀的拔高一截。

顾泽漆把手伸到它离土最近的那部分,用手握住,想把多余的的那株拔去。

最后他还是没拔,任由它留在泽漆身边。

第二天一早,顾泽漆早早起床。

谁也没想到,藜芦也没想到,就这样两个人打了个照面。

顾泽漆表情酷酷的,没有要打招呼的痕迹。

藜芦假装没看到他,等他先走一步,跟在他后面下了楼。

时间还早,一楼也很安静,厨房里有煎东西的声音。

出口门,藜芦向大门走,顾泽漆往后院走,全程两个人零交流。

顾泽漆剪了几枝长得好的玉兰细心包好,经过那片玫瑰园,淡淡的一瞥。

这一片大部分人的代步工具是车子,像她这种没车的人只能徒步走到能打车的地方。

她刚刚走了两百多米,顾泽漆的白色保时捷冲她身边掠过。

藜芦皱了皱眉没有理会。

没想到下一秒他的车子会停在离她一米远处。

藜芦没知道他的意思,从他的车边走过。

身后是开车门的声音,顾泽漆下车了。

“藜芦,上车。”他似乎挺无奈的。

藜芦微微一笑转过头,“不用,我想一个人。”

“上车。”他语气强硬。

藜芦也懒得和他争辩,绕过他跑到后面要开车门。

顾泽漆没看到她妥协,先上了车。

最后藜芦只能乖乖回到副驾驶的位置,因为后座放满了东西。

他要去看她妈妈吧。

她记得那是他妈妈最喜欢的花,还记得那次偷偷跟着他去了她妈妈的医馆。

明明前一秒对待病人还温和可亲的人,在看到她时彻底失控。

她是藜歆的女儿,所以得不到那个女人即使是对待陌生人的客气。

“你要去看你妈妈。”藜芦说。

顾泽漆没想到她会开口,点了点头。看吧,提起她,他们都是会有不好的记忆。

“周色堇怎么样。”她问他。

顾泽漆看了她一眼,笑笑,“你自己去问他。”

藜芦摇了摇,还是算了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