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岁月掩于齿寒

46.冰点

岁月掩于齿寒 圆圆圆圈 1046 2017-05-11 00:52:06

  顾泽漆安抚好母亲已经是在半个小时后,桌上的菜凉了大半。

白帆情绪稳定过来,目光凌厉质问自己的儿子。

“阿泽,她是那个女人的女儿。”她说。

顾泽漆点头。

白帆眉头紧皱,审视着顾泽漆。

“妈。”他语气里少有的疲惫感。

白帆叹了口气,语气软下来,“阿泽,妈妈只有你一个了,答应我,,别和那个女儿的女儿沾上什么关系。”

顾泽漆楞了一下,点点头。

白帆得到满意的答案,站起来去厨房继续还没炒完的菜。

“阿泽,去帮妈妈买瓶酱油。”白帆伸出头叫他。

顾泽漆站起来拉开门出去了。

走到楼下,他从包里摸出半包烟和一只卡地亚的打火机,点了支烟吸了一口。

眼神一转,突然看到垃圾桶旁边竖着的盒子。

他识得,是藜芦从下午就一直拿在手里的那个纸袋。

拉开纸袋把里面的盒子拿出来,很素很淡的颜色,并没有让他有太多的反感。打开盒子,是一把木制的大提琴,五六十米左右,自带着一股墨香和一股木头的味道。

顾泽漆伸手把里面的琴拿出来,手指摩擦着琴身。

最后礼物连同盒子被他拿回家,盒子收在柜子里,那把大提琴和他的飞机模型,游艇模型放在一起。

生日母子两个人吃了一顿饭,白帆就回了她的住处。

顾泽漆送她下楼,帮她打车。

临走前,白帆看着自己的儿子,“阿泽,妈妈只有你一个了。”语气里的悲凉穿过风和空气落在他的耳朵里。

顾泽漆闭了闭眼,点点头。

白帆欲言又止,最后只留下一句“生日快乐”卷尘而去。

顾泽漆看着车子走远才慢慢往回走,暗夜里这样的老小区并没有太多人,很安静。

灰暗的老灯,尽职尽责的依然照亮着一草一木一个路人。

顾泽漆看着自己被拉长的身影,身边空无一物。

妈妈在担心什么?在他看来完全是不必要的。

讨厌归讨厌,再怎么说,事以至此,她是他的妹妹,即使他不想承认也是事实。

坐在台阶口,抬头看满天的星星。

顾泽漆记得儿是妈妈同他读过的《奶奶的星星》。

夏夜,满天星斗。奶奶讲的故事与众不同,她不是说地上死一个人,天上就熄灭一颗星星,而是说,地上死一个人,天上就又多了一个星星。

干嘛变成星星呀?

给走夜道儿的人照个亮儿……

如果人死了天上真的多一颗星星,他想给照亮谁的路……

没有答案,顾乔给他打电话,让他明天回来吃饭,他没有确却回答,只说再说吧。

地上零散落了几个烟头,被踩得变了形。

这个晚上注定要区别于别的其它个晚上,好好的母子俩温馨的画面终于是没有了,他和藜芦的关系降到了冰点。

顾泽漆回来拿了琴去了平时上课教室,他有钥匙,开了门进去。

支起琴谱,一曲曲子在空荡的房间里响起,时而低缓,时而激进,有时又过份的悲凉。

从前他们一家的所有温馨时光,幼时温柔讲故事的妈妈,送他飞机模型的爸爸都不一样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