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岁月掩于齿寒

75.第一次

岁月掩于齿寒 圆圆圆圈 1019 2017-05-21 00:56:04

  他还说了什么一概没听清楚,恶性肿瘤四个字一下一下砸她在头上,她觉得自己的头要裂开了一样。

订票,赶飞机,几乎是没有停歇过。

在房间里给王木犀留了字条,让她有事给她打电话。

下了飞机,顾家的司机早已经等候多时。

拉开车门,怎么也没想到会看到顾泽漆。

她楞在那里没有动,后面有司机在按喇叭催他们快走。

“快上来,带你去医院。”他说,眉头轻轻皱了一下。

藜芦实在太累了,不止身体还有心里。这么些年,她对妈妈有些小怨恨,抛开那些事情,她对她还是很好的。

总归是没想到她会生病,生那么重的病。

上次见她,也没说过几句贴心话,一下子就觉得自己真的很不孝。

为了爱情,去了美国,没回来几次,一声不响的跑去非洲,下落不明,他们以为她已经死了。

不知不觉睡了一觉,梦里总是不安稳。

顾泽漆看着靠在自己身上的人,拿起放在一边的外套披在她身上。

五月份的天气不算冷,可是她的身体居然发出轻微的抖动。

从郊区到市区,短短四十几分钟的路,她睡了一路。

到医院门口,她还是没醒。

“少爷,医院到了。”前面的司机见两个人迟迟没动出声提醒。

顾泽漆把手放在嘴边“嘘”了一下,示意他下车等着。

狭小的空间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从里面能看到外面,外面的人却看不到里面。

顾泽漆转过头看着近在咫尺的女孩,从十五岁到二十五岁,她的样貌几乎没什么变化。

眉心处那颗棕色的痣还在那里,不细看还以为是点上去的。

几乎温柔的伸手替她把落在脸上的发丝扶至耳后,这样一个柔软的动作要是放在平常是不会出现的,连带着眼神也温柔了一些。

顾泽漆轻轻叹了口气,已经这么些年,有些事他一味逃避,终于还是要认清自己。

藜芦这一觉睡得尤其安稳,经常困扰她的梦也没在做。

意识到自己是靠在他的肩头睡着的,她有一丝懊恼。

假装没事人一样坐直了身子,顾泽漆活动了下有些僵硬的肩膀和她一起下车。

到病房门口,她迟迟不敢进去。

两个人一直以一种僵硬的母女关系相处了多年,突然之间她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样的态度来面对她。

病房里,顾乔正拉着藜歆的手不知道在说什么,两个人似乎回忆起什么事来都很高兴。

“我想去抽支烟。”她背过身子对着顾泽漆说。

顾泽漆表现的平静,和她一起走到安全出口的楼梯口。

他拿了支烟给她,替她点上,自己也点了一根。

藜芦狠狠的吸了一口,吐出来,动作迷人又性感,危险得和她整个人的气质都不单纯。

“你为什么会吸烟。”她靠在墙上看着地板。

第一次啊,好像每件重要事情的第一次都不会有特别好的经历和初衷。

第一次吸烟是爸妈离婚的时候,妈妈歇斯底里的告诉他,他爸爸不要他们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