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岁月掩于齿寒

85.打蛇打七寸

岁月掩于齿寒 圆圆圆圈 1017 2017-05-24 00:48:39

  江晋覃和周色堇大学毕业,回国在家里的公司上班,这几年在圈子里也混出了人脉,人前人后不少有人巴结,一口一个江少,周少的叫。

倒是顾泽漆去了北京,去了美国深造,一直忙于音乐。

三个人吃了饭,江晋覃有事先走,只剩下周色堇和顾泽漆。

他是打算回医院看看白帆,周色堇觉得正好可以一起去看望一下藜芦的妈妈。

两个人到医院,周色堇去了八楼,顾泽漆去了十二楼。

周色堇找到病房门口,藜芦刚好关了房门出来。

藜芦见到周色堇楞了楞,轻声问他,“你怎么在这。”

周色堇看她的样子,眉头皱得老高,“怎么憔悴成这样。”

藜芦笑着安抚他,“没事。”

“你怎么会来。”她问。

“和泽漆一起来,他来看他妈妈。”他指了指上面。

“妈妈?”

“你不知道。”周色堇吃惊的看着她。

“什么?”她皱着眉看他。

“他妈妈生病,在医院住了快两年。”

藜芦想起从前见过的两次面,她有抑郁症,难道是病重了?

周色堇在医院走廊里陪她坐了一会,送她回了顾家。

第二天来,藜歆精神状态好了些,顾乔借了轮椅推她出去晒太阳。

她收拾了房间,犹豫了一下走楼梯到十二楼,问了护士房间号。

越走近门口,她越是紧张。

还没走到门口,就已经听到里面传出来的说话声。

“微微啊,谢谢你来看阿姨。”是白帆的声音。

从她的角度可以看到里面一点,是白微。

她和白微的交际不多,他们没毕业之前,只有过偶然的几次。一大群人,不需要她刻意去找话题和她聊天,她也不想。

里面的白微不是高中时候的朋克风格的女孩,也不是冲她挑衅的女孩,也不是在学校高冷范的女孩。

更像是父母眼里的乖宝宝,说话温温的,附和着白帆因为什么话突然的一笑。

藜芦就那样冷淡的站在门口看着里面的两个人,顾泽漆的妈妈叫她微微。

一个女孩低声下气的讨好喜欢的男孩的妈妈,为什么,因为喜欢他,想得到他的家人的认可。

俗话说得好,打蛇打七寸,白微这一步走得好。

尤其是顾泽漆的妈妈现在这种情况,在别人最脆弱的时候打出这幅亲情牌。

呵,藜芦轻声笑了笑转身就走。

走过几步,迎面走过一个人。

顾泽漆看到藜芦竟然有一丝紧张,至于为什么,藜芦不会自作多情,他是怕她出现在他妈妈的面前,让那个女人因为她失控。

藜芦冷冷一笑,堪堪擦过他。

顾泽漆拉住她的胳膊,拽着她走到楼梯口,用了力把她甩到墙边。

他是用了力的,背部撞到墙上,五脏六腑都在痛。

“藜芦,你忘了我说的话了吗?”他盯着她,眼里有嗜血的恐怖。

她不想说话,也不想反驳他。

这几年她从一个从来都不屑于解释的人开始委曲求全,学会低头,学会道歉,可是结果如何,他依旧从来都把她当做罪魁祸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