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岁月掩于齿寒

90.我不要

岁月掩于齿寒 圆圆圆圈 1056 2017-05-26 00:44:12

  即使都选择不说,不去触碰,她们也清楚这段母女关系迟早会缘尽人散。

有时候不得不说她是一个骨子里坚强又冷淡的人。

这一点和藜歆是一样的,她知道这样的性格给予别人的东西实在是太少,会吃亏,不被理解。

这次感冒的时间持续了几天,来势汹汹,这几年疯也疯了,闹也闹了,不是从前的小姑娘了。

她怕去医院藜歆担心,也怕影响她的身体,一连在家呆了几天。

每天大把的空闲时间用来画画,照顾花房的花。

这么几年她也是第一次那么认真的对待这些花。唯一的一棵红色玫瑰花已经被她摘了,只留下满园的白玫瑰。

玉兰花开得也还好,还有那一片泽漆草。

她摘了几片长得好的泽漆草,放进口袋,想晒干做标本。

那一边绿色的草里面,长了些小草,藜芦蹲下来伸手去拔。

拔了几根,她眼尖的看到一推泽漆草间长了一颗藜芦草。

看着挨着一大片泽漆草的藜芦草,她扯了扯嘴角。

在家一呆就是三天,藜芦的情况家里的保姆阿姨每天都在告诉她。

感冒终于好得差不多,她去医院看藜歆,带了束花过去。

在医院楼底下,她就看到藜歆还有顾乔。

顾乔蹲下去给藜歆拉腿上盖的小毯子,男人认真的盖毯子,女人虽然憔悴一双眼里盛满了爱意。

五十出头的顾乔,岁月并没有在他脸上刻下太多时光的记忆,他属于温文尔雅,透着优雅的男人。

藜芦没有过去,拿了花上楼,把水倒掉,换了水,重新插上花。

从病房的窗户可以看到下面的草坪,有穿着病号服的孩子在追赶着跑,有老人被子女搀扶着散步。

她抬头看了眼天空,今天的天好像格外的蓝,只是无风。

第二天,她和往常一样去医院。

明明昨天还晴朗的天空,隔了一晚就阴阴沉沉。

她穿了件黑色的薄大衣,拿了保温桶到医院。

进医院的时候,遇上急诊。听人说是发生车祸,经过她身边的时候,藜芦不小心被撞了一下,染了些血迹在手背上。

没有人发现她这一点小事,藜芦从包里拿了纸把血迹擦干,转了个弯乘电梯上楼。

从电梯出来,有医生护士急匆匆的往她要去的那个方向跑。

有人说,人在弥留之际是知道的,有回光返照这种说法。面对亲人的离去,是不是有同样的感受,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自己竟然有些迈不开步子。

过了大概几分钟,手里的手机不断的叫嚣着。

“喂。”她轻声说,语气里有颤抖,还有她的手指,关节,心跳。

轰的一声,她整个人像是被反弹出去,往病房的方向跑。

顾乔站在门口,看到她那一刻,两个人竟然又异常的平静。

透过病房门,她妈妈什么情况谁也不知道。

过了一会,大概是漫长的的一段时间,医生护士从里面出来。

藜芦站在病房对面的过道,她没有走过去。

“谁是病人的女儿,她让你进去。”医生露出一个抱歉的眼神。

藜芦在心里大叫,我不要进去,我不要你抱歉的眼神,我不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