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岁月掩于齿寒

97. 人生就是一场又一场的指引

岁月掩于齿寒 圆圆圆圈 1001 2017-05-28 01:06:11

  看起来是像是一场预谋很久的远行,实际上又是那样仓皇不顾。

王木犀有时候会想她去了哪里,她的人生总是漂泊不定,哪里都构不成家。

即使是她自己,像她这样的人,要么嫁给爱情本身要不就衷于自己。

非洲,一个很少有人好触碰的词,也是很少有人把它规划在自己的旅行行程上。

人生就是一场又一场的指引,她觉得遇到藜芦就是一种指引。

脑海里随时会蹦出非洲这个词,她开始向往,好奇起来。

自从清明节,她已经好久没回联城看外婆。周末她回去了一趟,在家陪了陪外婆。

周末晚上的飞机,下午她去了一趟墓地,看外公,还有藜芦的妈妈。

新坟添了一堆又一堆,地址是她问顾泽漆要的。

在花店里买了束玫瑰,她不知道藜芦的妈妈会不会喜欢。

把花放在她的墓前,后退几步鞠了几躬。

抬头看碑前的照片,藜芦很像她的妈妈,几乎是继承了她妈妈的所有优点。

照片上的女人一头长发,眉眼弯弯,看起来是一个温柔又善良的女人。

她的妈妈对她来说全然陌生,她只是纯粹来祭拜祭拜。

转身准备走,看到了离她几步的顾泽漆。

王木犀朝着他点了点头。

他手里抱的也是束玫瑰,他们两还真默契。

顾泽漆鞠了鞠躬,弯下身子把手里的花放在碑前,紧挨着她的。

王木犀无声的先一步离开,把空间让给他。

顾泽漆站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什么,直到觉得脚在发麻,又鞠了一躬转身离开。

常人可能不能理解藜歆在临死前还要让自己的女儿发那样的誓,他知道,顾乔知道。

他们两之间如果要在一起,还有白帆那里是过不去的。

她只是最后一次狠心想要再保护她一次。

回了顾家,偌大的别墅里除了保姆阿姨,没一个人。

他上楼,手指握在门把手上,想了想又走到对面。

打开房间给人一种错觉,这里的人等会就会回来。

这是他第一次进到藜芦的卧室,和他想象中不同,总感觉应该偏少女一些,可是并没有。

有几张画纸落在窗帘下面,窗子边有画架,是对着窗外的。

书桌上有未合起来的书,还有半杯水。

大大小小的证书几乎快有书多,还有比赛时候的照片。

铺好的被子有一处窝陷下去,似乎是不久前被坐出来的。

衣柜的门半开着,满柜子的衣服整的摆放,几乎没有被翻动。

明明看起来那么正常,不是知道她已经离开,谁都不会以为这是个要出远门的人。

有几本素描本放在床头,外壳被铅笔灰染得脏兮兮的,里面的纸张都泛着黄,看起来有些年头。

拉开椅子坐下来,翻开一页,工工整整在右下角写着她的名字。

一幅素描,严格意义上说应该是她自己的素描画。

模样看起来要稚嫩一些,应该是几年前的。

嘴角小弧度的微笑,看起来有些漫不经心又有些随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