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岁月掩于齿寒

122.这个杀手不太冷

岁月掩于齿寒 圆圆圆圈 1086 2017-06-04 01:17:50

  很显然他在装睡,意思也够明显,他不想和她说话。

藜芦看着重新发动的车子,直到车子转弯走了,连灯光彻底暗下去才转身继续往里走。

夜已经晚了,她一点睡意都没有。

偷偷一个人在花房里坐了很久,在花房门口又新修了一个造型简单的木质秋千。

藜芦就坐在上面,坐了很久。

这里的空气,这个城市的空气,还有顾家的一切,他和她的一切纽带忽然之间都要消失了。

睡不着的何止是她,顾泽漆也是。

回到家里,放下吉他。他给在阳台上的药草浇水,回卧室洗澡。

头发还滴水,他穿了裤子出来。

这样的季节,联城的天气白天热,晚上又偏冷。

水气没有擦干,头发也是,还在滴水。

他上身全裸着,不着寸缕,水气顺着脖子一路流下来,最后没入裤子边缘。

说不出来的性感优雅,他的皮肤是很健康的偏白色,加上运动量也够,并没有白面书色那样瘦弱。他的肌肉如拳头般一鼓一鼓的,硬硬实实。

他是和周色堇不同类型的男孩,周色堇看起来更阳光一些,整个人给人的感觉比较雅痞,外表放荡不羁,眼里流露出来的认真不容小觑。一双剑眉下却是一对细长的桃花眼,充满了多情,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

顾泽漆不同,他们同龄,也有痞子味道只是很少。他属于狂野不拘,邪魅性感的,就比如他现在这模样。

身材伟岸,一头乌黑浓密的头发,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邃。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浓密的眉,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优雅。尤其是他眼角的痣,笑起来迷人又性感。

伸手摸了摸藜芦送他的生日礼物,指间摩擦起热,灼伤他的指间。

伸手在自己的太阳穴上揉了几下来缓解疲劳,这几天忙的事情实在太多,还要安抚妈妈的情绪。

爸妈离婚的时候,他多渴望离开顾家,他不能理解所有的中伤,还有最开始的爱情启蒙是这个样子。

如今真的要离开这个城市,他总算长大了一些,不是当面的那个小男孩了。

周色堇说过一句话,爱不起就别爱了。

他觉得是他没有遇到真正喜欢的人,当真的遇到这样一个人没有几个人能够潇洒的说出这句话。

感情最撩人心魄,灼人心伤就在这里,在冷,再硬汉的人遇到爱情都有心慈手软的时候。

《这个杀手不太冷》里就是这样,又温柔又残酷。

玛蒂尔德说:我想我爱上你了,莱昂。

玛蒂尔德说:这是我的初恋,你知道么?

莱昂说:你从没恋爱过怎么知道这是爱?

玛蒂尔德说:我感觉到了。

莱昂:哪?

玛蒂尔德:我的胃,它现在很暖和,以前这儿有个结……现在没了。

莱昂:玛蒂尔德,很高兴你的胃痛好了,可是那并不代表什么。

玛蒂尔德:我不想失去你,莱昂。

莱昂:你不会失去我。你让我尝到了生活的滋味。我想要快乐。睡在床上,有自己的根。你永远不会再孤独了,玛蒂尔德。求你,走吧,宝贝,走。镇定,现在就走,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