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岁月掩于齿寒

130.她说

岁月掩于齿寒 圆圆圆圈 1069 2017-06-05 23:41:58

  他说他在北京的事,即使是只有片段,她也刻意听进耳朵里。

说起他的导师,师兄,还有学校里的事来。

原来他也不是真的寡淡,至少对着周色堇还好。

周色堇有意无意的看了眼坐在一边的藜芦,问他,“白微怎么样,还好吗?”

顾泽漆淡淡的瞟了他一眼,“你换目标了?”

周色堇一头黑线,“得得得,我不问了。”

三个人喝着小酒,整间酒吧里过份安静了一些。

周色堇问她,“准备去哪里,决定了吗?”

被点名的藜芦放下手里的杯子,把手放在口袋里,“北京吧。”她说,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淡,冷静。

周色堇“哦……”了一声,语气阴阳怪气,听上去就不怀好意。

藜芦看着桌上的酒没理会他,也没有看顾泽漆。

在听到北京两个字,出乎意料的是顾泽漆。

他抬起头来看了眼藜芦,眉头微微一皱。

周色堇一分钟也坐不住,找酒保拿了吉他,坐在台上弹了几个音。

“好像没碰,都快生疏了。”他对着顾泽漆的方向说。

试了几个音,一首曲子反复弹了几次,弹错几遍,唱了一首英文歌《try》。

她听过女声版的,第一次听男生唱。

周色堇的音色很适合这样的旋律和曲调,听起来让人舒服。

一首歌结束,他意犹未尽的乱弹乱唱了一会,很享受舞台。

藜芦双手放在大衣口袋里,一双手捂了很久还是冷意横生。

这个晚上在临走前,顾泽漆唱了一首林俊杰的《她说》。

她说无所谓

只要能在夜里翻来覆去的时候有寄托

等不到天黑

烟火不会太完美

回忆烧成灰还是等不到结尾

她曾说的无所谓

我怕一天一天被摧毁

等不到天黑不敢凋谢的花蕾

绿叶在跟随放开刺痛的滋味

今后不再怕天明

我想只是害怕清醒

……

藜芦始终坐在那里,屁股下的皮质沙发被她的指甲挖出一个大洞。

到最后指甲被折断了一截,扯着手指都在疼。

我想只是害怕清醒,其实清醒的时候不好,要克制自己,还不如大醉一场把不该说的该说的都说了。

她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个胆小的人,偏偏这件事上让自己失望。

不是害怕指责和失望,是她自己底气不足,她自卑了,怕自己的感情对他来说什么都不是。

周色堇开了一辆很拉风的深咖色兰博基尼跑车。

他这人吧,变脸最快,一会一个模样。这会又在耍酷,玩帅。

晚上十二点多的时间,不乏有打扮清凉的美女,看到他的跑车,在看这人,争相上来搭讪。

被落单的只有他们两人,也许是这样一对俊男美女在一起,有眼力见的人都会识相的走开。

藜芦怎么也没想到他会重色轻友的丢下他们,带着美女去兜风。

最后只剩下她和顾泽漆两个人,只差在风中凌乱。

顾泽漆站在路边拦了辆出租车,拉开车门示意她上去。

告诉司机地址,付了钱,从外面关上车门。

“你不回去?”她降下玻璃,双手扶在玻璃上问他。

“不回顾家。”说完,从后面走了。

车子被启动,藜芦只能从后面的玻璃看到他越来越小的身影,直至看不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