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岁月掩于齿寒

136. 爱可否让人幻灭?

岁月掩于齿寒 圆圆圆圈 1056 2017-06-08 00:39:38

  他倏的抬起头,脸色难看的看着她,“你说什么?”

很震惊,脸上的愠色已经毫不掩盖。

这个时候藜芦还能轻笑出声,她轻轻一笑,像个易碎的瓷娃娃,“我问你喜欢我吗?”

“藜芦,这是你的新手段?至于做到这种地步?”他讥笑。

“什么?”她瞪大一双眼睛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你继续装?”他说。

藜芦反应了半分钟终于知道他什么意思,把手边能扔的东西胡乱扔过去。

顾泽漆也不躲,眼看着东西砸在他身上。

“你混蛋!”她冷冷的骂他,死死咬住自己的唇。

要走前,顾泽漆对着她的背影终究只有一句话,“对不起。”

藜芦闭了闭眼,关上门,把他和自己用一面墙隔开。

谁要他的对不起,她压根就不稀罕。

旅行和热情是旅行的的舵和帆,假如你的帆和舵破坏了,只能泛荡,漂泊或在海中停止。

以前她不是,她会想尽办法,如今她是,她想不出最好的办法,做不到全身而退。

喜欢一个不喜欢你的人是什么感觉呢?就像在沙漠里等一艘船,一边遏制着绝望,一边又怕它驶入正常的港湾。

其实你是知道船又怎么能开得到沙漠,只是期望的人不想幻灭罢了。

可笑的是沙漠不仅没有船只可来,就连绿洲也需要运气。

爱可否让人幻灭?

十二月的风雪中,她等春天,一边希望,一边绝望,等他回来。

七月份途经炎炎热夏,汗湿背心,她等他回。

突然想到一首诗,写与亡妻,“庭中有枇杷树,吾妻死其年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

平常语气,平常心情,却化悲凉心底入。

而今一颗树又郁郁葱葱,不知经历几夏几春,思念如树,只会更甚。

喜欢一个人的感觉,她始终不能诠释清楚,爱不是让人懂,是感受,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一言一行,说清楚道明白的分毫之差。

回了家,藜歆在等她。

藜芦叫了声“妈妈,”绕过她要上楼。

“你昨晚去了哪里?”她问,很少的生气,语气凌厉。

“在同学家里?”她淡淡的一说。

“还要骗我?”藜歆一双眼猩红,是真的生气了。

藜歆闭了闭眼,无话可说。

“芦芦,你什么时候存了那样的心思?”藜歆强忍着所有情绪,声音颤抖的问她。

她不说话。

“你知道你个女孩这样倒贴一个男人,是自轻自贱。”

“我愿意。”她轻声说,语气却坚定。

“北京别去了,出国,过两天就去。”藜歆强忍住不舍,强硬的替她做决定。

“不,我就要去北京。”仿佛一下被击到,她强烈的回击,反抗。

“你去北京也是为了他吗?”藜歆气得浑身发抖,这是她的女儿,从来舍不得说一句重话,如今情路要这样坎坷。

“是,我想和他在一起。”到现在她还是期望沙漠里的船只。

从前她自诩自己如何的聪明,现在看来不过也是个傻子而已。

“荒唐,你们太荒唐,芦芦,好的爱人会给人一生的帮助和好,坏的爱情会毁了你。”藜歆紧紧扶着沙发的一角不让自己跌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