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国师宠成记

第四章

国师宠成记 懒惰的小黑猫 1847 2017-05-01 02:34:54

  下了马车,拿出请柬,士兵看了立马安排我上了轿子,又走了许些路,终于到了书房“国师,请进”太监领着我走进书房。

“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万岁”我行了个礼,桌上的老头很是亲切的挥手“国师请坐”我坐到一旁的椅子上“皇上,关于东国和乌国,请皇上三思”老头眼眯,摸着下巴“朕可以每年进奉如何?”这还行,我点头“乌国若有难,请皇上必定帮此忙,若是东国,乌国也当定协助”老头也同意地点头。

“听闻国师年纪轻轻,还是以女子之身让人信服,有这般本事可否帮朕一个忙?”

“自然”在你的地盘还有我撒野的地方?

老头把我带到一间蓬荜生辉的宫殿,里外锁了许多锁,到了里室,一副棺材摆放,棺材板上还帖了许多鬼画符。

“这是吾儿的棺材,吾儿三天前走了,如今还在棺材里”

“……”

老头摸了一下棺材“不知为何,吾儿总有尸起现象,请国师看一下,吾儿生前可是怨气才这般不安灵?”

“……”我不是道士,我是国师,我不是太医,我是国师。

“不知为何,吾儿第一天竟有人看到他睁眼,朕就把棺材放在吾儿生前屋子,三天下来,房间经常有听不清的声音。”

“拆棺材”我把棺材上的黄纸全撕了,老头半信半疑地命人拆开了棺材,里面躺着一身紫色男子,眉清目秀,薄薄的嘴唇苍白,我碰了一下,冷得吓人,倒是长的不错,整张脸都是煞白的“叫太医”

“国师为何叫太医?”

“皇上,快叫太医,要快点”老头很听话地派人去叫了。

在我啃一个苹果的期间,太医顶着那张被撞得青紫的脸被拖来,哀怨地看着拖他的人,我指着棺材“皇子还未气绝,现在救他尚有生机”

老头听了我的话,一呆,立马把太医丢到棺材前。

太医把脉半天,脑袋上的汗水流湿了他的衣服,急急地拿出医箱的银针,我把苹果核轻轻一弹便弹到了太医的脑袋上,太医有些气愤地瞪了我一眼,继续手下的动作。

我百懒无聊地趴着看他们“国师救了吾儿,朕一定有重赏。”早就听说了东国三皇子死在三日前,皇上特意要本国师亲自去谈,原来如此。

我满意带着东国老头赏的钱财,还有十个美男回到客栈,老头派出一些兵护送我回国,本是想挽留我几日,但本国师没心情陪他玩。

我踏在交界处“这里离征国战场不远吧?小马”车夫应声是,如若本国师没记错,单青阳早就在一个月前就去和征国打战,虽是本国师记忆不好,但本国师很相信自己的直觉“去战场。”

小马惊讶地看了我一眼,但还是格外听我的话,马车缓缓往战场行去。

后面的人有些沉不住气,他们是来送国师回国不是打战,我想让聆秋随他们回去,聆秋不肯,只有一起带着了。

路程不是很遥远,再走一天就能到达,此时天已经全黑了,四周没有村落,只能在树林里住着,我走到十个美男面前,估摸着这次能卖给后宫娘娘有多少金子,这皇帝真是对本国师的胃口,一个美男正狠狠瞪我,我走到他面前,手指戳住他滑润的皮肤,由于被绑着,他只能咬我。

本国师迅速地把手指收了回来,又戳了他一下。

“你去睡,有什么事,本国师再叫你”守夜的士兵感激地看着我,跑去睡了。

我摘下草根,把它插在之前瞪我的美男鼻子,他模模糊糊地睁开眼,看见我眼神警惕,到了天亮,我看着他眼角的乌黑满意地回马车。

马车摇摇晃晃“姐姐,你不困吗?”聆秋眨巴着眼睛看我,我轻点头,外面传来骂声,我走出马车,看到昨天被我折腾一夜的美男,走起来随时都有摔倒可能,眼睛半眯。

“带他上来”马车停下来,小马揪着美男的后领,把他丢上车,聆秋一脸仇视地看着美男,美男也稍微清醒瞪我,马车缓慢摇晃前进,美男睡着了,前方传来战声,怒骂声,心里一丝不妙“小马停车”马车停了下来,我让他们在这驻扎。

随手拿走一把剑,挂在腰上“主子,出什么事吗?”小马问道,我摆手“谁也不许跟来,否则杀”聆秋有点想过来,却被小马一把剑抵在脖子上,有时候本国师真觉得习武是一件不错的事。

在本国师走累之前,终于到达沙场,本国师抱着剑,躲在树后,前面一大片军队“撤”只余下三三两两的士兵,那些士兵拿着剑到处刺在尸体上,看到自己的战友就拖走,待人离的只剩一个,本国师迅速抽出剑插在那个士兵心窝上,整个战场只有本国师一个人,本国师感到这一刻自己真霸气。

地上的尸体成百上千,翻找了许久,一张英俊冷冽的脸呈现在眼前,伤得很严重,把剑插回腰上,仔细检查他伤口,撕下衣角包扎后,背往树林。

快到树林,后面窜出一支队伍,人数较多不宜面对面碰撞,我只能背着他往小马的反方向跑去,刚踏进树林“姐姐……”我脚步一顿,立马抓起聆秋的手跑,树林最好的利处便是容易遮挡。

跑了许久,依本国师的话来说往这路跑绝对没错“姐姐,前面有个山洞”恩这就是我想要的了,我把聆秋塞进去,又把单青阳放进去,四处找了一些树枝和杂草遮掩住洞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