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国师宠成记

第二十三章

国师宠成记 懒惰的小黑猫 2400 2017-05-11 16:19:41

  “报!国师宣将军求见”我有些惊讶地看着士兵,宣将军是我派出去的细作,敌国的领头将军“你竟也识得宣将军?”士兵低下头笑道“父辈那年就是跟宣将军打得站,宣将军没少白照顾父亲”

本国师明了点头“让他进来吧”

“是”说完一个下巴长满胡渣,皮肤因长年打战而黑的中年男子扛着一个晕倒脸色苍白身上多处被打一身血腥味的女子进来“来人,快扶青戒去看太医”几个人把青戒扛走了。

“国师,是臣疏忽了,竟不知李牛叛变,请国师责罚”说完宣挑下膝单跪,本国师扶起他“将军辛苦了,本国师极不喜他人在下跪,快快起来吧,至于李牛他已经死了,即是死了便也不提罢”

宣挑站了起来“多谢国师”不过还是有些疑问地看着本国师“国师,曲心姑娘是如何一回事?”

本国师挥袖道“曲心是屈国的十一公主”宣挑皱眉“国师屈国从不曾说有过十一公主?”

本国师无奈笑道“她是由皇上和宫女一夜快活有的,当宫女还未有名分便被后宫各位嫔妃害死了,所幸没人去害曲心”宣挑明了点头“后宫果然是水深”

“何止后宫?皇上愧疚于曲心,便把她立为十一公主,但曾不认有这个孩子,因无人识得曲心便把她派到乌国来当小学医”宣挑问道“如是曲心姑娘便不用回国?”

“太医院里经常缺稀奇草药,便是一两个月不在也无人怀疑,曲心在宫外比宫中甚多”宣挑点头。

“相府嫡侯爷,季吴得知曲心的存在,便对曲心甚好,赵儿就是季吴给曲心的小名,只有季吴和曲心两人知道,想要用曲心的事以此来胁迫皇上,皇上怎么会乖乖束手,把曲心派回乌国,抄家相府”

宣挑有些目瞪口呆“国师果然英明”说完有对本国师行了个礼“还有季吴极喜蓝衣”本国师叹口气。

宣挑皱眉“国师,属下先告退,以免被发现”本国师点头顿了一下“把李牛葬了吧,本国师要回朝了”几个士兵把李牛的尸体扛来,宣挑有些悲痛“明日我军便战败”说完便扛着李牛走了。

第二日,本国师军队大胜对方投降,大家都急忙收拾东西好回去见亲人。

“国师,真是多谢国师了”青戒脸色尚未好,唇白地说道。

“伤好得如何了?”青戒也不在对本国师无礼了,恭敬起来“多谢国师关心,国师臣有一事不明”

本国师挠头“说”她看了本国师一眼别过头“为何国师不来打战,若是有国师那便无国反抗”本国师扯着嘴角沉思了一下“若是如此本国师的性命也便难保了,诸国都追杀本国师,本国师又该如何?”

她咬牙“是青戒冒犯了”

回到城里已是七日,还有三日乌寒便大婚,皇太后也从庙里出来,下朝后便把本国师叫道慈善宫。

“国师,哀家知道喜欢寒儿,但不能让你和寒儿在一起”皇太后说道。

“太后近来身体可好?”本国师没有理会太后刚说的话。

皇太后摘下手上的镯子,套在本国师手上“国师,哀家自幼便看着你长大,哀家知道国师心里难受,但是说了你和寒儿不适合,若是有一门好亲事,哀家定帮国师”

本国师无语,脱下镯子放在桌子上,和皇太后闲说着。

“太后饶命”一个镯子掉在了地上,宫女急忙跪下,估计宫女不小心倒茶把皇太后送本国师的镯子给弄掉了,碎了。

“来人,拖下去,斩了”太后有些阴霾地看着宫女,几个侍卫走了进来,本国师轻咳了声“太后,区区一个镯子,何必要杀人呢”太后叹了口气“即是国师帮忙求情,哀家便饶了你罢,拖下去打二十大板”

宫女有些发抖,转到本国师脚下“多谢国师,多谢国师”说完被侍卫拖走了。

回来的时候,还多了一辆马车,车上全是太后送给本国师的安慰品,小壁笑道“皇太后果然对国师好”

本国师奈了两日,这天早早地站在府门口,小壁去忙其他事了,一身雪白,一双美得过分的眼镜紧紧盯着本国师,对着本国师轻笑的男子走了过来。

“师傅”本国师奔着跑到师傅面前,师傅别扭地看着我“徒儿长大了,不及以前那么粘师傅了”

“师傅都老了,为何还是如此好看”本国师盯着那张祸国的脸“师傅老了?”说完这句话师傅跑进府里对着铜镜照了半天,小壁偷笑“那是主子逗大主子的,大主子容貌倾国倾城,就连府里的美男都及不上大主子的三分”

本国师刚想捂住小壁的嘴,师傅放下铜镜,看着我“五年不见,这国师府成了美男府恩?”本国师瞪了一眼小壁“师傅小壁逗你的”

后花园里“相传太子要成亲了?”本国师低下头,撇嘴“是,师傅乌寒的确要成亲了”师傅眼睛转了几圈,竟是嘴角微翘点头,我揉了揉眼睛,在看时以没了那抹笑意。

“国师”乌钰像本国师行了个礼,师傅脸色有些不高兴“这是四皇子?如今真是仪表堂堂,为何会住在国师府?”所有美男都被本国师移出去了,唯独忘了这个,本国师正愁着如何跟师傅说,乌钰就先开口了。

“这是大主子吧?四皇子已经死了,我是国师买来服侍国师的,不知为何很多人都说奴才像四皇子”师傅挥袖,拉着本国师的领子走。

“小壁,若是再让我看到这府中有一两个上眼的男子,下个月你就去茅厕打扫吧”小壁委屈地看着我,眼里的眼泪快流出来了,本国师也表示无奈,师傅是不是发烧了?

到了书房,师傅手上拿着一个旁墨里面是红色的“师傅,这是?”我有些不明地看着红色的东西,师傅轻点在我的脖子骨下“这是守宫砂”我看着守宫砂别扭“师傅为何要给我点上守宫砂?”

“为师担忧徒儿年少糊涂”本国师瞪着师傅,抢过师傅的手中的旁墨,放在一旁,继而又要把师傅的衣服拉低点,师傅被本国师一吓跌到了地上,本国师坐在师傅腰间,扯下师傅的衣服,拿起旁墨在师傅的身上也点守宫砂,师傅眼里竟是戏谑地看着。

这才想起自己坐在师傅身上,师傅上衣已经被我趴了,若是让旁人看见这副样子就是霸女硬上弓。

师傅坐起来,拉好上衣“徒儿为师都让你看光了,你该如何对师傅负责?”本国师顿了一下直盯盯地看着师傅的裤裆,师傅敲了一下本国师的头。

黄昏,师傅拉着本国师上了马车,今天是乌寒成亲之日想必宫中一定热闹,到了宫中许多人看着师傅,多数为女子,皇上为我们安排了皇后上面的位置。

“向圣国师,风貌未变还是依旧倾城,,今日本王爷敬两位国师一杯”本国师失神地看着那边被一群人围着的大红衣男子,王爷尴尬地站着看我“向宠国师?”

师傅拿过王爷手里的杯子“徒弟不适喝酒,便由为师代劳”本国师回头,刚要抢过师傅的酒,师傅就喝了下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