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耽美小说 同人耽美 白氏兄弟异闻录

四 参见

白氏兄弟异闻录 古里Z 2927 2017-06-10 15:46:56

  惨白的手指划破空气,迎面而来的枪林弹雨毫不避违,却伤不了敌方一根寒毛,锐利的银弧在半空中划出一道优雅的曲线。

“啊,抱歉。”话虽如此,不带一丝感情的声线中却没有一丝想要忏悔的意思,刀锋毫不留情的舞动着,用朱砂作为主色彩画出了一幅上等的艺术品。

“大家挺住——挺……呃……!”扯着嗓子指挥着队伍的指挥官突然表情一凝,就这么毫无预兆地倒地,没了生息。在他身后,一抹褐色收回了方才的动作,继而去消灭其他人类了。

两道褐色的身影如同鬼魅般,神龙不见尾的穿梭在人海中,游刃有余的身形以及悠游自在的态度在片刻间便激起了人群的骚乱,士气大落,又没了指挥官,一时间人心惶惶。

恐惧如同病毒般在蔓延。

一道弧状的血芒散开,带有独特腥味的液体溅落到了松软的褐发上,衣领上,袖子上,大地被血染,液体源源不断的向一处汇聚,不知沾湿了谁的裤脚。

柔软的长发飘洒,像极了绽放的蔷薇花。

盛开到了极致,美得快要腐烂。

这场由黑夜作为背景的演出即将华丽落幕。

将天与地撕裂成两个不同的空间的地平线上,一团黑雾袭来,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抵达战场。

“援……援军来了!我们都死定了——!”

“救……不要——啊!”

“血族,血族来了啊……”

两抹褐色默契的聚集到一块,紧接着,一道暗蓝的身影落到离他们不远处的一片较为干净的土地上,恭敬地单膝跪下,“王,久等了。”

对耳边不断响起的哀嚎充耳不闻,白函微不可闻的揪起了眉心。

“在下晁玻肖?,隶属亲王赤业枵大人的四位公爵之一。”见他们的两位王不接话,这位自诩公爵的血族识时务地进行自我介绍,在此期间始终低着头,面部轮廓埋藏在阴影之下。

“抬头。”

血族公爵顺从的仰起了脑袋。

柔顺的暗蓝色发微卷,似乎是嫌长而在后脑盘了个奇异的发型,长短不齐的刘海盖住了光洁的额头,血族特有的苍白皮肤衬出了一双奇丽的血红的瞳,拉长的瞳仁沉浸着浓浓的红,俊朗的五官。身着白色服装,修长的双腿外套着一双黑色长靴,简约的穿着既易于战斗,又不失来自贵族的优雅。

“晁玻肖?……”呢喃了一声这个名字,白函莫名觉得熟悉。

犹如上好的血液凝成的眸微敛,恰到好处的掩住了眼底一闪而过的担忧与喜悦,“枵大人派我来迎接二位殿下,前去重新认识血族。”

重新认识?双子面面相看,的确要重新认识一下。自苏醒以来,除了血族的四位长老和不久前刚订过契约的悦姬,他们还从未与血族有过接触。

“赤业枵?”这个名字也很熟啊……

白弥挑起一边的绣眉,自始至终没发任何话,瞄了眼不忍直视的战场,少有的深思。

自苏醒以来,只有不到四个月。虽是和血族的四位长老会过面,却从来没与四大亲王及其部下见过面。再者,短短四个月,他们的实力只恢复了不到千年前的十分之一,就连瞳色都没有变成血红而是停留在褐色,虽说对付这些虾兵蟹将是绰绰有余的,但若是与血猎家族的高层猎人或四大血猎人杠上,不但没好果子吃,就连逃跑都成了问题。

总而言之,目前的他们,只是有权无实的殿下、血族始祖的儿子罢了。

演出在月光的见证下完美落幕,血流成河的大地上,站立着的只有一片白色与两抹褐色而已。

“参见王。”像是一个领头,伴随着这句话的落下,聚集在大厅的血族无不例外地下跪,拜见他们刚苏醒的殿下。

代表着至高无上的王座上,两名褐发血族并肩而坐,宽大的坐席上,要容纳下两个单薄的身子还是绰有余裕的。

为首的是单膝跪下的四位血族亲王,不同的发色,相同的血瞳,各有自己独特的气质。

“我名叶幽纳流,见过殿下!”夹在中间的是四大亲王之首,银色短发不安分的乱翘,饶是刚睡醒那般松乱。较为稚气的脸部轮廓上恰到好处地镶嵌着精致的五官,两边小巧的耳垂上各挂着不同样式但打造精巧的铂金耳垂,银白的着装带着股少年特有的活力。

最与众不同的,是在他的左脸颊上,纹着显眼的银白火焰,夸张而繁琐的火焰几乎占领了整个左脸颊,却一点也不显得凶悍,反而给这个看似约莫十二三岁的亲王添上了几分可爱的味道。

显然是强压下了心中的狂喜,强迫自己冷静,但从流光溢彩的血瞳和话语之中,那份心情还是可见一斑。

“我名佴与一镠,见过殿下!”在叶幽纳流的左边,一名看似与双子差不多大的黄发血族亦是欢喜得不能自己。略长的刘海下,长着清秀的眉眼,套着卡其色的衣裳,俨是一位清爽阳光的少年姿态。勾起的樱色唇角,袒露着他当下的好心情。

雪白的脖颈上,垂挂下一条黄色宝石打造而成的水滴形吊坠。可能是他的宝贝吧,吊坠上的锈红色挂绳上,已经沾染上了块块锈斑,可那块水滴状的宝石却依旧倔强的闪烁着橘黄的光彩,其主人对这吊坠的珍爱也是管窥一斑了。

可能是什么重要的人送他的吧,白弥暗暗猜想。

“我名赤业枵,见过殿下。”相比前两位,这位排名老三的血族着实冷静许多。处在最右边的亲王恭敬地垂着脑袋,鲜艳的橘红色长发在、背后的地上铺开,宛如星点绽放的君子兰,温和有礼,才而不骄。

两边的侧发被别到了耳后,露出尖尖的耳朵,以及右耳上的橘色单耳钉。碎碎的刘海垂至细长的眉眼,上挑的眼角点着丝丝殷红,为他染上了稍许魅惑。

这是个成熟的血族,也是个危险的血族。

“我名衣末筱涔,见过殿下。”相对比之下,这个血族才算是个真正的面瘫。绝不亚于赤业枵的五官淡漠,但在怎么也掩不住眼底暗藏深处的欣忭。套着白手套的右手捂住心脏,似是在压抑着心底快要迸发的情感。

完美到挑不出一丝瑕疵的礼节彰显着他的良好教养,简洁大气的服饰暗喻着他的性格。从外表看来比赤业枵要小一点,若是在人类的道路上转悠,说不定会被认为正在就读某所大学的三好学子,尽管面部表情不够丰富,可指不定合了哪群妙龄少女的口味。

累人的会面仪式终是在双子的盼望下结束了,待十六位公爵劝退激动得不知自己身处何处的血族各代表后,亲王簇拥着兄弟俩回房休息。

“呐呐我说,为什么这地方这么大啊……绕来绕去的累死我了!”白函虚脱般赖在胞弟背上不肯下来。再次拐过一个弯道,白弥就连吐槽的力气都没了。

血族自产的料子细腻柔软,挂在身上如同一片轻盈的羽毛,负重小到可以忽略不计。两个一模一样的铂金皇冠斜挂在双子的左右发边,同样的服饰,装饰点缀的地方却不在同一处。

两个危险的极端,两个相像的极点。

“因为这原本是两位殿下的Rose·castle啊~”叶幽纳流蹦蹦跳跳地好不欢喜,一头乖张的短发随着他的动作一起一伏。好不容易他的殿下才回来了,任谁都会兴奋激动的吧?

“我和函的蔷薇城堡?”指尖点向自己的鼻尖,白弥一脸疑惑不解。以前的我原来喜欢这么绕的迷宫么?

佴与一镠举起右手摩擦着颈间佩戴许久的水晶吊坠,笑容灿烂如朝阳,“以前啊,弥殿下总是喜欢用瞬移到不同的地方和我们玩捉迷藏呢。”热闹的场景和轻松的笑声在脑海中一划而过。

“这样啊~”我就说我怎么可能这么蠢,还喜欢这么大的城堡呢~

“枵。”薄唇轻启。

“在,函殿下。”

“能跟我说说我和哥哥为什么沉睡么。”是因为休眠期么?但不可能会睡千年之久吧。

“……”一谈起这个,就连最活泼的叶幽纳流都不出声了,头顶的呆毛像是感应到主人的心情而蔫了下去,血瞳黯淡无光。笑点最低的佴与一镠也垂下了唇角,右手握着吊坠的力度暗暗增大,指关节因用力过猛而泛白。

气氛一下子沉甸甸的,空气都变得黏稠,令人感觉呼吸困难,四肢僵劲不能动,脚下的步子也不知在什么时候停了下来。

也不打断着昏沉的氛围,直到背上的胞兄昏昏欲睡,白函这才开口道:“好了,有什么事改天再说吧。哥哥困了。”

最先回神的是沉稳的衣末筱涔,“是,函殿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