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东山劫

第一章 眼里全是戏

东山劫 阿桃姑娘 1986 2017-05-01 14:04:28

  曾经你待我温柔如清风,我亦为你背井离乡;

孰知是戏还是真?

卢维纶如果这一切都是你设的局,将我全家掏空,只为了报仇,那么你如愿以偿了,我没有亲人了,我现在只有恨,可是我好累,我都懒得恨你了。

这一次,扬灵站在邮轮的甲板上,海里翻滚的巨浪随时都会吞噬掉患有海洋恐惧症的她,迎面的海风带着海腥味,给了晕晕的头脑猛地一击,扬灵她忽然一笑,可泪水早已经流满了面颊;

“你敢死试试?”卢维纶突然出现在身后,严厉的声音再次响起,可是扬灵的内心没有一点起伏,“扬灵,你敢死,我就敢让……”

“让我弟弟给我陪葬吗?”扬灵笑出声,“卢维纶你还打算骗我到什么时候?我弟弟小肆已经被你折磨死了!你还要骗我?”

卢维纶脸色极其难看,震惊地看着扬灵,她的眼里没有恨意没有希望,是死灰。

她绝笑着回着头,嘴里吐出绝望的话语,红白相间的纱裙在风中起舞着,一步一步跃向了深渊。

卢维纶永远也忘不掉扬灵笑着说出生前最后的那句话:“维纶,我曾经那么爱你呀,可是你眼里全都是戏……”

是啊,我爱你就好像雨季,永远如期而至;

我爱你骄纵我的模样,我任性也只是想撒撒娇;

是啊,我不及她半分好,那你为何来招惹;

为了复仇,你也不必骗我身心;

我没有恨你,我只是恨自己,恨自己恨不得你死却办不到;

我从来没有这么深得怨气,难过到发抖;

卢维纶惊慌地伸手去抓,连衣角都没有抓到,扬灵连同那些过往的,好的坏的,一起葬入大海,深蓝色的海水翻滚着,去向无敌的海岸线,水天一线之间,也许会有奇迹发生吧;

“她自求多福吧,你已经打算要放过她了,不怪你,维纶。”她端着高脚杯出现在他身后,目含春光,却尽是不屑;

“是我把她逼到绝境,把她逼到这一步,可是她连恨都不想恨我。”

卢维纶和扬灵相识于这一片海,结束于这片海,也算是回到了原点;

回到原点…

眼角的水的痕迹还未干涸,她好像泡在水里很久了,那一片蓝色的海洋,波光粼粼的竟然没有波涛;

她不记得她到底喝了很多水,她在水中沉睡着,意识却是惊恐不已,一度以为自己要溺水死掉;

她吃力地眨了眨眼睛,一丝丝光透过玻璃进来,旋转的天花板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她偏一下头就十分疼,索性闭上眼睛,脑颅一片空白,自己是死掉了吗?怎么好像还活着,难道被卢维纶抓回去了,死都死不了。

她手伸出被窝抓闹钟,却发现手背上的针孔都不见了,怎么回事?

还有这里,这个房间,还是东山律,还是她的塔楼;

她从床上跳起来,绕着屋子一圈,惊喜地拉开百宝箱,里面所有的东西也都还在,她觉得即便这个是梦,她也认了,她宁愿一辈子不醒过来;

一阵敲门声响起,“小姐,小姐,卢先生过来了”是阿蔷的声音!

扬灵激动地拉开门,不由分说地紧紧抱住阿蔷“阿蔷,阿蔷,我好想你,我好想你”

小姐这带着哭腔的撒娇,阿蔷在想这又是要搞哪一出?又要她配合她离家出走?

“小…小姐,卢先生过来探望你了,老夫人请你下楼去”阿蔷吞吐出带的任务;

“卢维纶?他过来干嘛”扬灵警觉地放开阿蔷,眼里都是提防防备;

“小姐,你不记得了,少爷生日会那天,你落入海中,是卢先生救了你呀”

生日会?卢维纶救我?落入海中?这些情节不是…

“十九岁生日宴吗?”扬灵难以置信地探问道,“小肆的十九岁生日宴?”

“是呀”

“阿蔷,今年是多少年,现在是几月份!”

“小姐,你烧糊涂啦,现在是2012年,11月份呐”

那不是5年前的事情了吗……

难道说这不是梦,不是梦里花,是上天重新给了活的机会,她重生了?!

扬家是是京州的望族,向东踞东山,建了一幢别墅,取名东山律,扬灵住在东山律山水阳光最充足的塔楼,一览众山,外界都传说谁人住在塔楼,谁就是未来东山律的主人。

东山出名门,律人不得已;

她若有所思地走下楼,想着怎么跟“初次见面”的卢维纶问好,她实在不待见他,装都不想装的那种不待见。

“扬灵啊,快过来,”奶奶招呼她,“前几天救你落水的卢先生过来看你了,还不快过来谢谢卢先生。”

扬灵皱了皱眉头,不情愿道:“奶奶,孙女其实不用落水的。”

卢维纶显然也被她这莫名其妙的一句话镇住了;

“孙女只是看到卢先生一时慌了神,所以,才一不小心落水的……”扬灵作势挽着扬奶奶的手,撒娇地打趣道,眼神妩媚地盯着卢维纶,活脱脱一个迷妹的表情;

这扬家的孙女一句话呛得卢维纶不知道怎么回话,来的路上还真的是没想到会遇到这样的扬灵,有点意思。

卢维纶依旧很绅士,与扬灵笑笑就过了,老夫人便话家常,问卢家近况。

他,作为卢氏的未来继承人却仿佛是个外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