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中洲志:羽帝龙女传

一(2)碧眼赤金兽

中洲志:羽帝龙女传 林溪语 2254 2017-05-01 14:11:49

  "啊嚏~"一个响亮的喷嚏,"啊嚏~今天是什么日子怎么这么多人念叨我啊?"我一边自言自语一边紧了紧领口。

脚下的矿锄不紧不慢地消磨着灵矿。

我半蹲下来,认真地打量着这个刚炼制出来的新玩意儿。这个可是我按着三哥给的图纸做出来的,据说挖得矿越多越是有灵性,到后来还能自己去寻灵矿的。三哥当宝贝一般在我生辰的时候送给了我。

作为三哥赠我图纸的回报,我变做三哥的样子替他赴了美人之约,再顺利地替他打发了美人。待美人走后,我屈指郑重地数了数,这已经是这个月的第八个了。于是我得出了一个伟大的结论:三哥喜欢男人!

三哥对我怒目而视道:"你才喜欢男人!"

我想了想说:"三哥!我觉得我若是喜欢上一个男人那也是正常的!"

三哥好风雅,听风赏月、观雪品茗、种花酿酒、谈诗论道……我称他"当真真举世无双雅公子"。三哥摇摇折扇,冲我抛出一个勾魂的眼风说:"还少了FENG流(这个词不准我用呵呵)美男子。"我摸了摸手臂上的鸡皮疙瘩,不寒而栗!

我自幼跟着三哥身后转悠,他的这些个FENG流做派(这个词不准我用呵呵)我也沾染上不少。忽然有一天突发奇想又喜欢上了炼器。

我以为炼器最重要的是先要有一副炼器的样子。比如一个衣袂飘飘有出尘之姿的妙龄女子,若是扛着矿锄奔走于山野间,穿梭于荒野中,就很不成样子。所以先得变做一个男儿身,这样奔走江湖也方便些。三哥和我本就有七八分相像,我帮他打发美人时扮他也扮得熟悉。所以这一身紫色长衫的男装是我挖矿、炼器、行走江湖、闯祸惹事的不二之选。

此刻,我正在山间验收我炼制出的新矿锄。当然我本着尽信三哥不如不信三哥的原则寻思着应该再炼制一个能自己收装的袋子来配成个一套还是再将这锄头改一改。

忽然一阵清风,耳边"哒哒"两声轻响,灵矿前头多出一双穿着黑色长靴的脚来。我顺着往上看,黑色的长袍、黑色的腰带、黑色的发带。可惜阳光透过树梢依旧刺眼,看不清楚来人的样貌。我见他一身黑色打扮,不由笑道:"兄台可是为了耐脏?"

来人也半蹲下来,我看清楚了他的模样。剑眉英挺、目若朗星,只是挺直的鼻梁下嘴唇显得凉薄了一些,周身散发出一股子孤傲清冷的味道来。

"这赤金灵矿我寻了许久,你将它让给我,我另拿东西和你换如何?"耐脏兄倒也直接。说罢,他手边已经多出一个白玉小瓶儿和一把矿锄来,"这是九香丸,对你我修习之人都有益处。这把矿锄比你那把快得多,再遇着灵矿你就不用守着你的锄头费工夫了。"

"这矿我本身也用不上,权当磨磨我的锄头,你想要也行。不过得等!等我的矿锄挖下灵矿,你可愿意等?"我看耐脏兄虽然冷漠但是也不讨厌,倒也愿意做个人情给他。

耐脏兄盘膝坐下,在灵矿旁边闭目养起神来。看样子是默认了我的提议。

矿锄"丁丁当当"地消磨着灵矿,耐脏兄忽然睁开眼睛,我瞧他欲言又止。想是他不耐烦了,于是说道:"快了!快了!莫着急!"

耐脏兄就又闭上了眼睛。

又过了一炷香的时间,耐脏兄忽然猛地睁开眼睛道:"快跑!"

我急忙收了矿锄。

果然一头威风凛凛的赤金兽携着雷霆千钧之势就冲到了面前。毫不客气上来就是一爪,我仗着身手敏捷灵巧避开。然后对耐脏兄道:"我拖住它,你快去取赤金矿。"

"你我联手都斗不过它,快跑!"

"叫你取你就取,别废话!"我急道,"打不过,拖个一时半会儿是没有问题的!动作快点!"

"多谢!"耐脏兄也不含糊,一边道谢一边冲向了赤金矿。

赤金兽被我缠住一阵子,耐脏兄已经挖取了赤金矿。对我喊道:"好了!快跑!"

赤金兽气得仰天长啸,这怒气居然激得它额间开了第三之眼,我暗叫不好,难怪今天喷嚏不断。居然可以把赤金兽气得升了级,我居然有这能耐!

赤金兽若是开了第三只眼,便叫碧眼赤金兽了。那碧眼中射出一道光,击中了我的左肩。我心道:"糟了!"却发现不痛不痒!正自纳闷且窃喜时的那么一呆滞,碧眼赤金兽的爪子已经实打实落了下来。这真是一悲一喜又一悲。

说时迟那时快,耐脏兄很义气地拉了我一把,我被他拖着就地一滚,躲了过去。

不等碧眼赤金兽的第二爪袭来,耐脏兄已经拖着我奔出了百米。

"逃命会不会?"耳边传来耐脏兄的声音。听来是颇有嫌弃之意了。

"不是特长!可以试试!"我说完也不理他,径直逃命去了。

耳边风声林响,碧眼赤金兽的声音越来越远,最后几不可闻。想是耐脏兄和我去了不同方向。他身上带着赤金矿,碧眼赤金兽定是奔着他这个主谋去了。

我枕着双臂,躺在一块巨石上休息,不想淅淅沥沥下起雨来。后来雨势越来越大,从淅淅沥沥变成了滴滴答答,眼瞅着就有劈劈啪啪之势。没法,我只好在附近的山腰处寻了一个还算敞亮的山洞。外面天色渐暗,雨雾蒙蒙。我掏出一块星石悬浮空中,星石发出淡淡的光芒。比之洞外的苦风凄雨,洞内显得温暖又明亮。

忽然左肩传来一阵疼痛,我才记起来,碧眼赤金兽开第三只眼时确实有一道光芒刺中了我的左肩。却不知为何过了这么久才发作起来。

又一阵疼痛袭来,我额头上渗出了细密的汗珠。紧接着左肩处如火烧般焯烫,又如撕裂般疼痛。我咬牙忍住,半跪在地上,额头上的汗珠岑岑而下。

“还是被那畜生伤到了?”陌生却又好像听过的声音。

我心中一惊,居然不知道有人进来了。我勉力抬头,看见耐脏兄站在我面前。我想咧嘴笑笑,却疼得连扯开嘴角的力气也没有了。

耐脏兄过来二话不说撕开了我左肩上的衣裳。

“无礼!”我顾不得疼痛开口斥责道。只说了两个字就疼得抽气。

耐脏兄检视了我肩上的伤,道:“还好那畜生刚开碧眼,不然你的左臂就废了。我出去找些药材,你若撑不住就昏睡一阵。洞口我布了结界。”耐脏兄说完好像往我口中塞入了一粒药丸。

我躺在地上,脑子里已经一团糟糕,林林总总的人和事在脑中闪现,走马灯一般。最后终于昏睡了过去。

洞中石板有些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