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中洲志:羽帝龙女传

一(5)诚实的玉蜻蜓

中洲志:羽帝龙女传 林溪语 2551 2017-05-01 22:22:21

  此刻我正穿着新生的浅蓝色衣衫,端端正正地站在小叔叔面前。这颜色像天空,也像浅海处的颜色,倒是挺好看。

小叔叔的手边放着三哥给我的多宝囊,里面装着法宝、符文、丹药,是三哥怕我吃亏,临走前送给我的。现在一并被小叔叔没收了。我虽然心疼,却不敢申辩。因为小叔叔说来此学习修炼,并不需时时与人争勇斗狠,更不能依靠法宝丹药,需得脚踏实地修炼,需得收敛心性悟道。带的东西越多越容易干扰修行。

小叔叔见我这般,上下打量我一阵,笑道:"不错,不错。"

我不明白他说的不错是个什么意思,也跟着笑笑。

小叔叔问我:"你身上带着幻石吧。"说罢伸出手一招,我身上的那块儿幻石就到了他的手中。只见他伸出两根手指一边施咒一边说道:"院中长老都是怎样的修为,一眼就能识破你身上带着幻石,也就能识破你的真身。这样才能瞒住你的那些师傅和院中长老。"

说完,又将幻石递给了我。我一看,幻石已经变成了随身佩戴的玉玦模样。我心想:玉玦遇满则缺,满者为环,缺者玦。这是在告诫我不可自以为是。

我作一揖道:"小叔叔的话我记住了。紫珺定会谦和恭让,尊师重道,绝不会自满自大。"

小叔叔点点头,又道:"从现在起你是秋绵,你虽然住在我这院中,也不可再叫我小叔叔。"

"是,师傅。"

小叔叔师傅点点头。挥挥手示意我可以出去了。我恭敬地退下,颇有如释重负感。

又过了一会儿,便来了一个师兄给我讲了讲学院中的规矩。他讲得板正,我表面上也听得认真。

终于,一上午漫长的说教过去了。我心中已经觉得三哥的这个入学避婚的点子太糟糕,实在太糟糕!

下午小叔叔师傅终于开恩让我去学院各处逛逛。我便喜滋滋地去了。星罗学院岛屿众多,有如星子撒落夜空,各处岛屿分布极广。我现在处的这岛便是其中最大的一个,也是弟子最多的一个。信步而走,各处皆可见年轻弟子。因为是迎接新生的日子,所以院中管理也不严格。我看见有三三两两的弟子向着同一个方向跑去,就问道:"师兄去干什么?"

那师兄道:"前面斗宝呢!"

我一听来了兴致,也朝着那边走去。不一会儿就来到一个院落前,只见院中挨挨挤挤站满了人。我好不容易挤了进去,找了一个靠门边的位置站好。

只见略高的两块石头上,两名身着宝蓝色衣衫的师兄正争得厉害。因为他二人站得比其他人高,嗓门又大。所以,就算我只能刚刚拣个进门处的地方站着,也能听得清清楚楚。

"就你这破玩意儿也敢说比得过我的金钢圈?"豹头环眼的师兄看起来威猛刚健。

"什么叫破玩意儿!我这玉蜻蜓可是个有灵性的!比你那破圈子不知道强了多少倍!"这个师兄文质彬彬,宝蓝色长衫倒是穿出来几分味道。

"哈哈,好个大言不惭!就这么个小玩意儿,逗新来的师妹开心还差不多!"豹头师兄讥讽道。

人群中顿时爆发出一阵笑声。

文质彬彬的那位师兄白净的面皮红了红,看来是有些怒意了。只见他举起右手,掌心上确有一个小小的东西。因为隔得远,所以看不真切。又听见那位师兄念道:"玉蜻蜓,这院子西角有几株枣树。你可知道哪株枣树红枣多?哪株青枣多?"

那小东西振着翅膀上下飞动,看样子是说知道了。

文质彬彬的师兄又道:"那你就歇在红枣多的那株枣树上去吧!"

玉蜻蜓便扇着翅膀去了。

立刻便有其他的师兄来到枣树下只略一看,就知道哪株枣树红枣多。那玉蜻蜓果真真就停了下来。

豹头环眼的师兄嗤之以鼻:"我说老温,你这蜻蜓除了能数个枣子,还能干什么?不过是有点灵性,我看还是个逗小师妹们开心的玩意儿。"

"李师兄你这话可说对了!"银铃般的声音响起,我看众人的目光都朝那边的月洞门去了。可惜我站得远,看不见声音的主人。

"师兄们整日炼出的宝贝都是为了打打杀杀,我看这个玉蜻蜓就可爱得很啊!又精致又聪明!"

"呵呵,原来是严师兄和薜萝师妹来了。"豹头环眼的师兄道,"我说老温,难得薜萝师妹看得上你的小玩意儿。不如就送给她吧!"

薜萝笑道:"我倒是真喜欢这玉蜻蜓,不如温师兄让给我,我拿个什么物件和你换吧!"

"薜萝师妹可别忙。这玉蜻蜓是真聪明还是假精灵,我们还得试试。不如让它找找这里容貌最美的女子。"李师兄又道,"若能找对了,你再和他换不迟。"

薜萝知道李师兄是故意要让她在人前出出风头,低笑不语。

院中众弟子早已七嘴八舌地起哄了。

那文质彬彬的师兄显然不愿意,可又碍于众人情面,只得道:"玉蜻蜓,这院中容貌最美之人,你可去停歇在她头顶之上。"

玉蜻蜓果然又盘旋着振翅飞起,朝着南边的月洞门而去。我此时已经爬上一座假山,和其他几名弟子凑在一起居高临下看热闹。只见南边的月洞门处确实站着一个漂亮的女弟子。旁边还站着一名身着浅青色衣衫的男子,那男子也有一副好模样。我自思量着那玉蜻蜓会停在女弟子头上呢?还是会歇在男弟子头上呢?

耳边已经传来小师兄们七嘴八舌地议论声:"容貌最美,当然是姬妧师姐啦!"

"这院中!你没有听呀?那肯定是严师兄旁边的薜萝师妹啦!"

"我倒是觉得薜萝师妹更漂亮啊!姬妧师姐太过冷漠,还是薜萝师妹活泼可爱,招人喜欢!"

"你们看,这明摆着是李师兄要讨好薜萝师妹和严师兄咯!"

信息量太大,我一时有点反应不过来,追问到:"此话怎讲?"

"废话!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小师兄头也不回地抢白我。

"师兄就当我不是明眼人吧!"我一副受教模样。

"薜萝师妹喜欢严师兄,可是严师兄好像并不太喜欢她。但也不是一点也不喜欢。反正是捕风捉影,扑朔迷离。总之就是看不出喜欢也看不出不喜欢,应该还是喜欢。"我心想,这个小师兄真不是一个能把八卦说清楚的好师兄,他又接着说道,"你想呀!女子当着众人和自己喜欢之人的面儿被赞美,那是多么欢喜。这不就是讨好了薜萝师妹吗?"

"那讨好严师兄呢?难道玉蜻蜓落在严师兄头顶上也是一个效果?让严师兄当着众人面被赞美?"我继续追问。

"你傻不傻?我说你傻不傻?哪里有说男子貌美的道理?这玉蜻蜓一定是落在薜萝师妹头顶!"小师兄已经觉得我孺子不可教。

"呀!"众人又一阵惊呼。只见玉蜻蜓兜兜转转向着我们站着的假山飞来。

"呼啦啦"那玉蜻蜓不偏不倚,歇在我的头顶上。

院中一片寂静,我愣了片刻,用手指将它拈下来,尴尬地笑道:"这个做不得数!做不得数!"

月洞门下的薜萝师妹小脸儿一红,一咬嘴唇,一跺脚,转身跑了。那青色衣衫的严师兄注视着我,脸上看不出喜怒。

我心道:坏了!惹怒了佳人还惹了佳人的情郎。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我讪笑着将手中的玉蜻蜓放在刚才与我讲八卦的小师兄的头顶上,然后跳下假山,一溜烟儿跑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