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中洲志:羽帝龙女传

一(13)遇到一个这样的人

中洲志:羽帝龙女传 林溪语 2171 2017-05-04 20:08:17

  其实每个人晚上都是要做梦的,只是有人醒了以后记得晚间梦境,而有人记不得了。

是啦!我又闯祸了,又受伤了。母后将我抱在怀中,细致地替我包扎伤口。每当这时候,我就不叫母后为母后啦,我叫道:“娘,娘,阿绵下次不闯祸啦!你别生气,你别生气啦!”

母后不理我,我忽然想到一件顶重要的事情:“娘,阿绵以后不闯祸了。你别想着要给我定亲啦!阿绵在学院中一定刻苦勤奋。”

母后还是不理我。

我没办法,只得妥协道:“那就定亲吧!定亲吧!定吧!”一般我这样没有原则的唠叨,母后就会反过来劝我。

果然,母后生气了,用手指弹了我的额头道:“你想和谁定亲?”

我嚷道:“痛!痛!”

我揉揉额头,睁开眼睛一看,天边已经露出了鱼肚白。密林中雾气将散而未散,一丝丝白色柔絮缠缠绕绕、回回旋旋在林中与棵棵大树痴缠。

母后不在了。只有林墨轩坐在一根高大粗壮的树干上,而我躺在他的怀中。

我想挣扎着起身,却“哎哟”一声起不来。

林墨轩不管我,只问道:“你想和谁定亲?”

我一愣,居然正儿八经地答他:“我想遇到一个人。在遇到他之前,我从未想过要和谁定亲;在遇到他以后,我定亲再也不用想要和其他人。”

“那你遇到那个人了吗?”林墨轩问得很认真。

“没有!”我回答得也很认真。

“所以,你到星罗学院是逃婚?”林墨轩问我。

“哇!不要说得那么难听!谁逃婚了?还没有定亲呢,哪里来的婚可以逃?进学堂也是很无聊的,我这个叫两害相权取其轻。”

“因为你经常闯祸累得你娘亲操心,所以她想为你定一门亲事?这倒不是个好主意。”林墨轩说道。

“哦!你也这么想?”我兴致勃勃地问。

“对!依你的性子,定了亲一样闯祸惹事。怕是还会累计夫家。”林墨轩道。

“我……”

“你乳名叫阿绵?”林墨轩话锋实在转得太快。

“是绵绵细雨的绵绵。也可以喊阿绵。但是你不能喊。”我没好气地回他。

“绵绵。”林墨轩唤我。

我懒得理他。

“阿绵。”林墨轩又叫道。

我翻给他一个白眼。他笑笑不说话。

我忽然记起昨晚我是出来寻柳伊默来着,于是抬头问他:“柳伊默呢?”

“严弈羽护着她回去,没有问题的。”

我“哦”了一声。

忽然林墨轩就变了脸色道:“倒是你!你逞什么英雄?我不是叮嘱过你,在原地等我吗?”

“啊!我是怕柳伊默迷路了。”

“那就两个人一起迷路?”林墨轩道。

“凶什么凶?大晚上的,那么黑。谁知道你去了哪里?什么时候回来?”我怒道。

“金盏花和银盏花落地为泥,我去取了来本是想做件好玩的东西送给你。”林墨轩一边说一边从他的多宝囊中取出一块泥。只见这块儿泥在他的手中一会儿就捏出个少年模样的泥塑来。

林墨轩取出鼎炉。

“你要开炉炼丹呀?”我问道。

他把我轻轻放在树干上斜躺着,然后腾出手来打开鼎炉将泥塑送了进去。片刻功夫开鼎取出。

只见一个闪着七色光彩的少年塑像就被送到了我眼前。我伸出被他包得像猪蹄一样的手捧着道:“真漂亮啊!”

“有这样夸自己的?”他反问我。

我仔细一看,那少年长得果然就和我一般模样。

“啊!还有香味呀!”

林墨轩笑了笑。

“啊,是了!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我吟道,“谢谢你啦!真是漂亮,可惜我没有多宝囊,你先帮我收着吧!”

“你为何没有多宝囊?”林墨轩问道,然后又自问自答,“是了。定是你师傅怕你仗宝欺人,为非作歹所以收了去。”

提起我被小叔叔师傅收走的东西,我就特别生气。于是我怒道:“你还是个炼丹师,连包个伤口也不会。你看看,你看看。我的两只手能动吗?”

“右手划得皮开肉绽,左手左臂被咬得血肉模糊,险些伤了经脉。我给你敷了药再给你裹严实,是为了好得快一些,也不要留下疤痕。”林墨轩脸色有些难看。

“你的脸色是六月的天呀!怎么说变就变?一会儿一个样,一会儿一个样?”我故意气气他。

林墨轩不说话。

“你生气了?”我又问道,“真生气了?”

“我是气我明知道你胆大妄为,做事莽撞却不把你带在身边。”

“咳咳……”这话明明是透着关心的,不过听起来总觉得怪怪的。

片刻的沉默显得有些尴尬。我又轻咳一声道:“你为什么单独把我带出来了?”

“你受了伤,夜里怕你胡说。”林墨轩答道。

我的脸红了红又问道:“他们呢?我们什么时候回去?”

“回去做什么?”林墨轩淡淡地说道。

“完成任务呀?”

“就你现在的模样,我只想你醒了就带你离岛。”

“千万不可,千万不可!”我叫道,“什么叫一世英名毁于一旦。你可别做傻事。”我可能有些急切,说起话来感觉有些颠三倒四。

“你是紫师尊的亲传弟子,文考得了第一。武考共两科,这迷雾岛的任务就算最后一名也不影响你留在学院。”

“还是不行,万万不行。我走了,柳伊默她们怎么办?”我急道。

“你现在就算留下来,也没有什么用。”

“我是手受伤了,又不是脚。跟着走个路总行吧?我留下来没有用,可是你还得留下来呀。不然她们真的只能陪着我当最后一名啦!”我急切地说道。

林墨轩傲然道:“其他人的事情与我何干?”

“你!你!你!咳咳咳……”我气得一阵咳嗽。这真是,不讲理的天天有,今天遇到的特别横啊!我一咬牙,忍着痛,翻身下树。以我现在的状态,怕是落下的时候会很难看。

林墨轩先我一步落地,接住我道:“你干什么?”

“放我下来!我自己回去!”

林墨轩看着我半天,最后放下我来,道:“回去可以,只是不能再随意乱走。不可离开我的视线范围。”

我举起我的“猪蹄”指着他道:“我也有要求!不准再随意抱我,两个大老爷们儿搂搂抱抱成何体统?当然,你明知道我是……那个,还搂搂抱抱就更不成体统了!昨晚事急从权就算了!从今天起,从现在起,不可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