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中洲志:羽帝龙女传

一(14)又见玉蜻蜓

中洲志:羽帝龙女传 林溪语 2602 2017-05-05 16:45:47

  等我们回到昨夜驻扎之地时,看到了双眼通红的柳伊默,面露喜色的雷鸣、田伊儿,一脸焦躁的云家兄妹一队和紧皱眉头的严弈羽。

雷鸣托住我那包得严严实实的左手道:“怎么伤得这么重?昨晚就听柳伊默说你为了护着她受了伤,没有想到这么重!”

“秋绵,谢谢你救了伊默。”田伊儿真诚地道。

柳伊默双眼红肿地看着我,我看到她的头发已经梳理妥帖,头上插着一根木头簪子,于是说道:“啊,是了!昨夜损了你的玉簪子。等回岛我买根新的给你。”边说边习惯性地伸出右手比划着。我那包裹得厚厚的右手看起来有些滑稽。

柳伊默不说话,只是那样看着我,看得我很不习惯。

“昨夜你们去了哪里?为什么不直接回来?”严弈羽皱着眉问道。

“啊!我痛得厉害,就央求林师兄容我休息一宿,天亮再走。”其实昨晚我早就昏睡过去了,只是此时不得不编造一个合适的理由。

严弈羽仍然皱着眉,不置可否。

云萱道:“严师兄,现在林师兄和秋绵都回来了。看样子秋绵也需要好好休息,不如我们就上路了吧!”言下之意是不要在此再耽误时间。

云翼附和道:“是啊,严师兄。”

“啊!快走吧,快走吧!”我也催促道,“你们也该继续完成任务啦!”

“秋绵两只手都受伤了,柳伊默也受了伤。理应相互扶持帮助。我们和他们一起。”严弈羽对云家兄妹道。

“不必!”林墨轩拒绝得斩钉截铁。

一时间气氛有些尴尬,两个身着青衫的高阶弟子对立相望。一个剑眉星目,冷傲孤清;一个清逸雅俊,气宇不凡。

忽然严弈羽开口道:“秋绵,那日请你重画一幅小像。如今你右手伤成这个样子……我看……”

听严弈羽提到小像,我抽抽嘴角道:“多谢严师兄美意,不如我们就两队同行。”

“秋绵,你双手俱伤,你们这队必然不能拔得头筹。你何必要拖我们后腿?”云翼怒道。

“雷某亦不愿和心胸狭隘之人同行。”雷鸣昂头道,“你们请自便。”

“对!我们本就不需要帮助!还有我和雷鸣在!”一向天真可爱的田伊儿此刻也语气坚决,倒是出乎我的意料。

“秋绵,你怎么说?”严弈羽看向我道。

我磨磨牙,看向雷鸣和田伊儿道:“虽然我们确实不需要帮助,但是你们接受帮助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

“秋绵!”雷鸣叫道,“你不必为我们考虑,我就没有想过要争劳什子的第一。”

云萱发出一声冷哼,正想说什么。被田伊儿鼓起大眼睛瞪了回去。

哎……真是越说越说不清。我索性抬起两只缠着厚厚纱布的手道:“上路吧!”

接下来的事情就顺利得多了,卷轴上的任务被一一完成。两队同行却往往互不理睬。一路上云家兄妹几次想冷嘲热讽,都被田伊儿顶了回去。我才晓得小丫头伶牙俐齿的厉害。雷鸣和柳伊默发挥出了超常的水平,我们虽然只有三人出力,却每次都能和严弈羽一队旗鼓相当。看着一条条闪着金色光彩的任务,我虽然举着“猪蹄”出力甚少,心中也颇有成就感。

我找机会悄悄问了柳伊默,她点点头告诉我幻石已经找回来重新带在了身上,所以再没有受到迷雾蝠的攻击。至于迷雾蝠为什么要死命攻击她,我想人人都有秘密,也就没有再问了。

第五天的时候,我们完成了最后一个任务,离开了迷雾岛。各队上报成绩,我们两队都不算太好也不算太差。云家兄妹显然对这个成绩很不满意,招呼也不打转身就离开了。花子荣和罗浩然向着众人告别也各自离开。

雷鸣扭动着颈脖道:“累死人了!我要回去睡上一觉。这几天别来打扰我!”

“谁要来打扰你!”田伊儿笑道,“你回去倒床作雷鸣吧!”

众人哈哈大笑。

我撅着嘴回到了小叔叔师傅的院子。当然这撅着嘴是做给小叔叔看的。言下之意是若不是你收了我的多宝囊不还给我,我至于如此狼狈么?这次差强人意的成绩,小叔叔师傅你“功不可没”。

小叔叔看着我的模样,笑道:“这般模样是做给谁看的?”

我举着包得依旧严实的双手不说话。

“听说你每每闯祸,认错比谁都快。每每受了些委屈,装出一副模样也是比谁都可怜。”小叔叔师傅说着,右手一挥。一柄短剑便浮在我面前。

“这剑长二尺八寸,取二十八星宿之意。名曰:摘星。”

我看那短剑剑刃锋利,造型古朴,透出一派沉稳大气。一看就知道是件好宝贝。心中喜欢,却仍旧撅着嘴巴问道:“可是要送给我的?”

小叔叔师傅轻扣我的脑门道:“得了便宜就不要卖乖了!快回房修养着,三日后便又要入学了。”

我喜滋滋地捧着短剑回房了。

得了一件宝贝就已经很高兴了,而令我更高兴的事情是,严弈羽要外出历练了。想想从此少一个人追着你问东问西,迫得你差点露出马脚。是多么美妙的一件事情呀!

那是回主岛后的第二天。春日的阳光令人贪恋,我正躺在后院的大青石上晒太阳。田伊儿来了,说要请我吃酒。我便举着“猪蹄”喜滋滋地去了。到了尘寰岛的“云来居”。田伊儿大方地要了三楼的一个包间。我问道:“雷鸣他们呢?”

门开了。

我抬头一看,严弈羽进来了。我顿觉心塞:田伊儿你坑我!

严弈羽大大方方地坐了下来,第一句话便问:“手上的伤怎么样了?”

“右手好得快一些,不影响画画,不影响。”我答得尴尬。

严弈羽笑道:“先前和秋师弟开过一次玩笑,没想到秋师弟如此介怀。”

我嘿嘿笑笑。

严弈羽又道:“之前师兄的言行令秋师弟为难,是我的不对。今天专程托田师妹请你出来。是想给你陪个不是。”

我看了一眼田伊儿,她冲我笑笑,我看她笑得有点心虚:“严师兄的扇面是我请伊默画的,没有想到会惹出那么多事情。秋绵,你别介意。今天我请客,你想吃什么尽管点。红烧肘子要不要?清炖蹄膀也不错。”

我举着两只手没好气地说:“我自己有!”

严弈羽失笑道:“秋师弟不愧是老先生的得意门生。和老先生一样爱开玩笑。”

我不明白严弈羽今天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他先前像是疑心我与他小像所画女子相熟相知,许是我家姐妹。在迷雾岛上他又曾见到我取花籽,应该更加疑心才对。怎么今天一口一个误会,一口一个玩笑。究竟是他真想明白了,还是真是在开玩笑。我瞪着眼睛看着他。

他看着我笑道:“秋师弟不必介意先前的事情,从今往后我们不仅是师兄弟了也应当算是朋友。至于那小像,权当是个误会,秋师弟不必再烦恼。今天我借田师妹的酒敬你一杯。”

我当然巴不得他从此不再纠缠问我,便也高高兴兴、大大方方地举杯喝了。

一顿饭吃得还算气氛融洽。最末,严弈羽道:“明日我便要奉师父之命去沙洲历练。短则半年,长则一年才能回岛。秋师弟要照顾好自己,当一心勤奋求学,唯刻苦是务。切不可在旁人旁事上费心思误时间。”

这些话说得老成持重,像极了德艺双馨、文武双全的师兄教育后辈师弟的话。不过我听来总觉得怪怪的。

告别时,严师兄送给我和田伊儿一人一个小盒子。说是祝贺我们从迷雾岛回来后成功入学。

我回院后打开一看,盒子中放着一只小巧精致的玉蜻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