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中洲志:羽帝龙女传

一(16)操傀术

中洲志:羽帝龙女传 林溪语 3166 2017-05-06 16:38:13

  算算我的求学生涯已经两个月有余。先是一个月的经论课,然后是迷雾岛的试练,现如今就更有规律了。每日仍是卯时而起,是所有弟子的早课时间。午时而食,当然大多时候我都把这个好时光消磨在了午睡上,且我觉得消磨得很有价值。上午所有新弟子的课业都是一样的,由学院安排。下午众弟子可以选择自己心仪的课程学习或是自己修习。然后是晚课。这样的日子单调且乏味。每隔十天有一天休息我和雷鸣便约着去尘寰岛吃一回酒,有时候田伊儿和柳伊默也会来,可我以为久而久之也会厌烦的。

日复一日,天渐渐热了,已是春末夏初。这一天晚课下学,我回到房中。百无聊赖坐在窗下的书桌边发呆。心中感叹我的大好时光就这样被耽搁啦!

忽然听到墙角的架子上发出“砰砰砰”的轻微声响。我循声看去,却是一个扑了灰尘的小盒子。这到是稀奇,我打开盒子一看。盒子中装着的是那日严弈羽走时送我的一个小小玉蜻蜓,我带回来放在墙角许久未曾打开过。这玉蜻蜓此刻正震动着翅膀,却像个活物。我心中好奇,用手指把它捻出来放在桌面上。玉蜻蜓又振振翅膀,呼啦啦飞了起来。

我惊喜地看着它,它在空中转悠了一小圈,就落在桌面的画纸上。只见玉蜻蜓忽上忽下,勾勾勒勒,画纸上居然出现了一副图画。虽然只是个轮廓,却也见得大漠孤烟、长河落日,一副豪迈景象。

我哈哈笑道:“原来你还是个宝贝!还会干什么?耍出来我看看。”

玉蜻蜓却不理我,死物一般停歇在了画纸边。我拿起来左看右看,看不出什么蹊跷。对着它施个法,也没有作用。只好哀叹一声,翻身上床。

过了几天,这小蜻蜓又能动了。我看它飞上飞下,急忙摆开一张画纸。果然小东西又勾勒出一副轮廓来,一座孤城、万仞高山。我评价道:“你这小东西模样精致,却尽是画些苍凉壮美之景,倒是奇怪。”

因为不知道这玉蜻蜓什么时候能“活”,又不好拿去问小叔叔师傅。我只好随身把它带了,寻思着可别错过了它“活过来”的时候。

我每天都盼望着玉蜻蜓能画出一副什么令人惊喜的画来,谁知道过了许多天它都不曾动过。有时候晚上无聊,我就将它放在书桌上同它说说话。虽然它是个死物,我也希翼着它就忽然能听懂了。

当然我的这种盼望时时落空,我又时时盼望。终于在一个皎洁月夜下,小蜻蜓扇扇翅膀又动了。我连忙抬起趴在桌上的双手,好给它腾出一片天地。

“今天你又画个什么?”

翅膀轻轻扇动,黑云压城、黄沙漫天,一幅肃杀萧瑟之气。我叹息道:“果然边塞多愁苦。你个小东西,总画出这些个景致来和你这身量到是一点也不匹配。”

小蜻蜓兜兜转转,停歇下来,又不动了。

再一细看,黄沙中似乎矗立着一堆堆的东西,我端详半天,觉得似乎是一顶顶帐篷。“这是什么?像帐篷又不似帐篷。”

小蜻蜓又不能回答,我兀自拿着图画参详。

“你去过沙州?”

“啊!没有!”

小叔叔师傅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进来。

“那这几幅画是谁画的?”他问我。

“画,啊!一个朋友送的。”我自觉这不算说谎,至于要说清楚小蜻蜓就得说清楚严弈羽,感觉很是麻烦,不如简单一些。

“这是沙州?”我说道,“难怪肃杀萧瑟。不过大漠苍凉景致,看看也别有情致。我从不曾去过,因为三哥说沙州多蛇人。想想怪渗人。”我自言自语说了一通。

“我得外出一段时日,你的课业最近如何?”小叔叔师傅显然没有想过要和我讨论沙州景致。

“啊!我每日下午都去老先生处修习经论,最近老先生正讲佛家典籍。然后每隔一天去铁师尊处学习冶器。”我答道。

其实我之所以选择老先生的课,是因为老先生每日都要午睡,且等他睡醒时间就差不多了!我也落得清闲。至于铁师尊,他的弟子都是些虎背熊腰的师兄弟,我隐在人群中极不引人注意。

小叔叔师傅道:“老先生学问极高,道家佛家典籍都能讲得透彻明悟。不过年龄大了,难免倦怠。至于冶器,你那铁师尊怕不会太注意你。你选他两个的课,怕是揣着些其他心思吧!”

我嘿嘿笑笑,虽然被看破心思却也要为自己表白两句的:“老先生虽然爱午睡,但是才高八斗、学贯古今,跟着老先生学**有心得,总有心得。铁师尊虽然偏好浓眉大眼、孔武有力的师兄弟。不过我也听得极是认真,极是认真。”

小叔叔师傅笑道:“那就最好。我十日后回来必然考一考你。”

我胸有成竹地答应下来,想到他的睡眠剥夺温习法,心中却不免腹诽。

第二天下午便不敢再偷闲,积极而认真地学习着。

这一日铁师尊正讲“通灵操傀术”,举的例子正是青州严家。再举例便说到了学院中鼎鼎有名的严弈羽。我这才恍然大悟,琢磨着这小小玉蜻蜓接连画出三幅沙州图,却原来是受了严弈羽的操傀术。

铁师尊又道:“各家各派的操傀术都有其特点,其中翘楚当数青州严家,可操剑傀取人首级于千里之外。”

立时便有师兄弟问道:“那严家若是练就一支这样的刺杀队伍,岂不是无敌的存在?”

铁师尊笑道:“炼制杀伤力强大的通灵傀儡材料难寻,且此术法极耗费灵力,等闲之辈操纵不了。”

我便总结出以下几点:一是玉蜻蜓就是严弈羽炼制的一个小傀儡,玉蜻蜓画的沙州景致正是严弈羽眼中所见,心中所想。二是严弈羽最近很闲,闲得千里外操动玉蜻蜓来作画。三是,严弈羽最近没有地方消耗他那充沛的灵力。

接着铁师尊便开始讲授如何炼制通灵傀儡,如何与之通灵,又如何操纵。我因为心中惦记着小叔叔师傅临行前的“威胁”,又因为对这冶器确实有着兴趣。因此学得很认真,只几天功夫就炼出两只灵巧可爱的小金甲虫。

这几日间玉蜻蜓都不曾动过,又因为我对它忽然失了兴趣也就不在乎它动不动了。

等炼好小甲虫,第一件事情便是捉弄了雷鸣。

我和雷鸣每日一起行早课,然后就各自修习。我趁早课之机便将金甲虫揣在了他的衣袖中。下午躲在一旁,等他盘膝调息的时候就默默催动甲虫在他周身爬行。雷鸣只得立时睁开眼睛,去摸又摸不到。因为金甲虫小小的个儿,早爬到隔着的外衣上了。接连捉弄了三次,雷鸣气急败坏,把上衣脱了个精光。我躲在树后忍不住哈哈大笑,雷鸣就晓得是我的恶作剧。于是提剑半出气半玩笑地向我刺来,我灵巧躲开,笑道:“怎么如此气量狭小,不过捉弄你一下就要提剑杀人!”

“我是看你最近修炼得如何?”雷鸣嘴上说着,手上也不闲着。我不得不亮出摘星和他斗在一处。只两个回合便将雷鸣手上的木剑砍成了两半。雷鸣把手中剩下的半截木剑往地上一扔道:“你说怎么办吧!捉弄同学,扰人修行,毁人兵器,欺人太甚。”

我见他说得像模像样,就忍不住又大笑起来:“请你吃酒!”

“不行!”

“啊?”

“把你那小虫子给我唤出来!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最近在铁师尊处学习冶器!”

我催动甲虫,小虫儿便爬了出来。雷鸣一把捏住,端详道:“就是这么个小东西,作势要往地上摔!”

我急忙叫道:“别!”

“那送我了!另外操纵的法门一并教会我,就原谅你小子!”雷鸣道。

“本来也是要送你一只的。”我说道。

雷鸣就喜滋滋地说:“奇技淫巧,我就不嫌弃了!”

我翻翻白眼:“承蒙不弃!还望笑纳!”

又过了几日,小叔叔师傅回来了。我得意地将小金甲虫放在他面前。小叔叔师傅瞟了一眼道:“这便是你最近炼制的通灵傀儡?”

我听出他语气中的意思道:“师傅你可不能小瞧它!”

“哦?那这小虫儿能做什么?”

我想了想,它确实不能做什么。我总不能说它能恶作剧吧,就只能干瞪着眼睛道:“爬?对!能爬能动!”

小叔叔师傅显然没有想到我如此回答,哑然失笑,接着哈哈大笑。我恼怒地看着他,他笑够了停下来道:“你这虫儿能爬多远?若与其他傀儡相遇又将如何?若其他人的傀儡到了你的手中能否化去联系变为己用?”

“这个我不知道!”

小叔叔师傅轻轻点了点甲虫,又道:“你再操纵它试试。”

我催动术法,小甲虫就不理会我了。我接连又试了几次,均是不行。“师傅你的灵力和我相比天差地别,这不公平。”

小叔叔师傅又点点甲虫,我明显感觉一种微妙的联系立时又在心中有了感应。

小叔叔师傅说道:“那你回房去试试消磨消磨那玉蜻蜓的联系。”

“原来你早就知道。”我道。

小叔叔师傅道:“小虫儿虽然没有什么用处,不过看来你最近也是很用功的。”

“有奖励?”我惊喜地说。

“奖励你明日和我辩经。”

我顿时垂头丧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