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中洲志:羽帝龙女传

一(17)夜莺换甲虫

中洲志:羽帝龙女传 林溪语 2306 2017-05-07 11:03:42

  近几日我越发勤勉了,因为我无法消磨玉蜻蜓上的灵力联系,甚至于我连探测上面有灵气联系也是不能。为了免受小叔叔师傅的嘲笑,我跑铁师尊处跑得挺勤。铁师尊果然并不看好我,只说书上有,自己去看吧!

我果然就自己去看了。也知道了原来这严家的操傀术法确在中洲首屈一指。旁的人也很难消磨切断联系,收为己用。

是夜,玉蜻蜓又“嗡嗡”而动。看样子是想画点什么,我心念急转,照着书上所记用上术法对它压制。小蜻蜓果然就歪歪斜斜飞不起来,轻颤着翅膀看样子怪可怜的。我集中念力分一缕灵识注入其中,想要摸索出玉蜻蜓和严弈羽的联系。果然,比之之前什么都发现不了,我摸索出一道似有若无、玄而又玄的联系。再想抓住点什么,就什么也抓不住了,玉蜻蜓停歇不动了。

第二天下学,我正自苦恼。一个青衫的师兄缓步而来,“秋师弟。”

“见过师兄!”其实我压根不知道来人是谁。

“秋师弟最近勤勉,以往是隔天来一次,最近天天都能看见秋师弟。”

我“啊!啊!”两声,心想这师兄原来也是在铁师尊处学习冶器的。

师兄看出我并不认识他,也不懊恼,笑道:“秋师弟每日专注学习,自然目中无他。不过看你最近似乎有什么苦恼之事,不如说出来师兄为你参详参详。其他的不敢说,冶器一事上秦某已经跟随师尊学习多年,略有心得。”秦师兄的态度让人如沐春风。

我略一沉吟便将事情告诉了他,只不过却隐去了蜻蜓是严弈羽所送这一节。

师兄笑道:“你用灵力压制那小物件,实属大大的不智。”

“哦?还请师兄指教。”我态度诚恳。

“若那人灵力强过你,你必受反噬。你说那小物件不动了,是因为对方并不想伤害你,只得停止操傀术法。”

“那我该怎么办呢?”我追问道,“这是我的师尊给我出的考题呀!不然就得和他再辩一次经。”

“若不能压制,为何不能尝试……”师兄如此这般地说着,讲得很是详细。临走时,师兄还答应明日再教我。我心中对他十分感激。

第二天,我摸出一个小小的金甲虫,感觉在师兄面前有些自惭形秽。秦师兄鼓励我道:“秋师弟才入学不久,就能炼制出如此精致小巧的器物,果然聪明。”

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心道:总算遇着一个平易近人的师兄。这般风度才是青衫弟子该有的心胸、气质呀!

师兄亦取出一个小傀儡,我一看是一只鸟儿。师兄道:“我唤他追风,可日行千里夜行八百,速度也快。”追风鸟儿跳将下来,探头探脑好奇地打量着我的金甲虫。我奇道:“天啊,师兄!追风竟然像是只真正的鸟儿呐。”

“因为时间长了,它自然有了一些灵性。”

我惊讶得合不拢嘴:傀儡还能有灵性!

师兄看出我的疑惑,笑着解释道:“炼制追风的时候正巧得了一块通灵玉和一块天外陨铁,又因为炼制时运气极好,所以追风才有灵性。这样的材料并不可多得。”

我眨巴眨巴眼睛道:“秦师兄你就别谦虚了!”

师兄笑了笑,道:“开始吧!”

说着就开始施展术法,我也照样子做了。试了几次果然金甲虫和追风鸟之间就建立起来一丝联系。“这真是太神奇啦!”我叫道。

“嘘!集中精力。”秦师兄道。

我便又集中念力,试着用金甲虫和追风“谈话”。

片刻后,感觉精神十分疲惫。师兄切断联系,关切地说道:“不可冒进,你灵力不足。”

我感觉额头冒汗,眼冒金星。“师兄,你这鸟儿太桀骜了!”

秦师兄朗声笑道:“追风可是瞧不上你的金甲虫?”

我缓缓气道:“是呀!倨傲得很!”

追风这厮听了我的评价,昂头睥睨着我。

我不气反笑:“主人雍和大度,你这鸟却高傲得很!”

秦师兄招招手,追风就飞到他的肩头。我用艳羡的目光瞧着秦师兄。师兄道:“不用羡慕,我不过比你先学艺罢了。好了,你今日已然疲惫,早些回去休息吧!”

我对师兄道了谢,回到住处就呼呼大睡了一觉。后来又想请教秦师兄的时候,却在铁师尊的学舍中找不到他了。问问其他师兄,师兄们奇道:“秦师兄是铁师尊的首徒,平时怎会和我们一起上这样简单的课程。”

我摸摸脑门,觉得恍若一梦。

休息了数日,灵力恢复得挺快。一日,玉蜻蜓又动了。我连忙取出金甲虫照着秦师兄教授的法子进行尝试。玉蜻蜓倒是十分配合我,没过多久我就和它建立起来一丝联系。只是这丝联系极细极微,玉蜻蜓也不像追风鸟一般有灵性,能“谈话”。

不过想想也算是个进步,我仍是很得意。玉蜻蜓在画纸上又勾勒出一副图画,是一只英武神气的小鹰隼,虽然是只雏鸟,却也显得神采斐然。我猜想这应该是沙州特有的一种鸟了。

第二天神秘的秦师兄又出现了。

“秋师弟,明日我便要外出历练了。今日特来向你讨一样东西。”秦师兄笑意盈盈。

“师兄但说无妨。”

“能否将你的小金甲虫给我?”

“啊?这是为何?”我可不相信秦师兄这样的修为能看上了我炼制出的傀儡。

“边塞苦寒,带去给我的鸟儿做个伴。”

我感觉这很有些说不通。追风那桀骜的样子,我看就是让它吃掉我的小甲虫他都嫌难得张嘴吧,还能做伴?

秦师兄仍是一脸春风般温暖的笑意,让人很难拒绝。“秋师弟还可以再炼制一只更灵秀的傀儡。”说着递给我一个手卷。我打开来看,是一只小巧的夜莺鸟儿。图样逼真,步骤详细,还能唱歌。我喜滋滋地接了,也就毫无原则地“出卖”了小甲虫换取了秦师兄的手卷。

“师兄是要到哪里去?”我接过手卷问道。

“沙州。”秦师兄说。

我吃惊地看着他。

“沙州蛇人兵临城下,战事吃紧,师尊命我前去帮忙。”

“那师兄认识严弈羽?”我试探着问道,“秦师兄来教导我是因为……”我似乎觉得其中另有蹊跷。

秦师兄笑笑说:“秋师弟果然是个通透之人。秦某确实受人之托。严兄说有个秋绵小师弟好像最近正在师尊处学习冶炼器具,让我帮他照看一二。说你虽是他的旧识,不过脸皮太薄,怕你知道我受他所托就不肯接受帮助,所以这才隐瞒了你。还望秋师弟不要见怪。”

“那师兄你要这甲虫是?”

“受人所托,当然此去也得给托付之人看看我教导你的成绩。”

此时我难道还能把小甲虫要回来么?只得抱拳道:“此去路途遥远,秦师兄多多保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