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中洲志:羽帝龙女传

一(23)斩杀

中洲志:羽帝龙女传 林溪语 2442 2017-05-10 23:15:59

  “你虽然心肠不好,但是长得也是很美了!又何必要我这张脸?”我不过实话实话。

“呵呵呵呵……呜呜呜……”蛇女一阵轻笑,又一阵低哭,我被她弄得莫名其妙。她将头埋在双手间,再抬起来的时候已经换做了另外一张脸。那张脸双眼鼓凸,满脸肉刺,模样很像海底的六斑刺鲀。我小时候经常无缘无故去惹它,逗得它胀起来像个刺猬。蛇女自以为会吓到我,可我却当她长了一张刺豚脸。

“你不怕我这张脸?”她问。声音也变得粗嘎难听。

我摇摇头。

蛇女做出一副悲哀的模样:“我父王是沙罗部的王,我本该是沙罗部的公主。可惜我生来貌丑不得宠爱,从小便被丢弃。可是后来你猜怎么的?我一定是受到了蛇王的眷顾,我在神殿中学到了一身好手段。打得沙罗部的勇士和我的哥哥们没有还手之力。父王便高高兴兴把我接回了部落。可是他们还是不喜欢我,他们怕我。因为我丑啊!哈哈哈……后来,我发现一个方法,我吃掉那些漂亮的姑娘,我就可以变成她们的样子。从此我可以端庄贤淑,可以娇媚可爱,也可以美艳性感。我爱谁的模样我就吃掉谁。我成了沙罗部最尊贵最美丽的女子,多少男子成为我的裙下之臣,多少男子为我神魂颠倒。哈哈哈……”说完,她又变成了先前的模样,“这是我吃过的最漂亮的一个女孩儿,你瞧,她是不是很美啊?嘻嘻……”

蛇女的笑声让我毛骨耸然。

“你是我见过的唯一一个不怕我原先模样的女子。我要怎么回报你呢?”

“先把我脚下的那群你的宝贝儿弄走!”我叫道。

蛇女“咯咯”一笑,一挥手,小蛇们就一起游走了。隐入附近的草丛中。

“啊!是了!你这样的一张脸太过冷清了,我要把你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然后再吃你。”

蛇女变化出一堆女子用的瓶瓶罐罐,开始在我脸上涂抹。“这样才漂亮呀!你瞧这胭脂像桃花一样的颜色多衬和你的肤色。”

又开始为我描眉:“都缘自有离恨,故画作远山长。”她一边细致地描眉,一边有节奏地用蛇尾敲打着地面。看样子心情很好。

我问她:“你在高兴什么?”

“你瞧这样一张我见犹怜、闭月羞花的脸就快是我的了。难道我不高兴吗?”

我连和她斗嘴的心情都没有,闭上眼任由她折腾,心中却在计量着还有几分逃出去的把握:能拖延一时算一时,能拖延一日算一日。等灵力恢复一些,若是我化作原形,不知道能不能借助风云之势腾云驾雾而走。如果下场雨就好了,我就能借势远遁或是和她拼死一搏。可若还是败了,龙族必然蒙羞,不如被她当作人吃了的好。一时心中纠结万分。

一把小小的细刷在我嘴唇上来回抹动。我砸砸嘴唇道:“什么颜色的?我不喜欢太红!”

“别动,都花了!”

只听这两句话,像极了一对姐妹的闺房谈话。

“什么时候会下雨呢?”我忽然问道。

“说不准!你问这个干什么?下雨的时候好逃走么?”

“我是想如果突然下雨了,这妆不就白化了?你需得找个能避雨的地方再吃我!”

“咯咯咯~你倒是看得开!这个时候还有心开玩笑。再等等就快好了。我看这几日都不会有雨,你不用担心。”蛇女说得轻松。我听得郁闷。

“来!快瞧瞧!多美!”蛇女轻轻拍打我的脸颊,原来我不知不觉都已经睡着了。

我睁开眼睛,面前是蛇女造出的水镜。水镜中照出一个娇美的女子。

“眉若远山,眼若秋水,桃腮樱唇。这么美啊,这么美呢!”蛇女绕到我身后赞叹道。

我从水镜中看到她伸出了腥红的舌头,想是她要吃我了。于是说道:“你是蛇人,如何也能控水?”

“哦?咯咯,不过造面水镜呢!算不上本事!”

“那你能让我洗个澡么?”

蛇女笑道:“你想拖延时间,等你那些青衫的师兄来救你?”

“你怕?”

“咯咯,我怕什么?你的那些师兄弟被我蛇族的勇士追杀,自顾不暇呢!就算他们能来,我也不怕。咯咯,不过多一两个送死的罢了!”

“你不是会控水术么?就在水中造出一方结界,还怕我跑了不成?我一路跋涉,身上早就又脏又臭了,你也吃得下?”

“结界就不用了,你那点小小伎俩,我就是让你逃你也逃不掉的!”

蛇女松了我的绑,我扭了扭被束了一天的手脚,慢慢向水中走去。

“你不脱衣服?”蛇女笑道,“不好意思吗?”

“没有可换的!”我湿漉漉泡在水中。心中开始计较:硬拼是打不过她了!我若行控水术,用这绿洲中的水能否下出一场雨来,再借助风雨之势能逃出多远?父王曾经传给我的族中秘术看来今天也要用来保命了!

“洗好了么?怎么发起呆来了呀?是怕死了不敢上来么?”

我不理她。

“那我就下来吧!咯咯”蛇女笑得娇媚自信,已然把我当成了嘴边美餐。

我闭上双眼站在池中,感知着周围水波的变化。双手开始聚结灵力,只等蛇女靠近就给她一击,再借势逃走。至于能逃多远就要看运气了。

蛇女潜入水中,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忽然水波大动,蛇女向我扑来。两颗闪亮的蛇牙直扑面门,我拼尽全力奋力一击。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蛇女背后寒光一闪,像是有一柄飞剑向她刺来。她只好先舍了我,转身迎敌,强而有力的蛇尾将我扫出水面跌在岸边。她冷笑道:“果然来了!不枉我等待多时!”

空中响起了烈火的鸣叫。我用一只手撑起身体,看到严弈羽身着青衫如谪仙般从天而至。手中的长剑如游龙似流水与蛇女斗成一团。

“没有想到这畜生能引来这么俊俏的男子。不枉我等了这么久。”蛇女居然还能有闲暇说话,看来胜券在握的样子。

严弈羽手中的剑寒光闪闪,划出道道青光,蛇女被漫天剑意所围却不显败像。

“嘿嘿……”蛇女冷笑几声,“还真有些本事!”

严弈羽和她缠斗,我看到他的身上慢慢渗出一些血迹。

“不好,严弈羽身上有伤!”我心道。

蛇女手上攻势越发凌厉。严弈羽身上有伤,这样的打法很是损耗真元。烈火猛冲下来,啄在蛇女的身后,蛇女甩动尾巴将烈火打开。它跌在我的身旁,浑身是血,不知生死。我怒极,伸出双手结出印记,默念出了族中秘诀。

父王曾说这样的秘诀不到最后关头万万不得使用,若是使用不当说不定会遭到反噬。父王本不想教我,当年也是被我缠得受不了才教会了我,还要我许下了重誓!

一圈圈光晕在手中生成,天空中风云变色,绿洲中草木尽折腰。“轰隆隆”一声巨响,一个惊天巨雷从天边而来,“霹雳雳”一道闪电划破长空。绿洲中的池水裹挟着雷霆万钧直撞蛇女,蛇女瞬间被烧成了一具黑炭,同时严弈羽的长剑也刺穿了蛇女的胸膛。

我捞起烈火抱在怀中,口中吐出一口热血,身体终于支撑不住坠落下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