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中洲志:羽帝龙女传

一(25)这是个好学院

中洲志:羽帝龙女传 林溪语 2223 2017-05-11 06:26:06

  我的母后秋水夫人已经哭成了一个泪人,“什么学院,什么地方呀!好端端地去什么沙漠中历练。”

老龟捋一捋他嘴边的胡子讽道:“这怕不是学院的问题。”

我端端正正地跪在水晶殿内:“女儿不孝,害父王、母后担忧。下次不敢了!只怪我自己学艺不精便想逞英雄,这才惹下祸事。这次吃了亏,阿绵记下这个教训,一定勤勉努力,绝不会再惹事端。请父王、母后责罚。”说完便跪拜下去。

以往我惹事闯祸,都是一味撒娇、狡辩、耍赖,想方设法要让母后和父王原谅。能够大事化小,最好能继续小事化了。这破天荒说出一番冠冕堂皇的话来,显然殿上众人都呆住了。

大哥、二哥像看陌生人一样看着我。

母后急忙说道:“难得孩子这么懂事,还责罚什么呀!快起来,快起来!”边说边扯我父王的衣袖。

父王愣了愣神,咳嗽一声道:“你先起来再说。”

我站起来又转过头,走向老龟。

他看我走来,昂了头眯缝了眼睛,从眼睛缝儿里看着我。

“龟丞相,以往是紫珺不对。丞相你受了父王的吩咐教导珺儿,都是为珺儿好。我却总是捉弄你,是我不对,你能原谅我吗?”说完向着他一个长揖。

老龟被我骇了一跳,退出三步,看怪物一样看着我。

“我是真心向你道歉。我被困在沙州的时候烈日炙烤、黄沙漫天、无水无食,我就想当年我把你晒在沙滩上一定也是这样难受。我若能活着回来,就一定给你道个歉。”我说得真诚。

老龟的眼睛瞪得老大。不可置信地看着我。

“看来你跟老先生学了几个月的经论、佛经不是白学的。这次虽然莽撞了些,不过却也明白了许多道理。”小叔叔师傅赞许道。

父王又咳嗽一声:“既然知道自己错了。那这次的责罚就免了。那个什么学院也不用去了,直接回来龟丞相教导你吧!”

“学院还得去!”我和老龟异口同声。

这次轮到父王用看怪物的眼神看我和老龟了。

老龟捋一捋嘴边的胡须道:“我看学院还得去!公主能有如此成绩都是学院教导有方。我看还得继续去,需得持之以恒才能学有所成,决不可一曝十寒!再者公主性子活泼好动,若是回了龙宫,定然不要几天又没有了定性。”

我心想:我有什么成绩?惹得父王大怒,引来十万海军?还是自己在沙州弄了一身伤?

不过既然老龟帮我开了口,我就乐得坚定地点了点头。

父王略一沉吟,也点了点头。

母后拉着我道:“那便过了生辰再走。”

我便又在龙宫中待了好些天。因为在学院中养成的作息习惯,我每日起得很早,就去陪父王、母后用早膳。然后上午陪着父王去殿上听一听各海地奏报。下午陪着母后写字画画、赏景烹茶。期间还抽空去和老龟下了两次棋,和大哥、二哥喝了一次酒,模仿着柳伊默的手艺做了一次蜻蜓绿豆糕给大伙儿。虽然味道不怎么样,可也吃得老龟热泪盈眶。

惹得龙宫众人啧啧称奇。“紫珺什么时候变得如此懂事!如此勤勉!”

“学院好,就是不一样!看来我家小子以后也得送去那个学院!”母夜叉守着母后道,“还得请龙王将学院附近的海域划归一块给我们呀!”

第二天蓝夜叉也来了,“龙后,我家那臭小子不思进取我是没辙了,就寻思着想把他送往公主就读的那个学院去。不知道能不能划归一块就读海域给我们呀!”

为此,秋水夫人不胜其烦。龙王便着龟丞相负责起草文规,务必要让海族子弟能享受优质的教育。

龟丞相苦思一夜,最后决定兴办宗学。由自己人创办海事院校,培养各类专门人才。

最近我和老龟日渐熟络,从龟丞相喊到了龟爷爷。老龟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道:“往年你的生辰我都送你不爱看的古书,今年你想要什么?千年的大珠要不要?深海的黑珊瑚?削铁如泥的宝刀?花开一世不败的永生花?天水珠……”我第一个感觉是老龟太富有了!第二个感觉是我现在就算要他身上的壳子他也要脱下来给我,虽然我拿着确实没有什么用!

生辰的时候母后、父王、大哥、二哥都照例送了我一大堆礼物。小叔叔师傅却说我私出学院,今年的生辰礼就免了。老龟气愤地和他辩了一回,只是输得很惨。老龟气得胡须直立,拉着我唤我乳名道:“阿绵,别理他!龟爷爷有好东西给你!”

然后一字儿排开,果然是千年的大珠、深海的黑珊瑚、削铁如泥的宝刀、不败永生花、天坠灵水珠……一共十来样东西。虽然并不都很值钱,可是贵在稀缺。比如那永生花,龙宫中就只两朵,一朵父王送了我母后。还有一朵现在就在眼前。看得父王都有些吃惊:“丞相,你哪里来的这么多好东西?紫珺一个小孩子不能送这么多东西给她!”

“我活了这么大一把岁数了,连这点东西也没有吗?”老龟洋洋得意,“都不是什么值钱的!下次你回来,龟爷爷一定提前给你准备个好的!”

我单单取了永生花道:“谢谢龟爷爷,其他的就不要啦!就这个阿绵就最喜欢了!”

老龟又热泪盈眶地说:“公主真是懂事!”

我忽然感觉女人和老人都爱流眼泪。

生辰过后,小叔叔师傅便带着我回了星罗。谁知紫竹院早已人去楼空,三哥压了一张纸条在我房间:恶女人又来了!我先走一步!

我叹息一声:看来三哥哥这次真不是走的桃花运,是桃花劫!

严弈羽居然比我回来得还晚,我向秦师兄打听。他告诉我严弈羽回来的路上被召回了家中。现在应该在青州。

于是我就经常在下学后去烟霞岛等他。一连等了九天,第十日,严弈羽和烈火一起回来了。

我站在一株落叶缤纷的紫夷花树下看着他。他向我走来,将我抱入怀中。

我很不习惯他这种打招呼的方式,嘟囔道:“放开,两个大男人搂搂抱抱被人看见多不好!”

他轻轻笑笑,把头埋在我的发间低语道:“我不管!”

我推了推他,推不动,他顺势扯着我的手环住他的腰。

我觉得脸上发烫,他轻轻地说:“还好,没有瘦,反而胖了一点!”

我感觉脸上在发烧,只能把头低了下去,藏在他的怀中。

烈火呼啦啦扇着翅膀飞来,立在我们头顶的树枝上。

夜色渐沉,皎月初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