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中洲志:羽帝龙女传

一(26)送你一轮弯月

中洲志:羽帝龙女传 林溪语 2421 2017-05-11 23:26:39

  严弈羽是大长老的首徒,颇受长老院器重,在学院中的事情比我多得多,也比我忙碌得多。不过他每天都会来烟霞岛找我,陪我一会儿。

烈火最近学会了一项新本领,能自己在浅海边捕捞海贝,我感觉这鸟儿自从沙州回来明显长了能耐,也明显懂事了。比如,它停在我们旁边休息的时候愿意让我摸它的头了。

于是我赞扬它:“烈火!你是只知好歹的鸟!”

烈火就偏过头来,翻着眼珠看我一眼。我感觉这个眼神不屑中带着无奈,无奈中带着不屑。

我看到严弈羽的手臂上仍然有两行细细的齿痕,就问他:“怎么还没有好?我咬得到底多狠啊!”

他笑:“是我想它留着!”

我便红了脸。

严弈羽从怀中取出一块龙纹云佩,挂在我的脖子上说:“这是我打小就带在身上的。你生辰的时候我在青州处理一些事情,没有来得及陪你,今年就送你这个做礼物。”

我端详着说:“怎么是龙形纹路呢?”心中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

“我家从高祖父起治理青州两百余年,百姓富足、安居乐业,高祖和曾祖仙游后,祖父继位。龙族就派使者送了这块龙纹云佩贺他。祖父在我出生时就把这块玉佩给了我。”

“那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块玉佩是青州之主的标志?”

“可以这么说。”

“那我现在得了这块玉佩,我也能当青州的城主啦?”我咂咂嘴巴逗他。

“城主你当不了,不过未来的城主夫人倒是可以的!”严弈羽笑道。

我红着脸嘟了嘟嘴巴。嘟囔道:“我也要送你一样东西!”

第二天,我将严弈羽的衣袖挽起。取出一个玉瓶儿,从里面倒出细白的花泥,红着脸问道:“这齿印儿真要留住?”

严弈羽轻笑着看我,点了点头。

我便将花泥敷在他的手臂上。“你送我的月光花我把它碾作了花泥,这里面还加了一片永生花的花瓣。这是真要留下印记啦!”

严弈羽嘴角扬起,笑得如春风拂来吹开了满树繁花。我抬头看他道:“你笑得真好看!难怪那么多师姐师妹们都思慕你!”

他抬起另外一只手拂过我耳边碎发:“可是她们也说新来的小师弟秋绵比严师兄生得还好,你说怎么办?”

我细细致致地把花泥抹在他的手臂上,涂抹得看不见痕迹了。举起他的手说:“你看!”

严弈羽的手臂上两行细密的齿痕弯弯如月,隐隐透出一丝月色光华。

严弈羽笑道:“我送你一块云佩,你便送我一轮弯月。”

“是啊!你此番是占了大便宜啦!”我笑道,“以后再有思慕你的女子,你便挽起袖子给她看。这是我给你作的记号,你是有主的人啦!”

严弈羽便拥我入怀,呢喃道:“阿绵。”

快乐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转眼已入寒冬。星罗学院的各岛却没有转冷的迹象。我问严弈羽为什么烟霞岛只有两季,紫夷花树开花一季,结果一季。他告诉我内岛都不会变冷。只有往外,其余各岛就会呈现出不同景色。有四季如春,有酷暑整年,也有落雪缤纷。我便对外岛生出许多向往。严弈羽又要回青州了,他许诺我会尽快回来再带我看尽各岛风华。于是我便慢慢等着他和烈火回来。

一等就等了两个月,又是一年的初春。

我已经顺利过了一年新生小考,严弈羽还是没有回来。他有时会操控玉蜻蜓和我说说话,不过总是匆忙,只三言两语。后来渐渐联系越来越少。我心中大感惊奇,只得花了更多时间去烟霞岛发呆。有时候一坐就是几个时辰。

我坐在烟霞岛的海边,“秋绵!”有人唤我。

我急忙转过头,却看见了秦浩师兄缓步而来。我明显有些失落。秦师兄走过来挨着我坐下:“秋绵,有些话我想对你说。”

“师兄请讲。”我语气低落。

“秋绵,不要等他了!”秦师兄说。

我抬头看他,一脸震惊。

秦师兄没有像往常看我一般微笑,他的眼睛甚至没有看我。我听到他说:“我和弈羽从小一起长大。我的母亲和他的母亲是亲姐妹。弈羽从小天资聪颖,灵力过人。所有人都称赞他,羡慕他。可只有我不。因为我知道他背负着多大的压力。他的祖父是严家这一代的家主,从小便对他要求严格。当然如果弈羽的父亲还在,他或许便没有这样难。”

我吃惊地看着秦浩道:“师兄你在说什么?”

秦师兄看我一眼继续说:“严家治理青州两百余年,你以为没有些铁血手腕凶悍实力就能压得住其他势力吗?要掌握住权利就会有争斗和厮杀,弈羽的父亲在他两岁时被其他家族势力联手暗杀。弈羽的父亲是家中独子,从此严家的未来就全部压在了弈羽身上。我从小就很少看见弈羽笑,因为他的压力很大。是整个家族,整个青州。”

秦师兄顿一顿接着说:“秋绵,我很感谢你,真的!你在的日子我才觉得弈羽像个人,能笑会生气的真人。可是,现在……对不住你了,秋绵!”

“师兄什么意思,我不太明白。”秦师兄的话语明显有些凌乱。

“他要结亲了!”秦师兄看着我道。

我目瞪口呆,“你说什么?”

“秋绵,你听我说!”

“师兄请说!我听着呢!”我捏了捏自己的手,没有落荒而逃。

“青州势力错综复杂,孟家、石家、李家三家一直有取严家而代之的野心。这几年更是多次通过联姻的方式将家族利益紧紧捆绑在一起。如果所料不错,弈羽父亲的死也是这三家所为。严家老城主近几年身体大不如前,手底下可用之人也越来越少。只有我秦家和玉家辅助帮衬。半年前,老城主外出遇到伏击,命悬一线之际玉家家主舍命相救。”

秦师兄说到这儿,停了一停。我便想到,半年前严弈羽确实被召回青州。看来便是这件事情了。

“玉家家主身中剧毒,一月前终于不治而亡。留下一个独女,临死之前托付给了严家。”

“所以,结亲的女子便是玉家小姐?”我冷冷问道,“结亲便是bao(报)恩?只有结亲才能报答那恩情?”

“秋绵!”秦师兄唤我,“弈羽并不同意。但是……”

“无奈祖父之命不可不遵,玉家之情不可不报,家族颓危不可不挽。剩下的一个小秋绵就可以忘记舍弃。”我说得悲凉。

秦师兄叫道:“秋绵!你不生在这样的家中你不会明白!严家之仇不可不报,玉家之情不可不还,整个严家都指望着弈羽!你不会明白!”

是啊!我不生在这样的家中,我不会明白!我扯着嘴角笑了。

秦师兄看着我又说:“弈羽不愿意委屈你。可是我却想帮他问一问你可愿意等他?虽然这对你来说有些不公!”

“不知师兄何意?”

“以弈羽的能力再加上玉家的全力帮助,打压其余三家只是时间问题。介时便可效仿娥皇女英,你再……”

“师兄不必再说!”我打断他道,“秋绵,不愿意!”

说完,我转身离开,眼中雾气迷离了双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