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中洲志:羽帝龙女传

一(27)孰轻孰重

中洲志:羽帝龙女传 林溪语 2351 2017-05-12 16:57:40

  我枯坐一夜,第二天小叔叔师傅推门而入。晨光入眼有些刺痛,我用手挡了挡光问他:“师傅,家族兴衰和个人情爱哪个重要?”

小叔叔师傅在我对面坐下,用手指轻轻点了点桌面道:“从来只听说牺牲个人顾全大局。在家族兴衰面前个人的生命都是微不足道的更何谈情爱。”

我听了,痛苦地笑笑,又问:“凡成事者是否都需不拘小节,任何东西任何人都可以作为砝码?包括自己的婚事。”

小叔叔师傅说:“凡事间但成大事者,都需弃爱绝情。有多少千古帝王,便有多少红粉骷髅、慷慨死士。固有寡人一说。”

“老先生说寡人是寡德之人,乃谦称。”我淡淡地说。

“你安知不是孤寡无依?”小叔叔反问我。

我垂下眼帘道:“论借势!天下还有比龙族更强大的?”我摸出严弈羽给我的龙纹云佩在手中摩挲。

“青州严家本就配不上我龙族。”小叔叔昂首道。

“你都知道?”我讶然。

“你随身带着的那只玉蜻蜓一看便知。你闯沙州所为何事?绝不会仅仅是贪玩好耍吧。所以上次从沙州回来,我便探访了一下。中原一十二州,青州严家早已势微。我当时曾想严家虽然配不上我龙族,不过严弈羽少年俊才,你们若真情投意合我也不会过于阻拦你。不过现在他既然选择了家族舍了你,一是他没有眼光,二来我也省下心中一桩事情。”

我抬头看看小叔叔师傅,笑得有些苦涩。

小叔叔师傅免去我三天的课业。我大醉三日,以为真有借酒浇愁一说,醒来后却更觉难受。走出门不知不觉还是来到了烟霞岛。

我站在岸边看碧波荡漾,海阔天空,万物在春天皆努力生长,生机蓬勃。忽然觉得自己纠缠于小儿女情事有些做作,三哥若是知道必然笑我痴儿。忽然心中生出一丝豪情,迈步往海中走去。

“阿绵,不可!”背后有个熟悉的声音传来。

我摇摇头,笑自己最近喝酒太多有些幻听。脚下不停。

刚走至齐腰处准备潜入水中,却被人一把从背后抱住!“阿绵!我回来了!阿绵!”我怔怔地站在水中,不敢回头。

“阿绵!你看着我!”严弈羽的声音慌乱急促。

我轻轻笑道:“你不会以为我是要跳海吧?我只是想下去游个泳而已!”

此时尚是初春,我说出游泳这话的时候就知道严弈羽未必会信,但我确实说的大实话呀!

“阿绵!你和我回青州!”严弈羽说得斩钉截铁。

我忽然想起来,他应该是在青州准备和玉家的小姐成亲才是。不由问道:“你不是要成亲了么?怎么又回来了?”

“阿绵你不要气我!”严弈羽从背后把我紧紧搂住,“家族事大,我自然要一力承担。但我不会和玉玲珑成亲。”

“那玉家的势力不要了?孟、石、李三家带来的危机又如何化解?”我问他。

“阿绵我不知道秦浩和你说了什么,你不用理会他。家族荣辱我不能不顾,但是你,我也绝不会放手。你跟我回青州,我求爷爷为你我定亲。”

我眼中落下两行泪水,身体微微有些颤抖。

严弈羽把我转过来,拥入怀中,拍着我的后背道:“好了!好了!别哭!别哭!”语气和沙州时一模一样。

于是我也像在沙州时一样呜呜哇哇哭得更大声了!

严弈羽道:“别怕!有我在!便是千难万险,只要你在我身边,五年!十年!我总能让严家重振威名。”

我抬头看他,他风尘仆仆,眼中充满血丝。

我摇头。

严弈羽皱着眉头问道:“阿绵你不愿意?你为什么摇头?”

我边摇头边呜咽着说:“你爷爷同意了,我家里人未必同意!”

他便笑了。说道:“是我考虑不周!最近事情太多,是我考虑不周。”

我打了个寒颤,严弈羽把我抱上岸边。

我笑他:“你胡子茬都出来了,哪里还有点风度翩翩的样子。”

他拖着我的手在他下巴上摩挲,有些刺痛有些痒。“我因为不听话,祖父就罚我跪在祠堂中想明白为止。我就跪了三天三夜。”

我听他说自己不听话,于是破涕为笑:“我不听话的时候最多跪半天我就投降了!你膝盖真硬!”

“那是因为你比我聪明,明白得比我快!”严弈羽道。

“那你跪了三天想明白了什么?”我问他。

“我想明白了,青州严家的威名不可倒!父母之仇不可不报!小阿绵不可不娶回家!”

“那祖父之命怎么办?玉家姑娘又怎么办?”

“我想我还得再跪上三天才能想明白!只是,我若来得再晚一些……”严弈羽没有继续说。

“我真不是要跳海呀!”我无奈道,“真是去游泳!”

严弈羽把我的头放在他的肩上,道:“你答应我,以后不要再做傻事情!”

我听着他的温言细语,心中忽然有些无语!这看来是解释不清楚了。要不要我变个龙戏个水给他看看?

我带着严弈羽回了紫竹院,小叔叔师傅脸上阴晴不定。我不敢说严弈羽要我和他定亲这件事情,只说了要想和严弈羽去去青州就回来。话还没有说完便缩头缩脑站在旁边。严弈羽看我似乎很怕我师傅,于是上前一步挡在我身前,一个长揖道:“还望师尊成全。”

我看到小叔叔的脸色又变了一变。

“有什么事情,我老龟来处理。紫昊你不要一脸要吃人的样子!”白须白髯的龟丞相推门而入。

我喜道:“龟爷爷!”

严弈羽吃惊地看着龟丞相,我便发觉龟丞相此时身上又没有龟壳。白须白髯白袍,沉海木的乌黑手杖,看起来飘飘欲仙,喊个龟爷爷确实有些怪诞。

龟丞相听我喊他龟爷爷,笑呵呵地说:“这些事情龟爷爷来办,龟爷爷来处理。小娃娃正是求学的时候,为这些事情苦恼什么呢?”说着咳咳一声,“当然求学的时候遇到心仪之人,也不是不可以交往的!那些门户之见都是迂腐的想法!”

我偷眼去看小叔叔师傅,果然他眉毛扬了扬。

“那个阿绵啊,你就留在星罗!严小娃娃跟我回青州!这样莫名其妙地跑出来也不像话!”龟丞相道。

我拉着龟丞相的衣袖,左摇右晃,又朝着小叔叔那边挤眉弄眼。龟丞相就又说:“啊!那个阿绵也和我一起去。顺道回趟家!把事情说说清楚!紫昊你意下如何?”

小叔叔师傅的眼皮跳了几跳道:“如此我也同去!”

严弈羽站在一边不明所以!

老龟昂昂头看他:“严小娃娃差点就做出悔终身的事情!好在迷途知返,表现到也值得称道!”

严弈羽向龟丞相作一揖道:“在下就跟着阿绵喊您一声龟爷爷,还望前辈不要嫌弃!多谢前辈出面为我排忧,弈羽在此谢过前辈!”

龟丞相捋着胸前的白胡子颔首道:“小子还不错,识得大体,礼节上也周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