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中洲志:羽帝龙女传

一(34)你可知心中被霸占的滋味

中洲志:羽帝龙女传 林溪语 1220 2017-05-21 17:19:02

  “布结界干什么?”我问道。

“如此便没有人打扰。”严弈羽一边说一边抬手抚琴,如空中行云般的乐声从琴弦上流出。

我嘻嘻一笑:“原来严公子也擅抚琴。”

严弈羽不搭理我,我舒展身姿和着他的琴声起舞。这舞步是善歌善舞善织的人鱼姑娘教我的。我觉得人鱼姑娘跳得很是美妙,一颦一笑皆是动人,眉眼之间全是风情,便央她教会了我。彼时曾在三哥面前卖弄,他摇着手中折扇品头论足:“灵动有余,柔美不足;矫揉造作有余,眉眼风情全无。”我便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又给他种下的海尘埃施足了肥。

彼时龟丞相看见曾讽刺我:“海尘埃从不要施肥,被你这样折腾,怕是今年、明年都开不了花了!”

我答得直接:“要你管!”

人鱼姑娘也看了我跳舞,便说:“小公主你学会了这样的舞步,也还是跳不出这样的柔情。”

我问:“为何?是因为我没有鱼尾巴?”

人鱼姑娘笑:“是因为你还小!”

后来我便明白了,彼时我跳不出她那样的风情是因为还没有遇到能放入我心中的人。这本就是一支跳给爱慕之人的舞蹈啊!

原来人的心有时候可以很大,大得容得下世间万物。有时候却很小,小得容不下一句不属于自己的似是而非的赞扬。

严弈羽不过故意随口夸奖那颖儿姑娘一句,我便心生醋意。现在想想也是无谓、不必,也不知道当时哪里来的酸劲。

我心中起伏,脸上的表情便也随着思绪一时忧,一时喜,一时叹惋,一时抒怀。听严弈羽的琴声也从原来的高山行云到云谷间婉转莺啼,再是溪流潺潺般欢快而后月下繁花的寂静。琴音由心生,琴声乃心声,此时便觉得和严弈羽从未有过的心灵相通。

原来心中满满地装着一个人便是这样的滋味。思及此处,我双臂交叠,广袖飘飘,侧了脸只露出一双眼睛偷偷看了看他。

严弈羽也在看我。

他单手抚停琴音,向我走来。我折回手臂,宽广的衣袖从他面前拂过。他伸手握住我的手,拉我入怀:“阿绵!你可知心中有一个人霸占着是何滋味?”

我望着他,答他:“她本来就任性妄为,霸道蛮横。是你招惹了她,她不但要霸占着你的心,还要霸占着你一生一世。”

严弈羽抬起另外一只手,用拇指从我唇上慢慢拂过。“不是一生一世,是生生世世!”

一个温热的吻便覆上了我的唇。我想想,也学着他的样子轻轻吮吸了他的上唇,再是下唇。他动情地一手搂住我的腰,一手扶住我的肩。

严弈羽的声音沙哑低沉:“阿绵。”我刚想回应,他的唇就又覆了上来,温柔却又霸道,渐渐深入,爱恋不止。良久,他停下来,将我拥在怀中,在我耳边低语道:“我什么时候才能把你娶回家?”

我认真地想想说:“起码等我也穿了青衫!”

严弈羽笑得很认真,“那可真是磨人的煎熬!”

“你是说穿青衫很难?可是我也想当一个青衫的师兄!”我答得也很认真。

严弈羽的眼中有炽热的光,他双手圈着我的腰,“我是说这样的等待对我来说是磨人的煎熬。”

我们就这样拥在一起,你一言我一语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我才晓得原来这世间上会有这么多的情话。直到困得不行,才又回到严府各自休息。

我一沾着床,便睡着了,鼻翼间犹自带着严弈羽的味道。这是一种只有最亲密的人才能闻到的说不出的不可名状的味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