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中洲志:羽帝龙女传

一(38)渊龟先生

中洲志:羽帝龙女传 林溪语 1264 2017-05-23 19:34:36

  我抱拳道:“听先生这么说,秋绵还想再写一幅字,不知可否?”

殷先生眉目上扬,道:“再写十幅都一样。写吧!”

我又说:“不过先生看着我写,我难免紧张。不知道殷先生可否背过身去,等我写完再转身呢?”

这次殷先生没有多言语,轻蔑一笑,大大方方转了过去。

我提笔,照着他的写道:酒酣胸胆尚开张,鬓微霜,又何妨?

渊龟先生,渊龟先生!

渊龟,渊龟,就是深渊里的一只老乌龟!

彼时我和龟相还相看两生厌的时候,有一次我摹了他的字诓骗了守冰库的守门虾,再由守门虾诓了他在冰库中冻过一回。等龟相出来的时候第一件事情便是到父王面前告了我一状。那我做错了事情肯定得罚啦,就禁了我的足半个月。龟相拿着我摹的字,抖着抖着递到我眼皮子底下:“你不是爱摹我的字么?不要说半个月了!等你写到几可以假乱真再请龙王放你出来吧!”

稍事等待,墨汁干透。我又从桌上卷起殷先生先前写的那副字,丢给了柳伊默。柳伊默含笑接过,她一定知道我要干什么了。

我唤来站在一旁的两个小厮,一人拿着一幅字。“先生可以转身了。”

殷先生转过身,高傲而轻蔑地看着我。我道:“不如让在座各位来做个评判。”

雷鸣率先道:“左边那幅好,气势雄浑!那蝇头小楷我是不怎么喜欢的。”

殷先生得意地笑笑,可惜他没有听出雷鸣说的是“左边那幅”,而不是“殷先生那幅。”

“左边那幅好像有错呀!”我道。

殷先生冷笑一声,并不说话。

我又道:“还请先生仔细看看,真有错!”

殷先生踱步走来,扫了一眼意气风发地念到:“酒酣胸胆尚开张,鬓微霜,又何妨?错在哪里?哪里有错?”

田伊儿“扑哧”笑出了声。

“殷先生可看清楚了?真没有错?”严家主威严的声音响起。

殷先生不明所以地看向严弈羽的爷爷。

“殷先生可看清楚了?真没有错?这真是摹写的渊龟先生的字?”我又问道。

殷先生再回头打量一下小厮手中的那幅字,“确实摹的渊龟先生没有错!只是……”他又仔细看看,我发现他的额头上沁出一层细密的汗。

我向柳伊默点点头,她将刚才卷好的字扔给我。我单手接住,“唰”一声展开。“殷先生且看你摹了一甲子的字,和我的字谁更像一些?”

“障眼法!这一定是障眼法!”殷先生枯瘦如竹节的手指颤抖着指向我。

我道:“渊龟先生和秋水夫人都乃大家。彼此我也曾临摹过渊龟先生的字,只是后来我发现他的字和秋水夫人的字比起来确实有个太大的缺点。”

“有何缺点?”殷先生脱口而出。

我双手各执一支笔,同时落笔,一手是秋水夫人的簪花小楷,一手是龟相的字。又同时收笔。道:“你瞧。渊龟先生的字太浪费纸啦!一张纸上斗大的字也写不了几个!”

雷鸣喝彩道:“好呀!秋绵!神乎其神啊!”

殷先生跌坐在地。

我又提笔在纸上画了三两颗竹笋,然后提起来道:“你瞧,我写簪花小楷,写完还能有地方可以作画呐!”

田伊儿清脆的声音响起:“嘴尖皮厚腹中空。”再不解地问,“秋绵,为何画竹笋配了这样一句话呢?”

殷先生喷出一口鲜血,神情萎靡地倒在了地上。

严家主拍案而起:“竖子无礼!”

我抬了头,眯缝了眼睛看他。殷先生讽刺我便是应该,我不过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便是无礼?!

严弈羽越众而出,按住我的肩头,“秋绵不可造次!”

我冷冷看了他一眼,拂袖而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