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中洲志:羽帝龙女传

一(37)秋绵比字

中洲志:羽帝龙女传 林溪语 2131 2017-05-23 19:32:29

  雷鸣刚落座,严磬就站起身来道:“在下也想和星罗学院的精英弟子切磋一二。”

我心想:这来了吧!“薄酒”果然不是那么容易喝的!

雷鸣爽快地说:“好!”

严磬笑道:“雷兄弟还是稍作休息吧!还请秋兄指教一二!”

根本不问你打不打!“指教一二”言下之意就是“来!你和我打!”

“还是我来吧,请严兄指教!”柳伊默下了场。

“秋兄?”看来严磬并不想和一个女子过招。

田伊儿笑道:“伊默可比秋绵厉害多啦!秋绵今年的武考刚刚得了个良好而已!”

我尴尬地笑笑,瞟一眼严弈羽,他正含笑看着我。

雷鸣附和道:“对!我星罗学院的女弟子没有一个是弱的,严兄可不要小瞧了她!”

柳伊默道:“严兄请!”

严磬只得说:“如此在下便向柳姑娘讨教讨教了。”说完,亮出兵刃——一柄寒光闪闪的长剑。

严家主朗声道:“巾帼不让须眉,不过刀剑无眼,严磬你需得小心一些。不要伤了柳姑娘。”

严磬答应一声,柳伊默则是淡淡地笑了笑。

相处得久了,我们彼此的习惯和表情都很熟悉。我看柳伊默露出那样的笑容,便知道是胜券在握了!于是悠闲地伸出手,在田伊儿的桌上抓了一把瓜子。

田伊儿瞪我一眼,将装瓜子的盘子又往旁边挪了挪。

柳伊默挥舞长剑,挽出一个漂亮的剑花向严磬刺去。严磬挺剑格挡,“铛”地一声。只一剑,严磬的脸色就变了。不等严磬反应过来,柳伊默的第二剑又到了。严磬疲于应付,只两剑就落了下风。

正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严磬被柳伊默逼得手忙脚乱,气势上顿时就弱了。“唰唰唰”又是三剑,严磬长剑脱手,已然输了。

“承让!”柳伊默微笑而立,显出绝代风华。

我脑中忽就出现:“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雷鸣赞道:“伊默身上的这种气质怕是鲜有人比了!”

严磬捡起长剑,低头答一声:“在下不才!”就匆匆落座。

这两场比试严家都输了,我偷眼看,严家老爷子的脸色不太好看。再看严弈羽,他面色如常并没有把输赢放在心上。

看着严家家主不太好的脸色,我却有些幸灾乐祸,谁叫你那么老了还没有点气度呢?严弈羽仿佛看穿了我的心思,轻轻瞟我一眼,那眼神似在说:“安分一些,不可造次。”

我瘪瘪嘴巴,看看对面坐着的山羊胡子和玉玲珑。那殷老夫子不像个会武的人,玉玲珑又不是严家之人。看来今天的比试应该到这儿就结束了吧。

没想到山羊胡子站起来说:“听闻星罗学院的英才都是能文能武。老朽不才武技可是半点不会,倒是也想和年轻人比一比啊!”

雷鸣道:“殷先生谬赞啦!我可是胸无点墨,入学跟着老先生学了一个月的经论那叫一个煎熬呀!倒是秋绵深受老先生喜爱,经论文考可是第一。”

我心道:这明显的就是冲着我来的,你还巴不得再推我一把!

殷先生呵呵笑道:“辩经呀,老咯!嘴皮子都不利索啦!”

“秋绵擅小楷和丹青。”田伊儿又是一把好推手。

殷先生摸着唇下的山羊胡子道:“那不如就老朽和秋少侠一人写一副字,如何?”

我只得站起来,作一揖道:“烦请殷先生指教。”

一会儿功夫,仆役就拿来了笔墨纸砚。我上前写了一首小令。殷先生也很快写完。可是这在座的谁又来做这个评判呢?

殷先生走过来,看我的小令道:“秋少侠的簪花小楷写得不错啊!不过……”我知道不过以后才是正题。

殷先生拖长了声音道:“不过字迹绵秀,笔力稍弱,纤细飘忽啊!”

我嘿嘿一笑,心想:这书法本各有所好,各家亦有所长。再者这殷先生评价得明显就是,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说你不行你就不行行也不行。我又何必与他计较呢?

殷先生又道:“若论簪花小楷,本是女子擅长的。听闻秋水夫人乃是个中好手,可惜老朽无缘得见。不过料想一个女子的字又能好到什么程度呢?呵呵……”

我心中有些恼火,你说我擅长女子的簪花小楷,还写得纤细飘忽,意思就是嘲笑讥讽我不似个男儿。我当然可以不和你计较。不过老先生尚且赞我母后,你这个井底之蛙也敢胡言乱语。

看我脸上的神色变了变,殷先生得意地笑笑,又道:“秋少侠练这簪花小楷有不少时日了吧?不过老夫觉得你趁早改投别家。”

“哦!为何?”我眯了眯眼睛瞧他。

“不然越写越像个女子,不是辱没门风?”

我以为他要说出什么难听的话,不过又想我本是个女儿身当然觉得这话没有什么。可若是男儿听来,怕是严重的伤害。

于是我踱步来看殷先生的字,笔墨浓厚、圆润有力,字是好字,不过瞧着有些眼熟。

我仔细看了看,赞道:“好字!笔力苍劲、浑厚圆润,雄健洒脱、笔走龙蛇。像是渊龟先生的字!”

殷先生得意地扬起了头。

我问他:“不知道先生这手字练了多久了?”

殷先生顺了顺他的山羊胡子道:“老朽不才,从孩提练起,已经一甲子了!你倒是有些眼光,知道老夫摹写的是渊龟先生的字!”

我点点头。

他见我点头,继续讽刺道:“秋少侠若是想临摹渊龟先生的字怕是不成了!”

“为何?”我问他,眉眼中颇有些遗憾和难过。

殷先生哈哈大笑,却不说话。

我知道这样不回答才是最好的留白和讽刺。

我皱紧眉头,半低下头。

殷先生摇摇头,“油头粉面之人不适合写渊龟先生的字。”

田伊儿不满地说:“殷先生赢便赢了,何必讽刺挖苦人?”

雷鸣也站起来说:“秋绵,哥哥我看你怎么的也长了张男人的脸。不如和殷先生比比拳脚吧!”

柳伊默看着我不说话。

我面对殷先生站着,摸摸自己的脸又摸摸自己的头。其实目光已经越过他落在了严弈羽身上。记得在星罗时,卓言也曾这样说过。

严弈羽端起茶水,满脸笑意地看着我。意思大约是:没有油亦没有粉。你演得合适了,要做什么便做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