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中洲志:羽帝龙女传

一(39)就此别过

中洲志:羽帝龙女传 林溪语 1144 2017-05-23 19:37:53

  当夜,酒还是喝了!不过是我和雷鸣还有柳伊默、田伊儿自寻了一家客栈把酒言欢地喝了,意气风发地喝了,没有约束地喝了!

田伊儿面色微酡,“谁稀罕住在他严府上了。不过是看在师兄的面子上我们才去的。还摆脸色给我们看,真是没有风度!”

“是……是呀!”我喝得有点多,舌头有点大,“那么大……把年纪了,还斤斤计较,莫名其妙,自视甚高,自以为是!”一连说出一大串,我觉得舌头也利索了,心中也舒畅了!

“风度与年龄本也没有什么关系。”柳伊默是我们中最不贪杯最清醒的一个。

我攀了她的肩膀,“伊默说得对!来,来,来干了这杯!”

“不如我们明日就离开青州去别处耍去!”雷鸣道。

“好!”田伊儿附和道。

“我,我想先回趟家!”我说道。

“秋绵!就你扫兴!”雷鸣道。

“我也打算先回趟家。”柳伊默说。

雷鸣端着酒杯说:“那也行!那今夜我们就大醉一场,明天谁先起来自个儿便走!谁最后走,就付我们大家的酒钱和房前!”

“好!”田伊儿和我异口同声。柳伊默看着我们玩笑,也点了点头。

这可真是大醉一场!我是怎么摸索着回到房中躺在床上的都不知道。

第二天我也是最后一个离开的。临行前我还买了一匹马,一是觉得马儿跑得比我快;二是春日正好,着轻衫骑细马,踏青踩春正当时呀!这些(风)流公子哥的勾当我在入学前和三哥是做得极熟练的。果然打马出城,就有莺莺燕燕媚眼如丝地看我。我满心恶作剧的得意之情。

出了青州城往东二十里,严弈羽牵了一匹马在路边等我。我故作不知,大摇大摆地走在官道上。他上马追来,唤我:“阿绵!”

我昂昂头:“师兄何事?”

“你还在生气?”严弈羽问我。

我笑得豁达,“师兄此言差矣!我不是还在生气,是一直在生气!”

严弈羽叹息一声:“殷先生既是严府的门客也是我祖父的故交,在我严府三十余载,一直对祖父忠心耿耿。你昨天气得他吐血,确实……”

他没有往下说,我冷笑一声道:“他多次出言讥讽你当听不到!我不过心胸比他开阔便该受他的气?你这是什么逻辑?还有!昨天那场比试明明就是处心积虑,冲着我们来的!或者说冲着我来的,你当看不到!此刻还来指责我?”

“那是我的祖父!他也不是真心要伤了你!”

“祖父便可以任意欺侮后辈?”

“阿绵!”

“你的祖父可不是我的祖父,我可不愿意受那腌臜气还忍辱负重!”

“阿绵不要不讲理!”

我哈哈一笑:“我本就蛮横无理!任性妄为!不过是入了学,才收敛了性子!若不是你祖父刻意安排提醒,我还真忘记了我以前是怎么个样子!多谢啦!”

“阿绵,你要我怎么说?他是我祖父,我不能不敬重他。你为何不能为了我们的将来忍一忍,让一让!”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严弈羽道:“意思是我伏低做小,你的祖父便容许你娶个男人进门?”

“阿绵,不要胡言乱语,胡搅蛮缠!”

我“嘿嘿”一笑,“秋公子我本就不想与严兄你纠缠,更何谈胡搅蛮缠!就此别过,后会无期!”

我打马而走,严弈羽站在原地愣了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