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中洲志:羽帝龙女传

一(45)幽海裂谷

中洲志:羽帝龙女传 林溪语 1679 2017-05-25 23:35:42

  我看着父王说:“若是父王和母后没有了我,三个哥哥以后各自分封去了其他海域,谁来孝顺你们?父王你说吧,多大的苦阿绵也能挺得住。”

“只能送你去幽海裂谷,入龙冢。”

父王的话音落,我的脸色就更白了。幽海裂谷的龙冢是我龙族禁地,也是万千海族的禁地,更是千万年来龙族先辈的埋骨地。送我去那里,我不明白父王的意思。

父王说:“我以龙血祈问了上界的龙使。”

我大惊:祈问龙使沟通上界,需要耗损多少的心力和修为。

“灵虫被你吞下,你若不死,灵虫的主人必能通过它找到你。到时候父王怕也保不住你。”父王捏了捏拳头。

我拉着他的手说:“父王,这人是上界的高人。能突破九重禁止,不知道修为高深到什么程度,父王又何必自责。他若来,必然有办法。说不定我能把虫子吐出来还给他呢?我若礼数周全,他说不定会原谅我的。”我故意说得天真。

父王摇头:“龙使听我提起此事,半响没有说话。而后语调轻颤,像是颇有忌惮。”

我笑笑:“父王不用担心,这些灵力一天比一天浩瀚磅礴,不等那个前辈来阿绵怕已经控制不出它们了。”我想反正都是死,不如轻松一些,也免得让父王徒增伤心。

“不!”父王面色严肃凝重,一个“不”字是多年上位者身上沉淀出的气概,让人无可辩驳,“阿绵不会死!所以我要送你入龙冢。吃他一只灵虫,便要了我女儿的命!万万不行!紫珺,你听父王说。”

我听父王不再唤我乳名,而叫我紫珺,知道他接下来说的话很正式很认真。果然父王说:“龙冢中埋着千具龙骨,气息相同不易查辨。且龙冢中聚集了我多少先辈的龙灵之气,你入龙冢借先辈的龙气化掉这灵虫的灵气。父王教你引导之法,若是你能吸收了灵虫的灵力。对你来说是大大的好事情!只是龙冢中彻骨之寒,无尽黑暗,无边寂寞。你入了龙冢便不知道何时才会醒来,你怕不怕?”

我此时已经明白了什么叫没有办法的办法。

龙族身死都会送入幽海裂谷的龙冢之中,父王的意思是将我送入其中隐匿身上的气息,这样那灵虫的主人便无迹可寻。又想着我身上的磅礴灵力,需得借龙冢中的龙灵之气炼化,否则不等那高人前来我已经被那灵力害死了。只是入了龙冢一切便只能看自己的造化,前途也实在渺茫。

我想我若不能炼化灵力,会死,要入龙冢。我若不入龙冢,那灵虫主人找来,父王、母后必会为难,说不定会牵扯我龙族,我还是得死。说不定运气不好被毁成齑粉还没有机会入龙冢了。于是我坚定地点点头:“父王,紫珺愿意去!”

第二天,四个夜叉抬了软轿。父王、小叔叔师傅、大哥和三哥亲自陪着我往幽海裂谷而去。母后被父王强留在宫中,由二哥陪着。

我躺在软轿上感觉越走海水越凉,越走越是黑暗。四周渐渐的什么鱼和植物也没有了,入目皆是苍凉。再走出数十里,一种无形的威压铺天盖地而来。夜叉渐渐受不住,滞步不能前。大哥想把我背在背上,父王说:“还是我来吧!”

我趴在他的身上,父王用灵气罩住我。我略感好受,父王说:“前面便是龙冢了。千万年来聚集的龙灵之气都在裂谷之中,阿绵,只能靠你自己了,你一定要成功!父王和母后在家等你。”

我流出一串泪水,赶紧用手背擦了。然后说:“阿绵知道了!”

再往前走,三哥、大哥、小叔叔师傅终于都一一被压得迈不开步子。父王独自带了我来到裂谷边。

父王背着我站在青黑色的悬崖边,悬崖下就是深不见底的幽海裂谷。只觉阵阵寒气罡风从谷底冒起,除此之外便是无尽的黑暗。

我趴在父王肩头,明显感觉出父王也有些支撑不住。我对父王说:“父王请回吧!在家等阿绵!”

我松开手,翻身而下,坠入裂谷。果然刺骨的寒,无尽的痛。我咬住牙不出声,免得父王难过。终于咬破了嘴唇忍了下来。我的身子一直往下坠,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落地。眼前什么也看不见,只有一种颜色——黑色。罡风从身边刮过,刮破了衣衫也刮破了皮肉。忽然一股股熟悉的灵力穿透我的身体,我猜想这便是龙灵之气了。我的身体和灵魂被龙灵之气穿透、分割。我在灵识中听到了一个很奇妙的声音,这个声音无法比拟。那是肉体和灵魂分离的声音。我以为我会再听到“啪”的一声,那是我肉体坠地后四分五裂的声音。可是没有,我的身体应该仍旧悬浮在幽海裂谷的某处,而现在的我已经不是我了。

我只是无尽黑暗虚空中的一粒尘埃,随波逐流……

不知道身在何处,也不知道今夕何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