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中洲志:羽帝龙女传

一(46)番外一则(严弈羽)

中洲志:羽帝龙女传 林溪语 2780 2017-06-12 19:46:08

  祖父教导我做每一件事情都需认真对待,做每一件事情都需尽己所能,力求完美。我也一直这样做着。因为我是祖父唯一的嫡孙,青州严家唯一的接(班)人,严家数百族人未来的支柱。我想我的表现也是让祖父满意的。

祖父一直把我带在身边教养,他教会了我很多,包括家族和责任。我知道父母被歹人所害,可是祖父却从不灌输我仇恨。他将严家的荣辱一力承担,这一点让我更敬佩他。

十岁那年我拜师入星罗学院,只花了六年时间就得到了荣穿青衫的机会。那是一次试练,若是成功,我便能回到师门复命成为一名青衫弟子。这是多少师兄弟的心愿。

只是那次我虽然完成了试练也伤得极重,倒在草丛中不能动弹。伤痛让我的意识有些迷离,救援的师兄弟也久候未至。从小到大,什么事情都要做得最好,我是真的有点累。我真想休息一下,只是没有想到十六年来唯一一次能“休息”一个整天,居然以这种情况出现。我撕掉一枚隐身符,躺在草丛中,看着缀满星子的夜空,脑中忽然出现一个可怕的念头:就这样睡着了不要醒来也好啊!

我摇摇头,驱散了这个懦弱又可笑的想法,可是驱赶不走瞌睡虫。我倒在湿软的草丛中,以天为被以地为床居然真的睡得安稳。

等我睁开眼睛时,看到一个女子,那个女子与蝶共舞,漂亮得不像话,我告诉自己世上原来还有那样的美好!我昨夜的想法和对生的渴望、对美好的追求比较起来实在显得可笑又懦弱。

这个女子是谁呢?我不知道。

后来我描了一幅她的小像。我想:说不定有一天还会遇上吧!

我如愿着了青衫。只是斗转星移,时光荏苒,我再没有遇见她。

这一日,斗宝园中,玉蜻蜓飞上她的头顶。我穿过人群看见了她。她做了男儿装扮,穿一身新弟子的衣袍站在高高的假山上看热闹。她把玉蜻蜓从头顶上取下来放在旁边一个小师弟头上。她解释:“这个做不得数的!做不得数的!”她转着她那明亮狡黠的眼睛,就像一只小狐狸,然后小狐狸落荒而逃。我觉得好笑,原来是这么有趣的一个人!或许我们终于还是遇见了!

听说她上课打瞌睡被老先生罚了,听说她写得一手好字,作得一手好画。还听说她为了英雄救美,跟几个师姐讲了一通歪道理,为了解围说要帮我画扇面。我笑了,居然有个送上门的机会。师兄弟说我最近有些不一样,秦浩说或许我忽然学会笑了。这真是一个奇怪的说法,我什么时候不会笑了?

我找她讨要一幅扇面,她好像很不愿意见我。我拿出小像逗她,她遮遮掩掩、支支吾吾。她问我为什么画这个女子。我脱口而出:“一见难忘!”说完我自己其实也愣住了,虽然我说的是心底的大实话。原来直接表达自己的真实想法是这样痛快!老先生来了,处处维护她,还用言语挤兑了我。老先生如此这般,我就更相信他就是她!

新弟子的武考,我答应薜萝帮她带一队新生。不是因为薜萝说那个新生与她有旧,而是因为我知道那个像小狐狸的她也会去。不过她好像很不喜欢我。我看着她,她摆出一副纨绔子弟的模样,我心底里想笑。忽然林墨轩来了,我皱了眉。这个九鹿青阳的天才,也是个脾气古怪的家伙,平时从不对人热情。为何专程来带了新生?

迷雾岛上我看见了她取金银二花籽时的模样,和那日在晨曦中见她起舞一样。既不似男子粗犷也不若女子娇柔,像行云如流水!极美!我的心被猛地撞了一下,我见过这样的身姿,这只小狐狸已经烙印在心头。

迷雾岛上的蝙蝠从来不会主动攻击,她为了救同行的队友却伤得厉害。我猜一定是那叫柳伊默的女子有什么问题,才会引来如此多的迷雾蝠。明明伤得比柳伊默厉害,却还要护着同行的人,真是倔强得有些可笑。明明疼得厉害,还有心思开玩笑,我一时有些怒意。不过让我更生气的是林墨轩居然直接抱了她消失在迷雾中。我带着柳伊默回了营地,没有见到她。我知道熊熊的火光也映不红我铁青的脸庞。第二天她裹着厚厚的两只手,编造着一个合适的理由。其实理由只有一个,那就是林墨轩也知道她是个女子。这只小狐狸也闯入了他的心。九鹿青阳以冷漠出名的人会为一个普通新弟子包扎得这样仔细?这样上心?

回主岛,我本想放放手中的事情去找些书参研一下如何讨女孩子欢心,说来我自己也觉得有些荒唐。可是师门忽然让我去沙州历练。我想起了斗宝园中的事情,临行前送了她一只小蜻蜓。若得闲,我就用小蜻蜓将沙州的风貌画给她看,不知道她喜欢不喜欢。千里之外行操傀术催动玉蜻蜓来画画,说来我自己都感觉有些好笑。这一日她居然想压制住小蜻蜓,我不知道她是厌烦了还是她去铁师尊处修习了冶器。我把这件事情交给了秦浩,若是她真在修习冶器,也请秦浩指导她一二。秦浩来沙州时对着我笑:“幸不辱命,还诓了一只小甲虫。”再是一忧:“都说多少女子爱慕你,你都不动心!莫不是真的成了断袖?”我瞪他一眼,“你才是断袖!”秦浩惊讶:“你这瞪人的表情,从何学来?”我觉得他太大惊小怪,瞪人我难道以前是不会的么?

我教她行操傀术和我“说话”,她真的很聪明,一学便会了。于是我在沙州一得空就和她说话,这是我最轻松愉悦的时候。沙州的事情终于接近尾声。我想回星罗时应该送她一样东西才好!沙州的酒还是沙州的花?于是我写:醉人不过花和酒。她不知为何好像生气了。后来战事忽然吃紧,我也没有空闲和她解释。战事一完我顾不上休息,也顾不上身上的伤,带着沙州的酒和花回了星罗。我不知道我忽然出现她会不会不高兴,这我也顾不得了。我现在只想见到她!

我回星罗,她站在树下看着我笑。我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的心情,除了高兴找不出别的词。原来牵挂和爱恋会使一个人变得愚钝笨拙。

在星罗我每日带着烈火去督促她练功。她明明天资聪颖却疲沓磨叽,慵懒绵柔。不过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只要有我在,她即便不认真修行,我也会护她周全。只是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沙州有变,师门再遣青衫弟子支援。

蛇人这次异常狡猾,为了复活蛇王几个部落也前所未有的团结。我们的每一仗都很吃力,学院居然还折损了好几名弟子,我也受了伤。但我一定会活着,因为她还在星罗。可是烈火居然在沙州蛇人的领地找到了我。阿绵不在星罗,阿绵在沙州!她有难!她是来找我的吗?我心中既惊且喜。这是一种从未有过的害怕,阿绵不能有事!这也是从未有过的喜悦,阿绵她是来找我的么?

我搂着她,她一定很害怕。梦中还在害怕。我的心好难过,我没能护住她。我抬手抚过她的眉眼和面颊。忽然她发了狠,她在梦中一定是把我当作了蛇女。她狠狠地咬了我一口,小小的嘴巴尖尖的牙。她梦魇了,我摇醒她,说她不该来沙州。她女儿身的样子真的很美,她流下两行晶莹的泪珠,我顿时手足无措,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只能笨拙地说:“好了!好了!不哭了!不哭了!”我觉得我在哄一个孩子,她果然哭得更像一个孩子了。她抬手搂住我的脖子,窝在我的颈下。抽抽噎噎地很委屈。我心中生出许多从未有过的柔情,只能紧紧搂住她说:“好了!好了!不怕!不怕!”我觉得自己很好笑,思慕和爱恋真的让人变得口舌笨拙。看着她委屈的模样,我心中泛起既难受又甜蜜的感觉。这个感觉很奇妙!

我想这样的感觉最好再变一变,没有难受,只有甜蜜。所以我会护着她,努力护着她!

林溪语

为什么这里写个番外呢?其实是想承上启下,做个过渡。 另外觉得还能看,请“高抬贵手”点个收藏啊,速溶咖啡啊什么的吧!感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