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中洲志:羽帝龙女传

一(48)今夕是何夕

中洲志:羽帝龙女传 林溪语 2113 2017-06-12 19:53:50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日月盈仄,辰宿列张,寒来暑往,秋收冬藏……”稚气的童声从廊下传出。

走廊的美人靠上斜坐着一个妇人,圆脸杏眼,明眸皓齿。这个妇人听着童子的琅琅书声,频频微笑点头。

诵毕,童子躬身道:“奶奶,这是今日先生教的《千字文》。”

这是一个看着很年轻的美貌妇人,被称为奶奶似乎这辈分和她的年龄很不般配。妇人点点头,赞道:“吉儿很乖。”

总角童子又道:“今天先生还讲了一段《天地广志》。孙儿也背给奶奶听一听。”

稚气的童声再次诵起:“天地分上下,月地分四洲。南洲无秋冬,北洲无春夏,中洲物广博,翼洲远不达。中洲十二州,羽帝定天下,垂拱显平章,问道民安康,四方皆拜服,率宾尽归王。”

“哈哈哈!我家吉儿真是天资聪颖!”洪亮的声音响起,一个身材魁梧,相貌堂堂的中年男子快步而来。

“吉儿见过爷爷。”总角的小童儿礼貌周到。

男子一把抱起小童,放在自己的膝盖上问道:“那你可知你背的是什么意思?”

“吉儿知道。那是说我们生活的月地共有四块大陆,一块叫南洲,那里一年四季都很暖和,就像没有秋天和冬天。而北洲和南洲相反,四季严寒,没有春夏。翼洲离其他三洲很远,普通人很难到达。而我中洲最好,地大物博,四季分明,人杰地灵。中洲本来共有十二个州,后来羽帝爷爷旷世奇才安定了天下。他以德治世,仁民爱物,广布德泽,所有的人都生活得很好。于是四方的人们尽皆归顺。”小童儿牙牙稚语,却说得头头是道。

男子摸着小童儿的头赞道:“吉儿真聪明!该奖励你什么好?”

小童儿一听有奖励,连忙从男子身上跳下来躬身说:“爷爷,吉儿不敢要什么奖励。但若是爷爷真要奖励的话下个月拜龙女娘娘庙的时候就带吉儿一起去可好?”说完眼睛中闪着明亮的光芒,期待地看着他的爷爷。

“哈哈哈!你个小滑头!”

“吉儿长这么大还没有出过远门呐。”吉儿捏捏小拳头,有些委屈地说,“父亲像吉儿这么大的时候已经随爷爷走过了许多地方。”

“那时是乱世,你奶奶不放心将你爹爹交给任何人。我只能依她带着你父亲东奔西跑。所以那臭小子也养成了这个臭毛病,把你丢给我们,不见人影。我和你奶奶加在一起都两百多岁了,还要给他带孩子。”仿佛骂得不够过瘾,男子又道,“还有他三岁时候的事情他知道个屁,就给你瞎吹他去过好多地方。总共不过青州、江州、油州、沙州四地。”

吉儿瞪圆了眼睛,脸上露出羡慕的神色。“吉儿现在连王府的大门也不过出去过三次!”

“哈哈哈!好了,奶奶答应带吉儿去。”美貌的妇人道。

小吉儿高兴得连蹦带跳,又向着自己的奶奶鞠了个躬,想想还没有够。又踮起脚尖爬上美人靠在奶奶的脸颊上亲了一口。美貌的妇人被他逗得咯咯直笑。

“好了,好了,快去你先生那里学算经了。不要在这里碍手碍脚的啦!晚上我会考校你的功课,若是答不上。就算你奶奶同意了,我也不答应的。”

吉儿唱一声“诺!”欢天喜地地走了。长长的白玉走廊上留下一个可爱的背影。

为了体现什么是不碍手碍脚,等吉儿走远。中年的男子将他的妻子搂在怀中。妇人笑骂他:“老不修!都一百多岁了,还搂搂抱抱。”

男子哈哈大笑,声若雷鸣:“一百岁怎么样?两百岁的时候你还是我娘子!不抱你抱谁?”

“下个月羽帝会来吧。”女子的语气像是询问又像是自言自语。

“他每年都来,今年又有什么例外?”

“他等了这么多年,不知道……”女子没有往下说。

“哎……”男子幽幽叹出一口气,将怀中的妻子搂紧,“惜取眼前人!”

“要不然,我们?”女子犹豫地问道。

“我知道你是什么心思。不可!”男子斩钉截铁地打断了她。

“为何?”女子问。

“你难道还不了解他?这几十年来那些人变着花样往他宫中送美人。你可见他动过心?”

“可是!这样等下去终究不是办法!说不定,说不定他等的那个人早就,早就……”女子很想说“早就死了”,终于还是没有说出口。因为她的内心也希望那个人还活着,她的心意也不允许自己说出那个“死”字。虽然这极有可能才是事实。

男子道:“不可说。人都是这样,没有说出来便觉得一切都还有希望。若是说出来,就什么希望都没有了。羽帝是什么人?他难道心中不知?你不可说,我也不可说。只有等他自己明白过来。”

“我们还要等到什么时候?秋绵!你这个没良心的!”女子带着哭腔骂了一句。

“秋绵!你这个没良心的!”秋绵……秋绵,秋绵是谁?是我么?我又是谁?我是幽海裂谷中的一点幽光,我是受祖宗庇佑产生的一丝灵识。我在深黑的谷底飘飘荡荡,无依无凭,我努力地一点一点吸收着谷底的灵气。

许多年前,我甚至不知道我是谁!我长得太慢了,尽管我很努力地生长还是太慢了。忽然有一天,我感受到了一种和龙灵之气不同的力量。若说龙灵之气是庄重、是威严、是肃穆、是神秘、是远古,这样的气息和力量便是随和、是慈善、是平凡、是近在眼前普通人的琐琐碎碎、是纠杂了爱和欲的祈愿。

慢慢,慢慢,慢慢……我偶尔还能听到一些声音了,远在天边,若有似无。

“今天我们在龙女娘娘面前结为夫妻,请龙女娘娘为我们作见证。我们二人永不离弃。”我笑了,龙女娘娘?龙女便是龙女,娘娘便是娘娘,这样的称呼真奇怪!我笑了?我学会了笑!

“龙女娘娘,我的儿子出海打渔已经五天没有回来了!呜呜呜……求娘娘垂怜。我家中只有这个儿子呜呜呜……”是老妇人低声地啜泣。于是我知道了除了笑还有一种表情是哭。

“秋绵,你这个没良心的!”这又是什么?

或许是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