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中洲志:羽帝龙女传

一(56)愿以中洲聘龙女

中洲志:羽帝龙女传 林溪语 1079 2017-06-15 19:18:25

  这几天父王的脸色很不好,我想问问母后却发现她的脸色也不太好。于是我就去问龟丞相,龟相呵呵笑道:“四海升平,水族也安稳。你的三个哥哥也争气,阿绵呢也懂事又晋了尊者。你父王和母后许是无事可做百无聊赖,没有地方操心了。你想啊,这人若是闲下来便会自寻烦恼。龙呢?也是一样的!这自寻烦恼又发现无事可恼,脸色自然就不好看!阿绵你最近就在龙宫中日日夜夜陪伴着他两个哪里都别去,过一段时间自然就好了。”

我眨眨眼睛,龟相的这一套理论很特别啊!许是他破尊为圣,圣者的世界我不太懂,当然圣者的言论高深莫测一些就也是正常的了。

我便真正很安心地在龙宫中陪着母后。

一日,我与母后在院中烹茶。忽然阵阵浊水从身边桥下流过,污浊的黄泥流过花园,耳边又隐隐传来喧闹嘈杂之声。

“我去看看!”我有些生气。

扶摇而上,还没有到海面便听见海面上人声鼎沸,大筐大筐的黄泥黑沙从海面倾倒下来。

我龙族海域什么时候容得这么多凡人来撒野!

“愿以中洲聘龙女!”“愿以中洲聘龙女!”赤膊的大汉喊声震天,边喊边抬着一筐筐泥沙往下倒。

我跃出海面,喝到:“住手!”

海面上顿时安静下来,不时有“咚咚”声响起,那是装泥沙的箩筐脱手掉在海中的声音,也是倒泥沙的大汉栽倒在海中的声音。

片刻的静寂后,不知道谁喊了一声:“龙女娘娘!真的是龙女娘娘!”

我皱眉看见无数条小船上的无数个赤膊大汉拜服在船中。不远处停着若干巨大的七层宝船,为首一艘宝船中立着一男一女是那日在酒馆中见过的——吉儿的爷爷和奶奶。他们的中间站着一个二十岁上下的青年男子。

我看着乌七八糟的海面,怒意顿生。不等我发作,背后已经掀起滔天巨浪。一条金龙飞出海面,巨大的龙口中喷出一条水柱,打翻了一条七层宝船。巨龙摆尾,滔天之浪向我眼前的大船小船扑去。

“大哥不可伤人!”这么多人,若是大哥开了杀戒那可是有违天和的。

愤怒的金龙发出一声龙吟,排山倒海的气势瞬间将眼前的大小船只冲得不见了踪影。

大哥向我飞来,用庞大的身躯将我护在身边。一对铜铃般的眼睛关切地看着我。我冲他笑笑,一只手贴在那硕大的龙头上说:“大哥赶走他们就好了!不可开杀戒,会影响你的修行!”

大哥仰头发出清越的龙吟,声震天际,响彻云霄。

“阿绵!”那个青年男子唤我。声音不大,我却听得清清楚楚。

大哥也听到了,他有些愤怒,扭动龙首,眼中显出一丝杀气。我不知道大哥这样的愤怒从何而来,搂着大哥的脖颈。道:“大哥别动怒!”又说,“大哥你应该叫黄金巨龙啦,你的脖颈我都快搂不住了。”

大哥化出人形,临风而立。“羽帝,不要欺人太甚!”

我心想:原来这就是羽帝了。确实如吉儿所说模样还很是年轻!大哥这句话好像也有问题,明明是羽帝带人欺龙太甚!

“阿绵!”吉儿的奶奶唤我。我不知道他们为何知道我的乳名。

我皱眉看她,“为何脏我龙族海域?”

“阿绵。你当真不认得我们了?”

她的话问得奇怪,我摇头,“除上次小酒馆有一面之缘,之前从未见过又何谈认识?”

吉儿的奶奶看向吉儿的爷爷,然后莫名其妙地点了点头,又摇摇头。我知道这必然是一个我们看不明白的极为复杂的心理活动,起码我看不明白。

羽帝向大哥行礼,大哥理所当然地昂首接下却不还礼。

羽帝道:“在下数次拜访皆被拒之门外,不得已才出此下策。”他看看我,忽然嘴角挂了笑说:“而且看来还是下策好!”

大哥怒道:“你已经是中洲的人皇,为何这般无赖无耻!脏我海域,扰我清静!”

吉儿的奶奶是一个美貌的妇人,看起来三十岁上下。她一直目光灼灼地看着我,不曾眨眼。我被她看得心里有些发毛。这时她开口说话,目光也不曾离开。“论身份羽帝贵为中洲之主,一统中洲开创不世伟业。论修为羽帝也已经踏入尊者多年,破尊入圣也是迟早之事。论亲疏我中洲延绵千万里的地域与大海相连,我们与海族当属近邻。论礼数羽帝年年遣使来贺,更是多次亲自登门求见。可是龙族每年皆拒之门外,不与我中洲往来。”

女子言辞凿凿,铿锵有力,我想吉儿口齿伶俐大约是遗传她。

大哥大笑一声:“不要说是中洲之主,就算是一统了陆地四洲也没有资格和我龙族相提并论!”

那女子又说:“龙族血脉尊贵,非同寻常,我们当然知道。只是中洲自开元年间的五十年和兴元年间的二十九年,百姓休养生息,政治清明,国富民强,培养出将帅勇士及各种人才无数。如今四海归心,若是万民知道羽帝的诚意和龙族的冷漠怕是于龙族在万民心中的地位有所影响。”

我看着这个女子,好一张利嘴。

忽然海面微动,龟相来了。

“小丫头好厉害的嘴!”龟相道。

简单的一句话已经带上了圣者的威压。吉儿的奶奶受不住,被逼得退出数步才站稳,脸色有些难看。吉儿的爷爷急忙扶住她。

羽帝行礼道:“恭喜老前辈步入圣者之位。”

龟相道:“羽帝尚在青州时老夫便与你说得清清楚楚,为何今日还要苦苦纠缠。做出这些无赖行径?”

“老前辈对弈羽说的话我都记得。只是老前辈是否还记得我说过的话?”

原来龟相和这个羽帝多年前便见过,我很好奇他们之间到底说了什么。

“若有朝一日在下成为十二州共主,而公主彼时仍未婚配。在下能否上龙族提亲?”羽帝恭恭敬敬地弯下腰,向着龟相行礼。

我一愣,原来这就是当年羽帝和龟相说的话。原来那些大汉口中喊的:“愿以中洲聘龙女!”是这个意思!

我开口道:“你是说你想娶我?”我问他。

或许是我问得太直接,在场的人都愣住了。

羽帝认真地看着我说:“对!”

“你走吧!我不会嫁给你的!”我说,“以后也别来了!”

我以为他会说“为什么?”

结果他说的是:“但是我想娶你!”

“你我素昧平生,互不了解。这样贸然就说婚嫁之事不太合适。再说了你知道我今年多少岁了吗?”我笑道。

“是不是我答得出你就嫁给我?你今年一百一十五岁。”他答我。

我忽然想起来我告诉过吉儿我的年龄,一定是吉儿说漏了嘴。

“这个做不得数!做不得数!”我急忙摆手,心想这个羽帝用这样的方法迫使我龙族现身看来是有些无赖手段的。

羽帝静静地看着我,听我说这话忽然嘴角扬起笑得很是温暖。我心道这人不仅无赖还有些失心疯。

“我都是一百多岁的老婆婆了,你娶我干什么?你若当真想娶个海族女子以示友好。龟相一定把这件事情给你办妥当的。我是不会嫁你的,你走吧!”

“羽帝,请!”龟相下了逐客令,“你的将帅士卒老夫都还给你了,想必现在已经尽数被浪推上了岸。只不过你脏我海水,那些船只老夫都帮你尽数销毁了。”

“多谢龙王宽容,多谢前辈手下留情。”羽帝道,“在下这就告辞了!”

我出一口长气,看来是打发掉了。不曾想他们这样大张旗鼓地来,又这样云淡风轻就能打发走。

羽帝又看向我道:“公主的年龄不是吉儿说漏了嘴,而是我一直都知道。公主每年的生辰我都送了生辰礼到龙宫。若是没有被丢掉,烦请公主一一过目。”

停一停,他又说:“我等你。”说完转身走了。

我实在觉得这样三个字补充得有些奇怪。

“秋绵!后会有期!”吉儿的爷爷对我道。

“秋绵?秋绵!”我不记得我有过这个名字。

林溪语

以前我看书,也是这样,只看看,现在我发现这是不对的! 哈哈哈~ 不管好歹~~ 好,顺手人情给个收藏。 歹,顺手人情速溶咖啡嘛~谢谢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