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中洲志:羽帝龙女传

一(57)欲诉此情书尺素

中洲志:羽帝龙女传 林溪语 2181 2017-06-17 12:56:22

  回到龙宫,我明白了父王和母后最近脸色不好的原因。也明白了原来圣者有时候说的话不是高深莫测,而是圣者撒了谎。

“我是不会嫁给那个羽帝的!父王母后又何必烦心呢?”我躺在母后后花园的花床上。

母后叹口气,不说话。

三哥道:“孽缘!真是孽缘!”

我白他一眼:“我和他就没有缘分!”

清闲时光易打发,一晃就是大半月。

羽帝果然没有再来。我每日在龙宫也闲得有些心慌。忽然一日就想起了羽帝说他每年都送我生辰礼。不知道会是些什么呢?

我踱步到库房问库守:“可有中洲羽帝送的东西在里面?”

库守摇摇头:“龙宫与羽帝从无来往。”

我忽然有些惋惜和失落,看羽帝的样子不像是骗人的,那一定就是扔掉了。

忽然二哥走了过来,说:“阿绵,你跟我来。”

他引着我来到一间屋子前面,打开门里面密密麻麻堆叠着箱子。每个箱子都上了灵识锁,我伸手去扯,居然一下子就扯掉了。我感叹于果然晋了尊者就是方便啊,想开个箱子都变得容易了!如果二哥知道我此刻的想法一定会觉得我很没有出息!哈哈!

二哥说:“我不知道我这样做对还是不对。或许他们都会怨我,但我认为你有权利知道。”二哥没头没脑地说完,就走了。

我随便打开一个箱子,里面有一坛子酒。我取出来打开泥封,香气顿时扑鼻。“好酒!”我赞道。箱子里还有一套紫色的长裙,一支玉簪子,和一封玉书简。

我灌以灵力,玉书简上便浮现出一行行字:阿绵,见字如面。今年是你六十岁的生辰。不能当面跟你道贺,真是遗憾。酒是你喜欢的醉留仙,只是酒肆掌柜早就归了天命。我依照他的法子酿的酒,不知道味道可还好?紫色的长裙是田伊儿硬要放进来的,是她亲手做的,她说你会喜欢。玉簪子仍是我亲手雕的,看来我还是没有什么新意,只能照着话本子中写的那样每年做一支簪子送你。祝安康!底下落款是严弈羽。

严弈羽?羽帝?那田伊儿又是谁呢?羽帝为何知道我叫阿绵?我喜欢的醉留仙?

我放下手中酒坛子,打开第二口箱子。“阿绵,玉玲珑死了。本不该和你提这些,可是她临死时告诉我她曾去星罗找过你。说我和她早有婚约,还对你说了很多难听的话。阿绵,对不起!其实她和我一样是个执念深重的可怜人,我和她没有婚约,我也不会和她成亲。阿绵,我终于查到你去了哪里。也明白了龟丞相前辈为什么会如此讨厌我。我曾说我会舍命护你,可是我却没能做到。对不起,阿绵!今年是你七十岁的生辰,我在玉簪子上雕了个葫芦。葫芦就是福禄的谐音,你一定会觉得我既没有新意又雕得土气。祝安康!我在等你!底下落款是:严弈羽。”

玉玲珑是谁?我去了哪里,不就是在幽海裂谷苦修吗?

我取出玉簪子,果然上面雕着一个圆圆的葫芦。不过雕工细致,既不土气反而有大师风范。

“阿绵!那根羽毛是烈火硬要放进来的。它现在脾气越发大了,我不允它,它就跟我生了好多天的气。最后我妥协了,不但让它放了羽毛进来。还照着它的模样雕刻了这支玉簪子。雕完我自己也觉得好笑,哪里有姑娘家头发上是一支鹰隼玉簪呢?不过烈火却很满意!这只鸟没有你治它,越来越嚣张跋扈了。我想把它送去老先生处听听佛经道藏,化化它的戾气。你说可好?我照着你的模样画的这幅画也一并送你了。还有一柄短剑,虽然比不上你的摘星,不过也是削铁如泥的好剑。那木盒子最有趣,你打开它,它能演十几出戏文。祝安康!严弈羽。”

烈火?老先生?

因为我分不清哪只箱子在前哪只在后,所以看得有些云里雾里。不过有一点我敢肯定,严弈羽对他信中的阿绵情谊深厚。不过这个阿绵是我么?为什么我没有一点印象?

我又接连打开三口箱子,无一例外有一支严弈羽亲手雕刻的玉簪。一口是我四十岁生辰送来的,一口是七十六岁,还有一口是九十六岁。

“阿绵!今年是你七十六岁的生辰,我已经是八十岁的老头子了!田伊儿和雷鸣生的那个臭小子娶了九鹿青阳谢长老的从孙女。婚礼办得挺热闹。宫里宫外那些不死心的还在变着法子往我身边送美人,我以前和你说过的那个有趣的王陆,我升了他做太宰。他便拿出家国天下,以万民为重以江山为重的大道理来压我!想想也真是好笑!我当初打下这万里江山不过是为了能以中洲的十二州来给你做聘礼。现在却被他当作了要挟我成亲的理由……今年的簪子我雕的是一只九色鹿……烈火去了老先生处居然不回来了,老先生说烈火已经聪明得成精了。我想我应该找个机会把它送去翼洲交给柳伊默照看调教,说不定真能有些出息,化个人形……织造司今年纺出了一种叫云绸的布,我想你穿着一定很美……我命人造了十个连环扣,阿绵那么聪明一定能解开……昆山开出了一块玉髓,我做了个小玩意也放在箱子里了……”

每封玉简或长或短都是情真意切,有时是自责,有时是叙述一年的琐碎,有时记了一年中的几件趣事,有时是无尽相思的倾诉……有时是对往昔相处的追忆……有时是无奈地解释……

我越看越心惊,为何这些我一无所知?为何?

唯一的理由就是我的记忆被改动过!

再打开一口箱子,照例取出玉簪子一支,上面雕了个蜻蜓。除此之外只有一封玉书简。“阿绵,今年是你一百一十二岁的生辰。我不知道还能不能等到你。不是我没有了耐性,而是身上的旧疾发作,我不知道还能不能撑到你醒来……我在星罗初见你的时候你的头上便停了只玉蜻蜓,我去沙州时送你的也是只玉蜻蜓。那是我送你的第一件礼物……或许我等不到你醒来了……不过也好……你应该已经记不得我了,既然记不得了,那便不要记起!”

我看得泪眼婆娑,所有人都瞒着我!为什么?

我若爱一个人便认认真真地去爱,我若要忘记一个人也应该认认真真地去忘记!

为什么改动我的记忆,让我用这样的方式忘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