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中洲志:羽帝龙女传

一(58)城阙夜千重

中洲志:羽帝龙女传 林溪语 2112 2017-06-18 13:31:57

  我坐在海面的岩石上,空中月色皎皎,深蓝色的幕布上缀满了宝石般的星子。我看得有些入神,那些星子也就有些摇摇欲坠。

“谢谢你,二哥!”好半天我说了这样一句。

“那时你伤得极重,选择送你入龙冢,是因为我们都没有把握你能活下来。所以父王改了你的记忆,我们都认为不论你生还是死,都没有必要再记住他!”二哥坐在我的旁边。

“父王改动我的记忆是怕我困于情伤,更加凄惨,我能明白他的心意。若是接受死亡心有情伤确实大大的不妥,也太凄凉了些。若要突破修为,心有情伤那便是大大的阻碍。父王、母后和哥哥们的心意我都明白!只是我若要忘记一个人就会认认真真去忘记他!”

“严弈羽对我们来说不过一个陌生人,而阿绵你才是我们家的一份子。你的伤痛才与我们息息相关。龟相查出你在青州受了委屈,负气之下离开才遇上了那档子事。所以……”

“所以大家便觉得青州严家是罪魁祸首。俗话不是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么?该我遇上的终究会遇上。”一封封信看下来,我已经知道了不少事情。

“大家心里都明白,只是那种情形下,只有四个字可讲:‘生离死别’!谁还管是对还是错。”

“那你为什么帮我留着他送来的生辰礼?”我问二哥。

“先前送来的时候,都被龟相派人一股脑儿扔进了海沟中。后来他一统中洲,礼节周到地来拜见了一次父王,父王当然没见。可他还是年年送来贺礼。龟相就不丢了,派人锁在一间屋子里,连丢在海沟中的也捞回来了。”

“怎么圣者也这样势利眼?”

二哥呵呵一笑,“龟相不是势利,他是善变!”

“哈哈哈!”我笑得眼前的星星也在摇晃闪烁。

“我也曾去中洲游历,确实社会安定、人民富庶。我有些欣赏他的才干,也生出些好奇之心。于是匿了行藏,去了趟他的皇宫。”二哥说到此处停了半晌。

“然后呢?”我枕着头望着天空。

“楼宇连绵,宫殿一百,屋室九千。”

“哦!挺气派。”我随口答道,“不过二哥你真数清了的?”

“只是冷清得厉害!”

“哦,孤家寡人!”

“他没有立后纳妃,连身边伺候的人也都是些太监。偌大的宫殿堆满了书札、奏章。是个勤勉的人!你生辰的时候他年年派人送来贺礼,是个深情的人!”

我没有说话。

长时间的沉默后,二哥忽然说:“阿绵!或许你不应该选择忘记!”

“二哥,为什么一百多年了,你不成亲呢?”我忽然问他。

“因为我还没有遇到那个想倾心相待,相伴一生的人!哈哈哈……”二哥笑得爽朗。

我安静地看着夜空:倾心相待,相伴一生的人,我遇到了吗?

这几日我总有些爱发呆,严弈羽的玉书简我几乎都看完了。玉簪子也取出来装了满满几匣。

龟相看着我,无可奈何地叹一声气:“阿绵!想清楚了么?”

我摇头。

又过了几日,我还是爱发呆,有些事情还是没有想明白。于是我对龟相说:“龟爷爷把我忘记的那些还给我吧!或许我才能想明白!”

龟相道:“你父王的手段,龙族的秘法,龟爷爷也没有办法!”

二哥扶着母后来了,母后慈爱地看着我,我冲她笑笑。母后坐在我身旁,我坐在地上把头放在她的膝盖上。母后拿出一个匣子里面有颗晃动的水滴,中有五色,时明时暗。

“阿绵长大了,又晋了尊者,有些事情还是自己拿主意吧!”母后把匣子递给我。

我捧出水滴,冲二哥感激地一笑,将它吞入腹中。一时间脑中闪过已经遗忘的一幕幕,我盘膝闭目,双手反扣。

几个时辰后,我睁开眼睛。

我望着母后、二哥和龟爷爷笑了。

二哥道:“阿绵,你想明白了?”

我点头。“想明白了!幼时脾气古怪得有些可笑,现在看来都是些不是烦恼的烦恼!”

龟爷爷捋着胡子哈哈大笑:“好啊!好啊!这样才是尊者该有的心性和境界!这样才是我龙族公主该有的风范和气质!”

我问母后:“不知中洲人皇配我龙族公主,母后可会觉得差了些?”

母后擦掉眼角的一滴眼泪,“阿绵说配得就配得!”

我想我应该去见见他。

我尚未出口,龟爷爷向我点点头,我呵呵一笑,扶摇直上御风而走。

博海郡王的府中,吉儿正跟着夫子学算经。我看见他用胖胖的两只小手摆弄着算筹,模样认真又严谨,很是可爱。

“吉儿真是勤奋!”我赞道。

吉儿抬头惊呼:“龙女娘娘!”

旁边的夫子已经跌坐在地。

“你来看吉儿啦!”他一阵欢呼。

“今天可不是,你羽帝爷爷呢?”我问他。

吉儿有些失望,嘟着嘴:“羽帝爷爷回皇都了!”

“哦,那皇都在哪儿?”我问他。

“启禀龙女娘娘,老夫知道。”地上教算学的夫子惊魂未定,颤抖着从书桌上抽出一个卷轴,打开来是一幅中洲的地图。“娘娘请看,皇都在这个位置。此去甚远!”

“多谢啦!”我对他说。

“不敢!不敢!”

“吉儿,我改天再来看你。”说完向着皇都而去。

来到严弈羽的皇宫前已经是傍晚时分。

但见果然如二哥说的宫室连绵。只是今晚没有月亮,星光也不明亮。黑压压的一片殿宇便死气沉沉地趴伏在地上。我皱眉:实在冷清!

我在宫门口的上方犹豫了好一阵子。我应该着人通传从正门走进去呢?还是直接飞进去呢?走进去好像动静有些大,不打招呼直接飞进去吧,他已经知道我是龙族的公主啦,好像又有些礼节上的不周到。其实我的这些胡思乱想全是因为将近百年未见,反而有些胆怯,“近乡情怯”四个字足以形容我此刻的心情。

后来终于犹豫到宫门落了锁,我也想到了一个折中的好办法。

我飞进皇城,落在严弈羽宫殿外的空地上。我和他隔着一扇门,殿中有温暖明亮的光。我想他应该是在殿内处理一些公务,就像父王忙起来的时候一样。

我理了理衣衫,上前几步,叩响了殿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