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中洲志:羽帝龙女传

一(59)朱颜未改 弯月犹在

中洲志:羽帝龙女传 林溪语 2497 2017-06-18 15:48:14

  “笃笃笃”我敲得很轻。

“嗡”一声,两扇门开了,两个穿着茶驼色衣服的小内侍低着头,不敢用眼睛看我。我跨过门槛,走进殿中。

“你终于来了。”严弈羽抬头看我。

我点点头。

“都退下吧。”严弈羽说完,一个白发的老公公就带着两个开门的小内侍走了。白发的老公公关门的时候看了我一眼,他的神情有些激动。

“为什么他们都不好奇呢?难道说你这里每晚都有女子来?”我反而有些好奇。

严弈羽站起身,向我走来。“你在宫口的大门外呆了那么久是为什么?”他问我。

“你都知道啦!”

他笑:“等你的时候我就告诉了丁公公门外有贵客来。只是你这个贵客也太啰嗦了些!”

“你明明知道我来了,还坐在这里等。那我若不进来呢?”我抬头问他。

“你若一天不进来,我就等一天。你若一月不进来,我就等一月。”

“那我若转身走了呢?”

“你若走,天涯海角我也把你找回来。”

严弈羽离我越来越近,我已经退无可退,被他欺在殿内的柱子上。

“阿绵!我终于还是等到了你!”他低下头,目光灼灼地看着我。

我脸上有些红,说道:“你退后一些,我有些话和你说。”

他将我抱起,放在殿内的一张软塌上,然后挨着我坐下。

我们四目相对,我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良久的沉默……

“阿绵,你要跟我说什么?”严弈羽含了笑问我。

“要说的太多,反而忘记了该先说哪一件!”我说的大实话。

严弈羽用手臂环住我,将头埋在我的发间,“那你先说这么久你可曾想我?”

我一时有些不习惯,推了推他说:“我都是今天才想起来以前的那些事情。”

“我知道。”

“你知道?”

“从你不见以后我就用各种方法收集着所有能收集到的关于你的消息。虽然很少,但也知道不少事情。阿绵,你受委屈了!”严弈羽紧紧搂住我。

我摇摇头:“算不得委屈,不过是彼时年轻气盛和你斗了嘴,现在想来你也没有什么错。”我顿了顿又说,“至于玉玲珑,我也没有把那件事情放在心上。”

“我说的是幽海裂谷的九十七年,你入龙冢的九十七年!究竟是谁伤了你,我居然一点也查不到!”严弈羽声音低沉,语气中有无尽的自责。

“虽然黑暗孤寂,不过我不是因祸得福晋了尊者么?也算不得委屈!”

他捂得我有些喘不过气,我使劲推开他。他错愕地看着我,我吸口气说:“要憋死了!”

严弈羽哑然失笑。

我挽起他的衣袖,他笑着看我。他的左臂上一轮齿痕弯月赫然在目,仍旧发出淡淡玉白色的光。

我捧起他的手臂贴在脸颊上说:“你才受委屈了。谢谢你这么多年没有忘记我。”

“我说过你会霸着我的心生生世世,我又怎么会忘记你?”

“你送我的玉簪子我都取出来了,装满了好几匣子。可是还有好多别的东西只能先堆在库房中。”

严弈羽轻笑一声:“我专门盖一座宫殿给你放。”

“不用,不用。我看你这里宫室已经很多了,我挑一间就可以了。只是到时候要请别人挪一挪。毕竟要常住的,也不能太随便了,还是得挑拣挑拣、拾掇拾掇。”

“阿绵!”严弈羽惊喜地看着我,“你愿意嫁给我了?”

我红着脸点点头。

他将我拥入怀中。

我们躺在殿内的软塌上,他一件一件说着这九十七年间发生的事情。我有时会被他逗得开怀大笑,有时会紧张得手心出汗……

我们的声音在静静的宫室中回荡,仿佛有说不完的话。我窝在他的颈下,一边听一边将他的头发和我的头发一束一束结在一起。他一边讲一边笑着看我。

月光如水从窗棱中倾泻下来。

“阿绵,很晚了,睡了吧!我守着你!”

我轻轻摇头,“月色那么美,我舍不得睡!”

“阿绵,你入学那年十五岁,我十九岁。今年我都一百一十九岁了,你也一百一十五岁了。我们认识已经一百年了。”

“是呀!我们都那么老了!”

“呵呵……所以我这个老头子只好娶你这个老太婆啦!”

“呵呵……所以我这个老太婆也只好嫁给你这个老头子啦!”

……

你一言我一语,道不完百年相思苦,诉不尽彼此心中情。

直到天边露出了鱼肚白,第一道晨光滑过窗棱时。我终于困得厉害,抱了他的手臂沉沉睡去。

醒来时日之将午,严弈羽睡在我身旁。我抱着他的手臂,我们的头发纠缠在一起。明媚的阳光从屋顶,从窗户透进来,照在他的脸上。我挨着他,仔细而认真地看着他。他有修长的眉,挺直的鼻梁和弧度刚刚好的嘴。他闭着眼睛,有轻微的鼻息声。我忽然觉得很满足,看着他勾出一个满意的笑。他睁开眼睛看我,“你醒了?”

我还是笑着看他,“吵醒你啦?”

“这是我睡得最好的一觉!阿绵!”严弈羽说得很认真。

我想我和他挤在软塌上,困得不行才睡了一觉。这一觉着实不能说好!严弈羽却说是最好的,可见他这百年确实有些孤独。我心中顿时生出无限柔情,抚着他的脸颊正想说出一些体贴的话。

忽然“笃笃笃”,门外有轻微的敲门声。

严弈羽搂我入怀,“不用理他!”

“笃笃笃”那声音锲而不舍,“笃笃笃”。

严弈羽无奈地笑笑,翻身坐起放下软塌边的帘子道:“进来!”

门轻轻地被推开了。我听到一个细声细气又有些苍老的声音带着几分紧张几分喜悦地说:“启禀羽帝,博海王和博海王妃来了。老奴让他们在偏殿等着,可是博海王的脾气您也是知道的。不过才喝了三盏茶,他就催了老奴八遍!老奴若再不来,他就要提着拳头打人了!”

严弈羽看着我道:“就是雷鸣!我将以前临海的五州并在一起改称博海郡,现在是他的辖区。”

“你一定治下不严!”我笑他,“雷鸣、烈火、王陆、丁公公都敢和你对着干!”我看过严弈羽给我的玉书简,也就知道了一些有趣的人和事。

我的声音不大,在空旷的宫殿中就显得有些缥缈。

“老奴不敢!老奴不敢!”帘外声音响起。

我捞起半块帘子看他,正是昨晚关门的那个老公公。

“你就是丁公公?”我问他。

丁公公双膝跪下,“禀娘娘,正是老奴。”

“起来吧,我不习惯有人向我下跪。我们龙宫里没有这么多规矩。”想想这话也有不对的地方,就又说道,“虽然这里是你们中州的皇宫,你也不用跪我。见着我了,问个安就好。”

严弈羽摸着我的头发说:“丁公公,让雷鸣给我老老实实呆着。说故人留他晚上一起吃酒。他自会明白!至于你,皇后怎么说你就一律照办即可。退下吧!”

丁公公唱一声“喏”,我听见了关门的声音。

“还没有和你成亲呢!就皇后了!”我躺在软塌上,嘟着嘴看他。

“你饿不饿?”严弈羽问我。

我摇头。

“那困不困?”

我摇头。

他勾起嘴角轻轻一笑,“皇后既然不饿也不困,不如让朕浅尝朱唇一解相思苦。”

我听他说得露骨,脸色腾起两朵红云。正要挣脱,温暖熟悉的唇已经覆了上来。

窗外景色正好,塌上一场缠绵……

林溪语

这几章在不在一起嘛!直接点,痛快些吧~!简单粗暴有疗效~~ 对于写故事这样有趣但想写好还是有些难的事情来说,就只有三个字了: 写下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