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中洲志:羽帝龙女传

一(62)月朗星明照璧人

中洲志:羽帝龙女传 林溪语 2093 2017-06-21 20:36:23

  晚上的小宴我和严弈羽陪着三哥、三嫂一起,严弈羽屏退左右只留下了丁公公一人伺候。看得出来这么多年丁公公把严弈羽的喜好脾性摸得熟悉,也看得出严弈羽对丁公公的信任。

我因为白天的事情觉得心中有些歉意,想他一个白发老人了还要为我担惊受怕,跑了老远的路去扰了严弈羽和外臣的议事。于是对他笑笑说:“下午的事情真是对不住了,我该先跟你说一声的,你别介意。”

丁公公急忙弯腰作揖道:“娘娘言重了!都是老奴的分内事。”

我看看严弈羽说:“你为何不带两个年轻的伺候着,丁公公这么大的年纪了。”

严弈羽道:“衣不如新人不如旧,这么多年习惯了!”

我笑笑不再说什么,心里寻思着得找龟相要几粒延年益寿的丹丸。

一会儿功夫菜肴上桌,样式精巧,香气扑鼻。

我赞道:“好香!”

严弈羽向大家做一个请的手势,于是我们举箸而食。

“好事多磨,羽帝和紫珺公主终于要大婚了,可喜可贺!”三嫂举杯对严弈羽道。

严弈羽微笑道:“没有旁人,还是叫师兄吧。前几日的事情还要多谢姬妧师妹。”

我看看严弈羽和姬妧又看看三哥。严弈羽对我说:“姬妧与我皆是星罗学院大长老的亲传弟子,她入门比我晚一些。”

难怪姬妧要帮王陆说话,我恍然大悟。

“可我从来没有见过你呢?”我问她。

姬妧看着我笑笑道:“我可是见过你的!”

“哦?”我很吃惊。

三哥咳嗽,我对三哥说:“别打岔!”

三哥笑得有些讪讪。

姬妧接着说:“我多半时间都在外游历,后来回了星罗听说师兄最近对一个新来的小师弟很上心。所以我也曾偷偷去瞧过你。”

原来冰肌玉骨的美人儿也有一颗八卦的心,我这样想着。

“一瞧之下就瞧出了问题。”姬妧笑起来眉眼弯弯如月,“因为我先前在外游历时曾遇到过一个登徒子。”姬妧说着往三哥的方向看了一眼,“我本来几次都能杀了他,结果他几次都逃脱了。我追着他三天三夜,后来他居然进了星罗,却也就失了踪影。我在星罗寻他不着,就想着来瞧一瞧这个叫秋绵的小师弟是个什么模样。结果秋绵没有看到,却看到了追寻多日不见的登徒子。”

三哥对姬妧说:“一口一个登徒子!哎……我都给你解释过很多遍了,我并不是有心的,而且当时天色那么黑我什么都没有看到好不好?我们只是碰巧去了同一个池子洗澡。”

我哈哈大笑:“我明白了,我全明白了。三哥当时说被人追杀,一定就是你了。我从沙州回星罗的时候三哥已经走了,桌上留着一张纸条,一定就是你发现了他的踪迹。”

姬妧将鱼肉上的刺细致地打理干净放在三哥的碗中,抬头看着我笑。

“师妹以前是冷若冰霜,不曾想现在也这么爱笑。”严弈羽取笑道。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应该是这个原因。”我接嘴道。

三哥瞪我一眼,我笑他:“三哥,我的意思是你平易近人,和气讨喜呀!”

三哥叹口气,我又笑。以前那当真真(风)流雅公子果然还是棋逢对手,遇到了三嫂。只是这其中究竟有怎样的曲折还得找个合适的时间对三哥进行一番拷问。

“三嫂是中洲哪里人?什么时候去省亲?”我问。

三嫂抿嘴一笑,“我并不是中洲人士,只是为了帮帮我的师兄才撒了个无伤大雅的谎。”

我愣了愣。

姬妧取笑道:“师兄的大婚在来年的春天,这几个月里若是依了龟相的意思你要住在龙宫中。羽帝师兄定然无心朝政,再受小半年相思煎熬之苦。”

我脸上微红。

姬妧又道:“我是北洲人,中洲有一个远嫁而来的姑母,过几天我也理应去看看她的。”

“北洲的冰霜美人遇到了我三哥居然变得如此开朗。三哥!可见你当真真是平易近人一团和气的雅公子!”

众人笑,席间充满了轻松。

宴罢,三哥和三嫂回了丁公公安排的永宁宫住下。我则和严弈羽去了听雨楼。

两层的小楼已经收拾妥当,一张紫檀木雕瑞兽花卉床摆在二楼的房间中。

严弈羽含了笑看我,我此时实在深为下午说的话感到懊悔。或许接下来会发生些什么,可是我又不知道该不该发生,又该怎样开始怎样结束。站了一站,索性爬到床上裹了一床锦绣云丝被,想了想又往里面靠了许多然后说:“快睡吧!”接着自顾自紧紧闭上了眼睛。耳边一阵轻微的窸窣声,然后我感觉到严弈羽挨着我躺下了。

我的眼睛越闭越紧,严弈羽笑:“你是在睡觉还是在咬紧牙关不睡觉?”

我不睁眼,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快睡吧!”

严弈羽掀开我的丝被,挤了进来。我推推他,“还有一床被子呐,自己盖自己的!”

“为什么?”他握住我的手。

“因为晚上我要踢被子!”

“可是我不踢。”

我睁开眼睛看他,不知道下句话怎么接。

严弈羽看着我笑道:“你晚上踢了被子我还得起来给你盖,不如和你同盖一床,你想踢也踢不开。”

我眨眨眼睛,觉得这个道理很有道理。

他伸手解我的外衣,我瞪大眼睛看着他,说实话这还未做真正的夫妻,不紧张才是怪事情。我脑中一时间千回百转,紧张得不得了。离大婚还有三个月不到,今晚我们就要……我感觉脸如火烧。索性又闭上眼睛。

“睡觉连外衣也不脱么?”严弈羽声音低沉温暖。

我“嗯嗯”两声,配合着就让他脱下了外裙。

我偷眼看他,严弈羽手脚麻利地又把自己的外衣脱下,我将丝被往上拉了拉,只露出头顶和一双眼睛。

严弈羽看着我笑道:“好了,快睡吧!明天还有很多事情!”

我的心这才落了地,呼出长长的一口气缓缓闭上眼睛。甜蜜的心中略带了一丝小小的遗憾,这是做好了准备以为会怎样结果却并没有那样的甜蜜的遗憾。我自嘲地笑笑,依偎在严弈羽的身边沉沉睡去。

小楼一夜无风雨,月朗星明照璧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