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中洲志:羽帝龙女传

一(67)再往星罗

中洲志:羽帝龙女传 林溪语 1663 2017-06-25 23:59:14

  我站在老先生面前,奉上了我从严弈羽书房中顺出来的名家字画。老先生展开看了看道:“秋绵,怎么没有渊龟先生的字?”

我笑:“老先生你也喜欢龟相的字?”

老先生吧唧一下嘴巴道:“多喜欢倒也谈不上,不过渊龟先生晋了圣者,想他的字以后是很难求得了。秋水夫人的你若能求来就更好了,也不枉老夫当年给你判个文考第一,还给你们俩养了这鸟儿这许多年!”

我看着学堂中仍旧贴着一面墙壁我当年被老先生罚抄的一百页经书,不禁莞尔。

“老先生这一壁的经书当年我可是抄得好辛苦!”

老先生循着我的目光看了看墙壁,然后说:“是了!自你之后虽也有几个刻苦的,不过终究尔尔。老夫看贴着也能激励后来的学子就一直贴着了。隔上个把月老夫都让那些新弟子用灵力清扫一遍的,所以你瞧这百年过去了是不是还墨迹如新的样子。”

我躬身道:“老先生有心了。”

老先生摆摆手,“记得把渊龟先生和秋水夫人的字给我取来就好!”

“老先生你倒是会做买卖。秋水夫人的字和渊龟先生的字你若不找阿绵怕是真很难求来的。”严弈羽哈哈笑道。

老先生抬起眼皮看他一眼,“老夫为你调教那凶神恶煞的烈火,你半句感谢没有。还来挤兑老夫。”

“不敢不敢,学生不敢。”严弈羽边说边递上一个灵气充裕的玉匣子。

我笑:“中洲的羽帝在老先生面前也还像个学童般说话。”

老先生抬抬眼皮:“从我星罗学院出去的王者将相还少了?”话锋一转,又说,“不过弈羽也算翘楚中的翘楚!”

“承蒙先生夸奖!”严弈羽来了星罗以后明显心情很轻松愉悦。我想这是任何一个人的共性,无论年岁多大地位多尊崇,取得了多么大的成就。回到学院的时候总能忆起许多青葱岁月的往事,总能拨动心底的一些情绪。人的心也会变得开朗喜悦、澄净清明。

老先生伸手接来玉匣子打开一看,“啊!哎呀!”连呼两声,然后宝贝一般取出来拿在手中辨别真伪,“普若圣者的手抄经卷。好东西!好东西!这还有点尊师重教的样子!”

我和严弈羽相视一笑。

空中鸟鸣,高亢嘹亮,烈火在空中盘旋不下。

我跑到院中向它使劲挥手,“烈火!烈火!”

又是一声嘹亮的鸟鸣,烈火俯冲下来,落在学院的屋顶上歪着头看我。

我笑,向它招手。

烈火双足在屋顶上顿跃几下,然后飞到我的肩头展开它的双翼给了我一个欢迎的拥抱。我高兴地叫他:“烈火!好久不见。”

严弈羽踱步过来,看着我们微笑。

烈火向他昂昂头,算是打招呼了。严弈羽摇摇头道:“阿绵,我说的对吧!这实在是只嚣张跋扈的鸟。”

我把烈火抱在怀中,用手摸它的头。它有些嫌弃地用翅膀打开我的手。我歪着头看他说:“多年不见,你在老先生这里也听了不少道理,为何还这样呢?你要知道做鸟要知好歹,你已经是一只很威猛的鹰隼了,那就更应知好歹。”我指指严弈羽对它说,“他救了你,你小时候他还教会你飞,这许多年他又悉心对你。于情于理,你要有礼貌懂道理……”

烈火从喉咙中发出一个类似叹气的声音,然后脑袋直接就歪了下去。

老先生和严弈羽都笑得大声。

我忽然想起来一件事情,就问老先生:“当年我没有穿上青衫,好是遗憾,不知道院中可有规矩能让一个学生百年之后继续求学呢?”

老先生愣了愣说:“隔了百年再求学,尚无先例!”

“为何?”我问他。

老先生道:“从星罗学院毕业的青衫学子都是天下俊才。若是半途辍学的要么就是英年早逝要么就是无法再修炼。哪里有你这样已经晋了尊者还要再求学的。你要师尊们如何教你?”

我有些遗憾。严弈羽笑道:“你随我去见我师尊。”

我们向老先生告辞,老先生摆摆手说:“去吧!去吧!顺便把那聒噪的鸟带走。”

烈火嘶鸣一声,以示抗议。我笑着摸着它的头说:“老先生说话,你还敢顶嘴!”

老先生像忽然又想起来什么,说:“你两个的婚事定在春天?老夫多年未曾离开过星罗,也该出去活动活动腿脚了。”

我有些不好意思,严弈羽道:“到时候学生派云撵来接先生。”

老先生“哼”一声,“也不主动请老夫,还要等老夫自己说出来来讨这杯水酒。”

“学生不敢打扰老先生清修,所以没敢斗胆相邀。老先生莫怪。”严弈羽礼数周到。

“你倒是个会说话的。难怪拐了我最喜爱的弟子。”老先生又哼一声,“快走,快走!到时候别忘记给老夫派个驾车稳当的。”

我和严弈羽齐齐答应,抱着烈火向老先生辞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