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中洲志:羽帝龙女传

一(68)如今会否不一样

中洲志:羽帝龙女传 林溪语 2785 2017-06-27 07:19:49

  严弈羽的师尊是星罗学院的大长老,名字叫做何必。当年严弈羽是他的首座弟子。后来星罗的院长在五十年前坐化,严弈羽的师尊就接替了院长之职。如今严弈羽成了中洲羽帝,又晋了尊者,想必他的师尊一定感到十分自豪和欣慰了。

我随他来到学院中的广谱楼,在这里见到了严弈羽的师尊,现在星罗学院的院长。那是一个看起来很慈祥和善的老人。花白的头发随意的梳理着,和他的胡子一起把他的脸掩去了大半,只留出一双圆而明亮的眼睛。这样圆而明亮的眼睛我在吉儿和田伊儿脸上看到过。想必这个老者和他们一样也是内心善良真诚之人,才能在这般年岁了还有这么透明澄净的眼。

见到我们来,他很高兴,脸上的表情让我顿时联想到一个词语——眉开眼笑。真的是一种由内而外的喜悦,所以高兴得眉眼中具是笑意。

我向他见礼,他却给我还了一礼。我慌道:“院长此为何意?我可受不起啊!”

何院长道:“你是龙族的帝姬,又是尊者境界的修为。受得,受得!”

说完他坐回他那张宽大又有些老旧简朴的椅子中说:“现在你和弈羽以小辈的礼数再来拜我。这一次我就不还礼了!”

我呵呵一笑,果然是个有趣的老人。

严弈羽牵着我站好,我们就又拜了拜他。何院长笑道:“好孩子好孩子!”

我想我一百多岁了还被称赞好孩子,不禁莞尔。

严弈羽将玉匣子毕恭毕敬地送给他的师尊,何院长接过来并不急着看而是问我们:“春天的大婚可准备好了?”

“回师尊,准备得差不多了!”

何院长又问我:“龙族的龙王可会到皇都给你们主婚?”

我点点头:“父王会来的。”

“那老夫斗胆和龙王相提并论一下来给弈羽当个男方的主婚人可当得?”

我急忙说:“当得!院长大人过谦了。”

老院长嘻嘻一笑,孩童般模样。

严弈羽也笑,然后就听他说:“师尊,阿绵当年受伤未能继续学业。未曾穿上青衫是一个遗憾。可是若让她在此继续学习,徒儿又舍不得和她分开。”

“那你可以来陪着她一起学习嘛!”院长调皮地眨眨眼睛。

我:“……”

说完他的脸上露出恶作剧得逞般的笑容,我想星罗学院在这样一个院长的管理下学子应该是幸福活跃的。

“你已经是尊者了,还想穿青衫?”院长问我。

我点点头。

何院长笑道,“本来学院的规矩是需得踏踏实实修完六年换作深蓝色的长袍才能冲击晋阶青衫。你若现在说你要做我学院的教习导师或是像你小叔当年一样要做个不上课的闲散供奉也行,我定立刻答应你。可你一个尊者要穿青衫做弟子,哈哈。该给你怎样的试练?又有哪个来考校你的武艺?”

“我来吧!”门外一个声音响起。

严弈羽轻轻皱了皱眉,不过很快便舒展开来。

我看见林墨轩一身黑袍,长身玉立缓步而来。他看我,脸色看不出喜怒,“恭喜!”他说。

我不知道他是恭喜我晋了尊者还是恭喜我即将大婚。欠一欠身道:“多谢!”

我瞥一眼他腰间,想看他炼丹一途到了何种境界。却没有看见他腰间的流光腰带。不由心中好奇,又不好发问。

林墨轩看我一眼道:“流光腰带是九鹿青阳学子的标志,过了九色就不需佩戴了。”

我张了张嘴,有些吃惊。想我龙族或许也没有炼丹术能这般厉害的人物了。

“恭喜!”我诚恳地说。

何院长说道:“墨轩是我见过于炼丹一途上最有天赋又最勤奋的人,他现在已经是尊级炼丹师,个人修为也已经踏入尊者行列。这速度快得令人咋舌!”

林墨轩嘴角扯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道:“终究还是晚了。”

严弈羽不动声色上前一步,走到我旁边道:“林兄无论个人修为还是炼丹术都已经位列尊者。这般速度旁人望尘莫及,只是个人有个人的缘法,要知道心中欲念过重于修道一途多有阻碍。”

我心道严弈羽一介开国帝王,此时心眼也太小了些。于是接话说道:“林师兄要给我怎样的试练?又如何考校我的武艺呢?不过时间长了可不行,我们只在星罗呆上两三天的。”

林墨轩看着我道:“百年未见,你晋了尊者。我理当贺你一贺。此剑名曰苍桐,便算做我送你的礼物。”

苍桐剑从林墨轩手中飘飘乎而至,悬浮于我面前。剑身古朴,剑刃锋利,一看便知是一把不可多得的宝剑。

“苍桐剑上有着灵力禁制,你若能把它化解掉收为己用,便算是过了试练。”

我伸手接过,剑上果然附着着强大的禁止。我笑:“多谢!”

林墨轩微微笑笑,转身离开。

我和严弈羽也回了当年小叔叔师傅的紫竹院。虽然小叔叔师傅已经离开星罗多年,但是此处却一直留着。

严弈羽似乎并不愿意我接下林墨轩的试练,我拉着他道:“你是不是小气了些?”

烈火附和着点点头。

严弈羽既好气又好笑:“我哪里小气了?”

“你还记得我们在青州的时候,你问我什么时候能把我娶回家么?”我问他。

“记得,你说等你穿了青衫。”他答我。

“开春我们就要大婚了,可是我的青衫还没有穿上呐!”我嘟着嘴巴拉着他的衣袖摇啊摇。

严弈羽轻叹一声看着我不说话。

我又拉着他摇了摇。这是我年幼时向母后撒娇时的惯用手段,此时过了百年使将出来倒也脸不红心不跳,使得顺手。

严弈羽被我磨得没有了脾气,只得点了点头。

我高兴地对他说:“今晚你和烈火睡啊!”然后就拿着苍桐高高兴兴地走了。

一人一鸟在我身后同时发出一声叹息。

我来到房中,将苍桐剑悬于眼前,闭上眼睛感受着其中的禁制。强力却不霸道,厚重却不古朴,依我现在的修为估计一天时间就能破解掉。我便专心地开始用自己的灵力消磨掉苍桐上的禁制。

时间一点一点流逝,我的进度明显比预计得要快。黎明破晓时,脑海中传来“咔”一声响,剑身上的禁制就算是破了。

“阿绵,恭喜。”脑海中传来淡淡声音,我也知道了这苍桐上的禁制其实是林墨轩所布,“我日夜苦修,想的是有朝一日能和你比肩而立。可惜,还是晚了。恭喜你醒过来,这也是我一直盼望的。有一个问题隔了百年还是想问一问你:若你入学那年我不闭关,始终陪伴在你身边,如今会不会一切都不一样?”声音戛然而止。我知道这是林墨轩布下禁制时留在苍桐剑中的声音。

我睁开眼睛:如今会不会一切都不一样?

我没有想过。

只是话已经说得这样明白,我再装糊涂也就说不过去了。

借着天边将露而未露的晨曦微光,我推开严弈羽的房门。

昨晚他睡在紫竹院的一间客房中。

钻进被窝,我搂着他的手臂。他伸手抱住我,“累了?睡会儿。”

我往他怀里钻了钻。“不累。”

“苍桐剑的禁制破了?”他问我。

我点点头。

“苍梧和苍桐本是一对,不知道还有一把在哪儿。”严弈羽低声看似随意地说道,我明白了他昨天不愿意我接剑的原因。

“我们今天便离开星罗吧!我想去博海郡看吉儿,大婚那天的喜童让吉儿来做你说好不好?”

“你说好便好。只是青衫不穿了,心中不遗憾?”

“本来就不是正儿八经求学得来的,穿不穿也无所谓了。”我伸手捋着他披散的头发,“苍桐剑委托院长帮我还一还,我自己有一把摘星。”

严弈羽轻轻笑笑,“宫中也收着许多好剑,回去带你看一看。若都不满意,我再给你寻去。”

“那便走吧!路上雇一辆马车,我睡觉你赶车。”我伸伸腰说。

严弈羽看着我认真地说:“赶车,我技术不行。能不能我守着你睡觉。再雇个人赶车?”

我“噗哧”一声,笑出声来。

严弈羽也笑,“这么早就摸黑走了,感觉有些怪!”

我坐起身,“我可没有做贼心虚。只是有些事情当断则断,若纠缠逗留对谁都没有好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