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中洲志:羽帝龙女传

一(70)叶百叶

中洲志:羽帝龙女传 林溪语 3065 2017-06-28 23:25:44

  “可要再逛一逛?”他问我。

我点点头。

我们拐过两条巷子,来到一个院落前。院中传出稚童争吵的声音。

严弈羽拉着我道:“走,随朕先去看看别人家的孩子。回头大婚了也好抓点紧。”

我瞪他。

“当然,也是关心朕的子民!”

我刮他的鼻子,“大尾巴狼,样子装得真像。”

“还有比我们更快的。”严弈羽指着屋顶,我便看见烈火正歇在屋檐上,歪着脑袋看着一堆孩童吵架。

我不禁感到有些无语。这只精怪的鸟!

只见院中一个身材瘦小的孩子被另外几个长得结实的孩子围在中间。他们看不见我们自然也就无所顾忌,继续着刚才的话题。

“你必须道歉!”小胖墩儿是不是一般都扮演了欺负人的角色。我看着他一脸正经的模样,觉得有些好笑。

那个瘦小的孩子昂了头,一声不吭。

“你侮辱了龙女娘娘,你必须道歉!”

我惊讶地张张嘴,什么事情和我有关?

严弈羽一脸笑意。

“我没有!”

“你就有!”

“就没有!”

“就是有!”

……

这样的吵架水平,究竟要吵到什么时候我才能把事情听明白呢?无奈之下只好显身上前。

“不如让我来给你们评评理!”我说。

一众小孩儿抬头看我。

“是叶百叶他侮辱了龙女娘娘,我们要他道歉!”小胖墩儿道。

“我没有!”叶百叶立刻反驳,一张小脸满是倔强。

“哦,那他是怎么侮辱的?又该向谁道歉呢?”我问。

“叶百叶说他的娘长得像龙女娘娘!可是他根本就没有娘!”另外一个孩子叫道。

烈火看见我,又听到这小孩儿这样说。站在屋檐上一个踉跄,扇了扇翅膀才站稳。

严弈羽也显了身,小孩子大约觉得自己刚才吵得热烈,因而没有注意到有人来。所以也不显得惊奇。

“咳咳~”严弈羽清了清嗓子。

我又好气又好笑地看看烈火和严弈羽,问那个叫叶百叶的小孩儿:“他们说你没有娘亲?可是你为什么又说自己的娘亲像……像龙女?”

叶百叶昂着头不理我。

“他是他爹上山采药时从百叶草后面拣来的,哪里来的娘!”小孩子从来口无遮拦,“他敢说他昨夜梦见了他娘,他说他看见他娘长得和龙女一样!”

叶百叶两只小手握得很紧,不知道是愤怒还是难过浑身在颤抖着。

我忽然心中生出一丝怜悯,想伸手去摸摸他的头。

不等我伸出手,他抹掉终于还是掉出来的一滴眼泪,转身跑了。身后传来一众小孩子的嘘声和嘲弄声。

“我不记得我们何时生过一个孩子。”严弈羽道,“若真生了定然宝贝得不得了,也不会千里迢迢丢来这里。”

我不理他,对着一众小孩说:“羽帝和龙女马上就要大婚了。羽帝是中洲的父君,那龙女就是所有人的母后啦!叶百叶这样说也没有什么问题的。可见他心中装着龙女所以才会梦见自己的娘亲长得像龙女啊!你们说是不是?”

一众小孩儿被我的歪道理唬得一愣一愣的,半天回不了神。

我拉着严弈羽说:“跟我去看看吧!”

严弈羽笑着点点头。

我们隐了行迹,跟在他的后面。叶百叶七拐八弯跑进了镇子中一条小巷的尽头。

他在门口站定,擦了脸色的泪痕,深呼吸几口,然后才进了屋。“爹,我买了盐回来了。你歇着,我一会儿煮好饭叫你。”

屋后传来一阵咳嗽声。

我皱了眉头。

就看见叶百叶在这即是堂屋又是灶屋的屋子里开始忙活起来。

“爹,今天遇到小胖墩他们了。和他们玩了一会儿,所以回来晚了,你饿了吧?”我皱着眉笑了笑,是个懂事的孩子。

叶百叶把锅盖揭开,在里面的稀粥中加上一点盐,再撒上一把剁碎的菜叶搅拌均匀。“爹,今早上余先生说了我若愿意跟着他学习下月还能去学堂。他免了我的学费,我以后就帮余先生劈材打水,回来得晚一些啊!”

屋后又传来男人的咳嗽声。

“镇政司的大叔告诉我,新年的时候会发一些散碎银钱给我们,到时候我就带你去看大夫。”

“爹自己采了一辈子药,还不知道我自己的毛病?治不好咯,那钱留着给你。若是爹有什么……”

“爹!你别胡说!你好着呢!”叶百叶打断道。

“他没有骗你。”严弈羽出声道。

叶百叶被突然出现的严弈羽吓了一跳,“砰”一声跌坐在地上。

一个男子以极快的身法出现在我们面前,他满脸病态,勉强站定。已经维持不了强者的尊严。

“不知道哪位尊者驾到,到我这破屋来干什么?”一句话说得已经气喘吁吁。

叶百叶懵了片刻,又马上爬起来,手中拿着搅拌稀粥的木勺挡在那个男人面前。

严弈羽笑道:“螳臂当车,勇气可嘉!”

男人一把把叶百叶拽到身后,“我已经隐姓埋名二十年,还是被找到了!哈哈哈……天意!百叶你怕不怕死?”他问到。

“不怕!”叶百叶的声音从男人身后传来,虽然他根本还弄不清楚怎么回事,却答得坚决。

男人发出一阵咳嗽声,嘴角已经渗出一丝血迹。他抬手擦了,对严弈羽道:“叶某何德何能,有一位尊者送我上路也是值了!不过叶某上有一个不情之请,须得交代小儿两句话,还望尊者成全。”

严弈羽点了点头。

男子转过身,对叶百叶说:“你记住,不可为我报仇。”

我看见男子手中多出一面小镜子,镜中场景正在变幻。是千里镜,他想拼死送叶百叶离开。

我使了定身咒,从男子手中取下镜子在他对面坐定道:“你怎么就觉得我们要害你?难道他长得很像坏人?”我指着严弈羽道。

严弈羽挑了挑眉毛看我。

男子看见我却神色忽然一松道:“居然两位尊者同时光临寒舍,叶某真是荣幸。”

“行了,没有人要害你。”我手一挥,男子跌坐在地,叶百叶急忙去扶他。

男子却不起身,双膝跪地道:“在下叶浮,拜见两位尊者。百叶跪下。”他对旁边的幼子说道。

叶百叶依言跪下不过眼神中却充满了警惕。

“怎么现在不觉得我们要害你了?”我一边说着一边把千里镜放在了桌上。

叶浮道:“叶某再自大,也不会觉得对付我有必要来两位尊者。更何况我现在已经是病入膏肓之人。方才的事情还望两位尊者不要介意。”

严弈羽抬抬手示意叶浮起身,叶浮不肯,依旧跪在地上说道:“叶某自知命不久矣,不知道尊者可否对小儿叶百叶照拂一二。百叶是个好孩子筋骨也是极佳。叶某知道这个要求很过分,还请尊者成全。”

叶百叶跪在地上扶着叶浮,“爹,我哪里也不去!我就守在你身边!”

说完他转身又请求我和严弈羽:“尊者,二位可有大神通,能救救我爹。百叶愿意做一切事情报答二位尊者。”

严弈羽摇摇头,道:“他的伤没有人能治好。他是大限到了。”

“你们起来吧!这个孩子我很喜欢。”我道。

叶浮脸上显出喜色,向着我拜了拜然后支撑着起身拂了叶百叶的后脑。叶百叶立刻蜷缩成一团,昏睡在地上。

“多谢尊者。”叶浮看一眼地上的叶百叶道,“这个孩子是我隐居后在山上捡来的。他跟着我这几年,吃了不少苦。我本已经踏入了天景洞虚的门槛,奈何破境时被仇家识破了行藏,身受重伤。这二十余年也只是苟延残喘。百叶这孩子天资甚好,心地纯善,还望尊者能收在身边做个童儿。叶某不甚感激!”

说完一席话他已经有些力不可支,摸索着在一条长凳上坐下又说:“不知道二位尊者可是羽帝大人和龙女大人?”

我问他:“你如何得知?”

叶浮笑笑,显得脸色更加苍白。“羽帝大人的风姿叶某虽然不曾见得,但也知道羽帝大人不仅一统中洲,个人修为也在尊者之列。至于娘娘,博海一郡民众信奉龙女娘娘,前几年百叶缠着我也去过几次龙女庙。娘娘今天虽然幻化了男儿形貌,叶某不才也还看得出一二。最近中洲最大的事情就是羽帝和龙女的大婚,虽然叶某不知道两位尊者为何会来到这边陲海镇,不过还是斗胆有此一猜。”

我笑道:“看来我的咒术还不够精妙啦!”

叶浮听我这般说,面露喜色,“果然是娘娘!娘娘宅心仁厚,能保一郡百姓。百叶能跟着你叶某死也瞑目了!”

我皱皱眉道:“这个孩子性格倔强,你这样弄昏了他让我带走?醒了也是个麻烦!”

叶浮面露难色。

我道:“不如先将他留下,我着人在附近顾看着他,等你们尽了父子的情分。再派人接他走。”

叶浮艰难地从长凳上伏下身子,“谢羽帝恩德,谢娘娘恩德。”

严弈羽丢给叶浮一粒药丸,“强者自该有强者的尊严。你虽然已经是油尽灯枯,也该好好陪陪这孩子,走的时候也应该体体面面。”

叶浮接过丹药,长拜不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