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中洲志:羽帝龙女传

一(71)大城望海

中洲志:羽帝龙女传 林溪语 3070 2017-07-01 16:16:54

  我们离开了宁海镇,一路上严弈羽赶车我坐在旁边陪着他。烈火时而在空中盘旋,时而落在车顶或者车辕上。

  严弈羽笑意盈盈,“出趟门就捡个孩子!”

  “那孩子挺好,可以跟吉儿做个伴。”

  “那叶浮来历不明,还得查一查。”严弈羽沉吟道。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我瞧那叶浮没有什么问题。那叶百叶也挺好的。”

  严弈羽笑而不语。

  我们驾着车在官道上行驶,目的地是最近的一座大城——望海城。

  望海城是博海郡的第二大城,也是中洲的第一大港口,规模仅次于博海的首郡海天城。我对于中洲的记忆都停留在百年前,这百年人是物非,各处都变了模样。因此对于这趟旅行,我很感兴趣,也觉得处处新奇。严弈羽陪在身边,总爱含了笑看我。有他相陪,我觉得很满足。

  “前方就是望海城了,羽帝大人是不是把你的容貌变幻一下。免得被人认出来。”我打趣道。

  严弈羽笑笑,“不必了,认得我的人其实并不多。”

  他坐在车前,身穿藏蓝色锦袍月白色滚边,脚蹬暗纹黑靴。文质彬彬、逍遥洒脱。我亦变作了男子坐在他的身旁。

  我端详一阵道:“咱们现在这样该扮一对什么呢?主仆?兄弟?还是先生和学生?”

  “一对私奔的断袖。”

  我:“……”

  严弈羽笑。

  落日时分,我们到了望海城的城门外。望海城沿海而建,占地极广。远远望去就已经看见延绵不断的城墙和城墙内鳞次栉比的高层建筑。城墙上旗幡飘动,每面旗幡侧都站着两个盔甲光鲜、手持长矛的士兵。落日的光辉照在他们鲜亮的铠甲上,仿若神兵。无数的船舶依次有序地停靠在望海城的海湾中。夕阳的余晖将船帆照得金晃晃的,一直延伸到大海中。

  严弈羽说:“望海城共有三湾十六港,港湾交错,水道纵横深邃,无论是出海还是通过河道进入内陆都十分方便,可以说四通八达。我们与南洲、北洲的海上贸易往来大多都是经过此处的港口。博海郡每年的赋税有一半来自望海。”

  “此处的城守可是个肥职呀!”我笑道。

  “你可知是谁?”严弈羽问我。

  “我如何知道。”

  “有一年有个官员为我贺寿画了众仙贺寿图,内有龙女。我瞧那图中的龙女和你太不像,就提笔改了。他倒是个博闻强识、善于揣测心意的人。回到驻地就建了座龙女娘娘庙,又按着我所画的样子塑了龙女像。后来我让雷鸣考查过此人,发现他虽然有些善于钻营,但是头脑灵活能力不弱。就提他做了这望海城的城守。”

  我笑:“羽帝如此,可会被人非议?”

  “他到这望海城十五年,大力发展海贸。望海的三湾九港就发展成三湾十六港。每日南洲、北洲和中洲的商船往来不断,各地商贾云集此处,互通有无。望海城人民富庶,城郭的范围扩建了一倍。他还兴办公学,建童叟院照顾孤寡无依的孩童老人。谁敢非议?谁会非议?”

  我道:“看来这人还真有些能耐,他为民如此想必也是个刚正清廉之人。”

  严弈羽微微摇头:“水至清则无鱼。”

  这话我也听父王说过,于是也从嘴角漾出一圈笑意。

  我们的马车排在长长的入城队伍中并不显眼。只是烈火歇在车辕上,偶有旁边并行之人,都会多看两眼。

  我坐在车上打量那长长的队伍,道:“望海城真是繁华!这已经日暮还这么长的队伍。”

  好不容易慢慢移动到城门口,严弈羽亮出一块腰牌。守门的卫士接过来看后肃然起敬,直接就放我们入了城。

  “什么令牌?”我问。

  “博海郡王府的。”严弈羽答我,“既不显眼又方便。”

  “你倒是想得周到,这个居然也随身带着。”我赞道。

  “我变的,障眼法。”

  我:“……”

  我们将马车赶到一家旅店门口,小厮熟练地帮我们把马车停好,又将马匹牵到马厩中喂食。

  严弈羽递给老板几片金叶子,说道:“最好的房间。”

  老板忙不迭地亲自引着我们去了后院。穿过长廊,我才晓得这旅店前面一楼做着饮食生意,二楼三楼看着有不少客房。后面居然还别有洞天。这后院一共三间小院,取名花港、渔港、凉水井港。

  严弈羽道:“这是十六港中最有名的三个港口,这里的旅店酒肆以十六港命名的比比皆是。”

  老板说:“这位客官说得不错。我们望海城港口多,这样起名的确实常见。客官,这花港和渔港都有其他客官定下了,二位就住在这头一院的凉水井港吧。清静,进出也方便。”

  进入院中,确见院中一口水井。老板笑道:“凉水井港得名就是因为那港口有一口水井。这井古怪,三季无水可是每到夏日井水就甘甜可口,可消暑气,可解闷热。”

  “那你这院中的井呢?”我问。

  老板笑道:“这院中的井水一年四季都有,不过是仿个形,有那么个意思。二位客官先歇着,我去前院命人给你们送些热水来洗洗面解解乏。不过还得提醒一下两位客官,这鹰隼可得看好了。若是在城中随意展翅高飞,城门卫会射杀它。”

  烈火听了,昂首鸣叫一声,满是怒意。

  望海城中各洲各地往来人极多,奇人异事也就多。见烈火能听懂人言老板只是略一吃惊,随即笑道:“这鹰隼可真伶俐得紧。”

  我摸着烈火的头道:“别惹事,我可是好心带你出来玩的。你若惹了事,惹怒了他,我们就只能打道回府了。”我用眼神指指严弈羽。

  严弈羽笑道:“好吧!我总是又扮演了恶人。”

  烈火微张了鸟喙,眼珠儿一转斜斜看过去。满是不信、质疑和嚣张。

  老板叹道:“这鸟儿成了精呀!”边说边向前院走去。

  我道:“老板不知道你已经一百岁了,比他大得多了。你说你都是只百岁老鸟了,怎么还是戾气那么重?弈羽当年救下你,还教会你不少本领,你何时对他如此桀骜了?你不是一向和他亲近么?”

  烈火在我怀中“呱唧”大叫,无奈我抱得紧,他扇动翅膀也挣不脱。我继续说道:“我虽然不懂鸟语,也晓得你在抱怨什么。和你讲道理,你总是听不进去的。你若再这样,我只能给你下定身咒。你想想,你都一百岁了,还被人下定身咒。你好意思么?”

  严弈羽在旁边一脸笑意地看着我。

  烈火无奈地垂头丧气。

  我又道:“记住,不能在城中展翅高飞。”

  说完将烈火放在院中,烈火抖抖身上的羽毛扑棱一下翅膀飞到院中的藤架上。果然就难得的老老实实呆住了。

  我赞道:“好烈火!”

  烈火矮着脚转个背,不想理我。

  不一会儿就有店中小二端着热水来了,我对小二说:“给树上那鹰大爷切一盘上好的牛羊肉。再……”我拖长一个声音。

  烈火半天听不到下句,又矮着脚转过半边身子来看。“啊!再来一壶好酒!”我便看见烈火露出一个满意的表情。

  这家店的小二也是个见得多的,嘿嘿一笑答应一声就跑了。

  我对侧对着我的烈火喊道:“鹰大爷你就乖乖在院中享受好酒好菜,我们出去啦!”

  我拖着严弈羽的手就往外走,严弈羽笑:“这要被人看见就真是一对私奔的断袖啦!”

  我也笑道:“怕什么?”不过嘴上这样说着,还是松了手。毕竟望海再开放也不能接受一对男子手拉手在路上走吧!

  “先去吃饭,然后去找个有趣的地方逛一逛,然后找个戏园子听戏。好不好?”我眨着眼睛热切地看着严弈羽。

  他笑:“好。”

  出了旅店,这一条街道处处热闹,店铺林立。我找了个既能吃饭又能听戏的地方,挑拣了二楼一个包厢,点了几道特色菜肴和两壶美酒佳酿。就等着好戏开演了。

  等了一会儿,一通开场锣鼓敲罢。彩衣的小旦身姿窈窕,半遮着面孔上了场“咿咿呀呀”地唱起来。演的是一出少女怀春,在庙中偶遇了一个书生,一见两倾心,相约后花园。怎奈只能听凭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台上花旦唱得凄苦,本以为自己一腔真心无人懂。叹那有情人终究只能各奔东西,再不相见。哪知道新婚之夜,隔着大红的盖头,喜房外站着的不肯入门的正是那个自己朝思暮想的书生。书生穿着大红的喜服,站在新房外对月长叹,叹婚姻不能自主,叹庙中一见的美人从此再无缘分。两个人一个在屋内长叹,一个在屋外惋惜,真是做足了酸功夫。

  我一边吃着酒菜,一边饶有兴致地看着。

  终于新郎在喜婆的催促下进了洞房,掀开盖头来!哎呀呀!真是又惊又喜,欢天喜地。两人拉手对月跪拜,感谢月老做了这好姻缘给他们。有情人终成眷属!

  我笑:“我就爱看这样欢欢喜喜的剧目。”

  严弈羽道:“若是真有月老,我也要谢他一谢。感谢他做了这好姻缘给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