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中洲志:羽帝龙女传

一(83)两洲使团

中洲志:羽帝龙女传 林溪语 2733 2017-07-08 11:00:00

  海天城最近很热闹,接二连三迎来了一批批远道而来的客人。

  先是北洲各国的使团浩浩荡荡地入了城。北洲地域广阔,其上大国有七,小国无数。多年来七个大国都想解决其余六家,可是谁也奈何不了谁。今朝这个强,明朝那个盛;这国出几个用兵如神的将才,那国就要出几个算无遗策的谋士。于是七国的国君一方面要考虑吃掉别人,另一方面又要担心被别人吃掉。

  五百年前,七国中最弱小的函国,那一代的国君膝下只有一子,人丁不旺。且武无强将,朝无谋臣,国无强者。临近的齐、楚两国屡有进犯,颇有分而食之的趋势。函国的国君终日忧心,忽然一日燕国国君派遣使者前来,称燕国愿将嫡长公主嫁往函国。要求是燕国公主必须一直为后,将来燕国公主的儿子必须被立为太子,继承大统。

  燕国实力强大,且与齐、楚两国接壤,还正好在两国的大后方。若是齐、楚两国出兵攻函,燕国就可出兵从背后攻打齐、楚两国。再者函国国君只有一子,燕王将自己的公主嫁过去,将来生下孩子继承王位。未来函国国君的血液里一半是燕国皇室的血统。第三,锦上添花总比不上雪中送炭,在强敌环伺的情况下燕国主动伸出了橄榄枝,对函国来说无疑是重要的!且是非常重要的!那么解了函国之危后函国的国君必然会对燕王感激万分。战略同谋也就更稳固了。第四,若是齐、楚两国吞并了函国,实力必然大增,到时候难免不滋生出祸患。所以燕王决定将自己的嫡女嫁到函国。

  函国国君也知道燕王的心思,若放在往常断不会同意。只是眼下有灭国之祸,衡量之下,燕王的提议确实是非常好的。

  于是两国一拍即合,定下婚约。

  齐、楚两国心中大恨,你可以联姻,我们便没有皇子和公主么?于是齐国与燕国背后的蔚国联姻,楚国和函国背后的琴国联姻。昭国也不甘落后,国君直接纳娶了临近几个小国的王室、贵族女子。

  于是乎,仿佛一夜之间,北洲大地就从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转变成了处处张灯结彩的喜气洋洋。因为各国均有王室成员要成亲。

  有了王室成员做表率,联姻忽然就成了一种时尚。从达官贵人到商贾巨富再到平民百姓,纷纷效仿。

  燕王没有想到自己带动的这一风潮,直接让北洲大地太平了四百年。四百年的太平日子老百姓过得很满意,可是有人不满意。其中就有齐国这一任的国君。一日他登高望远,忽然豪情满怀剑指北地,要征讨燕国。这边大军还没有开拔,燕国皇后的亲笔信就到了皇宫。齐国国君展开看看,皱皱眉,下令大军继续前进。大军还没有到国境线上,燕国皇后的凤辇已经来到了军营前。

  “是不是长大了就以为自己翅膀硬了!”燕国皇后在齐王的军帐中气势如虹,“你要北伐?你是要杀死你姐夫还是要杀死我?”

  第二天,楚国的太子来了。

  “舅父。不可贸然北进。”

  函国的三皇子来了,“你我幼时虽然结拜为异姓兄弟,但你若执意北伐,我必然与你兵戎相见。我函国三个公主均在燕国。”

  昭国的七皇子来了,还有些稚气的眉眼间尽是跃跃欲试的神情,“你要打燕国?怎么不叫上我?”

  齐王皱眉:“为什么要叫上你?”

  昭国七皇子:“你忘记啦!彼时我们同在桐院学习,你说过有什么好玩的都要叫上我的!”

  “这是好玩的么?我是要去……”

  “这当然好玩!以前我打不过燕荀,这次正好去揍他!”

  “……”

  蔚国的大将军来了……

  琴国的长公主来了……

  因为三四百年的互相嫁娶,七国之间由姻亲关系而产生的血缘关系早已经渗透到各处。盘根错节、根深蒂固。

  最后,燕国的国君燕荀来了。

  “什么事情,多大的仇恨要闹出这么大的阵仗?”他问。

  昭国的七皇子笑得邪魅:“燕荀,齐天说当年在桐院你胜他那场有些阴险,所以他输了个姐姐给你。他想再同你打一场。”

  齐天不满地看了昭国老七一眼,但也不想在燕荀面前堕了威风,于是昂了头看着燕荀。

  “那便打吧!你一起。”燕荀说。

  “打吧!有我呢,都死不了!”琴国长公主嘴角含笑。

  后来,便真打了。

  打完,昭国老七躺在军帐内,顶着两个青黑的眼圈和头顶的一个大包说:“燕荀,我不服!以后每年我都要和你打一场……”他说不服,可是他起不了身,因为他的腿断了还固定着一块木板。

  燕荀道:“看来今天打你打得还不够狠。”

  齐王点点头。

  昭国老七悲伤地说:“齐天……你……”

  齐王道:“我是觉得很有必要每年打一场。不过只我们几个打太不尽兴了……需得把七国的强者都集中起来比划比划才过瘾。”

  燕荀摇摇头,“我没兴趣陪你们两个疯!下次再敢带兵来,就没这次这般轻松。记住!”

  燕荀走了,燕国皇后给自己弟弟擦了药走了……蔚国的大将军也回国了……

  只留下燕荀口中的两个疯子,留在军帐中兴致勃勃地讨论起了如何举行明年的赛事。

  “那些老不死的不能参加!打出问题来了谁来负责?”说话的是昭国的七皇子。

  “琴国必须要参加,你大姐不是前年才嫁过去做皇后么?说话总有些分量吧!”齐天道。

  “比赛得有个彩头吧?”齐天又问。

  “你出!”

  “……”

  “你是国君,我只是个皇子,你不出谁出?”

  ……

  第二年,果然,齐国和昭国的强者齐聚齐国都城展开了一场较量。琴国则派出了十位祭祀院的女祭司为赛中的伤者疗伤,以保安全。

  第三年,又有蔚国、琴国派出强者参赛。

  再后来,七国和其他小国均有选手参赛。

  这个起因荒谬的赛事已经成为了北洲每年最盛大的赛事,吸引了无数人的关注。

  而今年,这场赛事中表现优异者大都被各国君主派遣在贺亲使团中来了中洲。因为羽帝一统十二州让北洲的多少皇族子弟心折。羽帝和龙女大婚这件事情又让多少人震撼。他们如何肯错过?而这些优秀的少年强者,有很多本就是皇族、世家子弟。派他们随着使团而来,国君们觉得是再好不过了。

  北洲使团浩浩荡荡地入了城,博海郡王亲自设宴接待。看着一张张朝气蓬勃的面孔,看着一个个少年的强者,博海郡王很高兴。因为他喜欢这样的洋溢着青春和热血的年纪。更因为很多年前他也是这样的一个年轻人。

  三天后,南洲使团也入城了。和北洲的浩浩荡荡不同,南洲的月兹国来了一位皇子和一位轻纱覆面的公主,而乌兹国更是只来了一位王子。不是月兹和乌兹不够重视和中洲的关系,正是因为他们太重视了,重视到想把号称南洲最美丽的女子送来中洲以取得羽帝的支持。所以更不能浩浩荡荡,只能这般低调的,以他们以为更稳妥的方式来了。

  博海郡王和王妃都很不喜欢这样有所图盟的使团。

  让博海王妃更不喜欢的是第一天月兹的公主便嫌弃了驿馆不够富丽堂皇,出言讥讽了王妃手下负责接待女宾的一个嬷嬷。

  让博海王更生气的是第二天月兹的六王爷便在大街上和人动了手。

  “你揍他了么?”博海王雷鸣屏退左右,问道。

  我想那一拳应该算在姚修然身上,于是摇摇头。

  “反正他也不知道你是谁,揍他呀!”雷鸣说。

  我:“……”

  “秋绵,你太不热血了!”他说。

  我拍拍他的肩膀道:“作为一个老年人,我应该稳重些。那么热血的王爷,现在请你去府尹那里揍他!”

  田伊儿从屋外走过来说:“前几天北洲的使团来了,都是些热血的年轻人。这个老头子就想象着自己也年轻了!”

  热血的博海王一时有些语塞,顿了顿他说:“秋绵,你看着。我总有办法在你面前揍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