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中洲志:羽帝龙女传

一(84)勉强的皆大欢喜

中洲志:羽帝龙女传 林溪语 2542 2017-07-10 13:56:40

  博海郡王府中,姚修然、于琴、叶百叶三人一字儿排开站着,显然有些震惊。

  于琴早知道两位贵客身份尊贵,只是没有想到居然如此尊贵。看来自己想要拜师学琴果然是无望。并且现在看来也简直是一种妄想。他无奈地摇了摇头。

  姚修然神色很是激动,因为羽帝一直是中洲所有少年的偶像。更何况姚修然来自星罗学院,正是这一届的新生。他目光热切地看着自己对面坐着的羽帝。

  叶百叶神色有些不自然,因为对面坐着的王府小少爷一直用一种狡黠的目光在打量他。

  “你为什么在这儿?”我问叶百叶,“叶浮呢?”

  “爹已经去世了。”叶百叶道,“多谢尊者赐药,爹去世的时候很安详。”他轻轻笑笑,眼中噙着泪花。

  “我不是着人顾看着你?”我问。

  “那位夜大叔有些可怕。”叶百叶答道。

  “夜大叔”,我琢磨着这三个字。“你能甩掉蓝夜叉算你本事,只是你到海天城来做什么?”

  叶百叶抬头看着我道:“我想从海天坐船去星罗。”

  “星罗学院不收你这样小的孩童,更何况你还没有开始修炼呀!”姚修然好心提醒道。

  “叶浮没有告诉你,他已经把你托付给我们了?而我们也答应了?”我问他。

  叶百叶道:“能跟着尊者当然是百叶的福气,但是百叶更想凭自己的努力……”

  我哑然失笑,“你倒是有骨气。不过你跟着我们身边确实也学不到什么,我不会教小孩子,他更不会。”

  “娘娘是想让你和我一起学习。”吉儿接嘴道。

  “娘娘?”叶百叶很惊讶。

  吉儿笑得狡黠:“你是博海郡的人吧?看起来也不傻呀,难道看不出点什么?我中洲可只有一位娘娘。”

  我问:“你爹没有告诉你?”

  “爹只说让我跟着两位尊者。”叶百叶有些震惊。

  “既然来了,就在这儿住下吧。”严弈羽道,“就跟着吉儿一起学习,他也好有个伴。至于星罗学院,等你考得上的时候再去吧。”

  吉儿狡黠地道:“有个伴,娘娘也还是差我一顿饭。羽帝爷爷休要想弄个学伴就把我糊弄了。”

  严弈羽笑道:“你的这顿饭真是吃得一波三折,看来你们两个很不适合单独外出。”

  吉儿撅嘴,心中有些不服气但也没有说话。

  “我也能留下来吗?”姚修然满脸兴奋和期待地问到。

  “禀羽帝,我叫姚修然,洛河人,也是星罗学院这一届的新生。”姚修然急忙补充道,“家中给了我半个月的假,我到海天本是来凑热闹的。不曾想今天遇到了您!这真是,这真是太幸运了!”

  “洛河姚家?”严弈羽问道,“姚兴是你什么人?”

  “禀羽帝,正是家祖父。”

  我忽然想到先前严弈羽说过他想要“捡”个人的戏言,于是笑道:“这不是有个送上门的?”

  严弈羽亦笑道:“这面前可有好几个送上门的!”

  我微微皱眉想了想,开口说道:“于琴你现在可知道我为何不愿收你为徒了?”

  于琴作揖道:“先前不知道,现在知道了。”

  我笑道:“我虽然不想收徒弟,但是那琴谱仍是要赠与你的。还有,你若愿意也可去皇都做一个宫廷乐师,月兹的乐师伦凌也应该打发他回国了。”

  严弈羽颔首。

  我又道:“等你把《秋雨曲》弹得熟了,再给你一些其他的琴谱也无妨。我打发了伦凌,总得还皇都的贵胄们一个真正的国手。”

  于琴一听大喜,急忙拜谢。

  我又对叶百叶说:“我安排你留在博海和吉儿一起学习,你可愿意?等你以后有了本事再去考星罗学院也不迟。至于你说的夜大叔,他是奉我之命保护照看你,他模样或许有些吓人,又爱说些吃小孩子的笑话,其实心地不坏。”

  叶百叶躬身行礼。

  吉儿笑嘻嘻地道:“爱说些吃小孩的笑话,哈哈……娘娘,那真是笑话么?”

  我认真地点头道:“蓝夜叉说了两百多年这样的话,可是从来没有真正吃过一个小孩子,不是笑话是什么?”

  吉儿:“……”

  姚修然少年心性,脸上的表情早已经将心中的期盼表达得淋漓尽致。他正热切地望着严弈羽。

  严弈羽看他一眼笑笑道:“那就留下吧。”

  “太好啦!”姚修然猛地跃起多高。

  惊得刚刚飞回来的烈火在院子上空盘旋了两圈才又落下。

  吉儿急忙指指自己的小鼻子,意味明显:“那我呢?”

  我无奈地叹息道:“咱俩这顿饭吃得果然一波三折,要不把他们全都带上?”

  吉儿没有说话,姚修然已经一把搂住他的肩膀说:“吉儿小兄弟,娘娘这个主意甚好呀!”

  我便想到先前在府尹的公堂上,吉儿也曾称呼姚修然“姚兄弟”。

  我看着小牛犊子一般健壮的姚修然搂着三岁多的吉儿称兄道弟,觉得实在有些好笑。

  吉儿黑着脸,终于还是点了点头。

  海天城最出名的“识香居”的一个包厢内摆上了吉儿点的一桌子菜肴。

  于琴虽然没有能拜到师傅,但是却得到了承诺。娘娘说:“我打发了伦凌,总得还皇都的贵胄们一个真正的国手。”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于琴知道。所以于琴很高兴。

  叶百叶的爹,或者说养父在身死前将很多事情告诉了叶百叶。因为爹长期的病痛困苦,叶百叶一直比同龄的孩子更懂事更孝顺。虽然爹的去世让他很难过,但是他也知道这件事情就如羽帝尊者说的一样,是大限到了。谁也无力回天。爹唯独没有说那两位尊者是谁,因为他认为这极有可能会惊吓到叶百叶。事实证明,当叶百叶知道这面前的就是龙女娘娘时,他觉得很惊喜。他在心中默默祝祷和感谢:爹放心,百叶很好!百叶一定会努力,一定会让自己变得很强!

  姚修然不是博海郡人,他生于博望郡的洛河姚家。博望郡没有海,也不靠近海。他对龙女娘娘没有什么概念,但是他对于羽帝这样传说中神一般的存在很有概念。这个概念来自孩童的发蒙教科书《天地广志》:“天地分上下,月地分四洲。南洲无秋冬,北洲无春夏,中洲物广博,翼洲远不达。中洲十二州,羽帝定天下,垂拱显平章,问道民安康,四方皆拜服,率宾尽归王。”来自家中最强者,也是他的祖父——姚兴。那个在博望郡和博望郡王一样强大的人。如果说祖父和博望郡王代表了博望郡的最强,那么羽帝呢?姚修然咧嘴笑着想:那就代表了中洲最强大!代表了月地最强大的存在!而这个最强大的存在现在跟我一张桌子吃饭。

  于是勉强也算得上皆大欢喜。

  当然这勉强二字是因为桌上负责点菜的那个人。

  吉儿皱眉看着于琴、叶百叶、姚修然,再皱眉看看娘娘旁边的羽帝爷爷和窗棂上的烈火。幼小的心中有些不是滋味。不是说好了娘娘带我单独去吃饭么?怎么来了这许多不相关的人?

  他点了一桌子美味佳肴,然后指着对面坐着的三个人说:“待会儿他们三个人付账。”

  于琴和姚修然很乐意地点了点头。

  叶百叶有些尴尬。

  吉儿无奈地说:“我先帮你垫付着。然后,从你今年的压岁钱里扣!”说完,他又叹息一声道,“当然你住进了我家,我爷爷也一定会让帐房给你划拨零花钱。”

  说到这儿,吉儿连忙招手唤回正准备出去传菜的招待,“你来,来!我得再加几个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